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不工作的话热情将被磨逝” --山崎贵导演追求极致的理由

卡饼·2019-08-05 12:16:20·娱乐
3.4万阅读
摘要:“即使没有击中人心,也要为了引起一阵大热而制作。因为这个过程本身是很有意思的。”身为电影《永远的三町目的夕阳》《永远的0》等多部极具话题性作品的知名电影导演山崎贵(55岁),将担任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闭幕式演出的监督制作。

“即使没有击中人心,但也要引起一阵热潮。因为这个过程本身就很有意思。”执导了电影《永远的三町目的夕阳》《永远的0》等多部极具话题性作品的知名电影导演山崎贵(55岁),将担任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闭幕式演出的导演制作。他是日本当之无愧的的特效第一人,之后成功转型成为了一名知名电影导演。下面他将谈到如何创造热门电影,分析VFX的现状以及日本电影业面临的挑战。

作品不受欢迎就意味着被观众抛弃

与其说必须要火起来不如说是我和我的作品想受到大家欢迎。大受欢迎可是我的追求。而取得商业上的成功则是我的目的之一。如果不以这些为目标的话,每天早上起来时便会有种酸楚的回忆,会这样想:啊!原来我一直都走的不太顺利啊······自己全心全意对待观众的心意被抛弃,但当心意相合的时候会觉得自己与观众是相爱相思的。对追求“出众”的回答山崎贵导演的回答很直接透彻,穿透人心。55岁的山崎贵是一位带着《永远的三町目的夕阳》《永远的0》《哆啦A梦:伴我同行》等多部具有话题性的作品相继问世的大导演。

山崎贵凭借VFX特效不断制作出多部佳作。《哆啦A梦·伴我同行》(2014)作为哆啦A梦系列作品中的第一部3D动漫电影,凭借其故事情节成功唤醒了人们对童年的回忆。是一部堪称技术与情怀完美结合的佳作。

“我很喜欢怀旧的题材。小孩子是没有太多的怀旧情节的,但是不论是大人还是小孩大家都喜欢看这种怀旧系列的作品。当看到这类电影时他们可能会完全忘记自己的大人身份。我在制作这类题材的电影时,也仿佛回到了小时候,沉浸在文化祭中一般。”“不工作的话热情将被磨逝” --山崎贵导演追求极致的理由

在“白组”的调布工作室内一边讨论一边制作的工作人员

山崎贵——一位兼具故事性和VFX特效的大导演

出生于1964年的山崎贵,从懂事起就沉迷怪兽电影或是特效电影。中学时期在电影院看了《第三类接触》《星球大战》等电影后遂立下从事电影特效的决心。

受到杰作的震撼,山崎贵和朋友用8mm的相机拍摄了他第一部SF电影。 并在高中时加入了电影研究部。 最后只身前往东京的阿佐谷艺术学院学习。大约就在那时候起开始了电影特效的兼职工作,现在仍供职于"白组"株式会社。“白组”是一家CG和动画制作公司,山崎贵也正是从这家公司开始逐渐成为一名VFX特效师。

“在30岁左右我才开始独立制作电影,那时可谓已经是个“百经沙场的战士。因为我在CM和各类电影中制作了不可胜数的VFX特效,积累了不少经验。”

"当时能担任VFX特效的人屈指可数。我就这么直接从兼职到正式加入“白组”。我在伊丹十三导演的作品中担任VFX特效师,真枪实刀磨炼自己,但我不能就这么自我满足。我想制作宇宙飞船以及机器人但当时没有人拍摄这样的作品。比如把夏季的风景转换成冬季景象等等这类特效。‘我在想到死我都是不是都只能一直制作这样的特效啊’这样一想我整个人都十分的焦躁不安。我果真还是憧憬能够做出《星球大战》这样的特效的。那如果我是导演并且是制片人的话那不就可以随心制作我想拍摄的大片了。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又朝着成为导演的方向而努力。"

就这样山崎贵从VFX特效师转为了制作电影的导演。不仅积攒了作为副导演的经验,并揽获了第38届日本电影学院奖最佳作品奖以及最佳动画作品奖,在电影业中像他这样的经历真的是十分罕见。

“那时候我深深陷入了VFX的世界中。在当时几乎没有特效师步入导演领域。美国著名导演詹姆斯卡·梅隆(《泰坦尼克号》,《阿凡达》等作品)他的转型大获成功。 这是美国电影业的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我想自己应该也可以成功转型。”

2000年,山崎贵36岁,首次执导的《Juvenir》公开上映。《Juvenir》是一部融合了VFX的科幻冒险片。此后接连创作了同为SF题材的电影《回归者》(2002)。《永远的三町木的夕阳》是他执导的第三部电影。

“想制作宇宙的飞船的人其实并不想再现昭和时代的情景的。虽然我被告知要在《永远的三町目》的夕阳中使用特效,但我全然无趣。但是在电影上映后,观众的反响很热烈。这促使我产生要把VFX当做电影制作的武器来使用的念头。”用VFX制作的昭和世界里,描绘的是一部人间温情剧。 “我讨厌不把故事和视觉特效放在一起。”山崎如是说道。

“《Rocky》是一部没有使用特效的电影,但却让我大为所动,这是我小时候的记忆也是我最真实的感受。光有VFX的电影并不一定是最优质的作品。 虽然很多人都把心血花在了制作上,但是作品却难以打动人心。加入特效只是让它看起来‘觉得很厉害的样子’ 而已。 而我想制作一个可以让VFX大放异彩的舞台。“

特效作为可见物已不复存在

科幻片汇集了VFX技术最佳的作品,当然其影片在全球范围内也广受欢迎,就如《复仇者联盟系列》引起的轰动一般。 现在VFX已经理所当然的运用在了电影中。 对年轻一代来说,用VFX制作视频简单可控。

"这真是一场噩梦。1993年在《侏罗纪公园1》时,就已经不再是一个光看到恐龙人们就十分振奋的时代了。这同时也象征着可见VFX时代的结束。极端一点来说的话这是一个谁都可以利用VFX的时代。“绘画道具”已经被世人掌握了。就像以前只有宫廷里的贵人才能用的东西现在都已经平民化一般。当然这也意味着这将是一个优胜劣汰的时代。”“利用VFX给电影制作特效时就似锦上添花,如虎添翼。”“但是很多东西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了,不再大惊小怪了。这时我就想用特效给他们制作些未曾见过的东西。所以最重要的果然还是想象力。”

公开的新作《阿基米德大战》以1930年代的日本为舞台,日本海军计划对美国开战,要建造世界最大的战舰大和,海军少将山本反对这个计划,而日本百年一遇的人才,被称为阿基米德再世的天才数学家櫂直发现了其中的矛盾点,作为数学家他认为巨额投资、建造费与报价额之间的矛盾暴露了军部的阴谋。这部作品又是倾注了多少想象力啊!

“不工作的话热情将被磨逝” --山崎贵导演追求极致的理由

“战争是让日本最为受伤的。这是日本制作电影时最为重要的思想之一。我是经历过战争的最后一代人,但同时我也想在大屏幕上看到战舰大和。因此我决定了将‘制作反对战争的电影’的想法和‘用现在的特效制作的战舰大和会是怎样’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想法融合在同一部作品中。”

“目前已经上映了很多关于战舰大和的相关电影,但其中均没有描述战舰沉没的过程画面。而关于泰坦尼克号沉没的电影却有不少。我在看了《泰坦尼克号》(1997年)才知道船沉没的过程。我认为这部电影(题材)新鲜,而且也有电影的趣味和深度,所以我想像《泰坦尼克号》那样,展示战舰大和的沉没过程。正因我们处于数字时代,通过制作这一过程或许能解开悲剧的缘由。这也是我在《阿基米德大战》中要表现的关键。”

“不工作的话热情将被磨逝” --山崎贵导演追求极致的理由

在电影的制作中,预算是一大难题。

“‘人数X时间’大概仅是好莱坞电影制作的四十分之一。我们人数较少至少得花费六个月制作电影。但好莱坞则要花费一年时间,用上VFX特效,人数也是我们的20~30倍。日本人很精明,所以才能做到这样。但终究与好莱坞的制作有不同。当认识到这点时就不得不努力奋斗了。

《阿基米德大战》终于在讨价还价中完成了制作。要是想拍摄战舰大和侧翻的话,就真的要倾斜的场面布景,而实际能制作的布景非常小。在不能专门制作布景给一个场面的情况下,那么怎样才能制作通用且不会与自己想象中的不相符的场面布景呢?哪处用CG好呢?等等之类的问题,这些都与场景处理都与技术团队、制作团队进行了协商。最后,从场景的大小、范围来看,制作了许多出乎意料震撼人心的画面。

日本电影业面临的挑战

继《阿基米德的战斗》上映后,作为总导演和脚本负责人的山崎贵的新作《勇者斗恶龙》也即将公开上映,这是由一款被大家亲切称为“Drakue”的流行游戏3DCG动画化后的一部作品。由于这是一部公路电影,所以必须去多个地方采景,而且人物数量也很多。从制作开始到完成要花费4年以上的时间。这次我们旨在往半写实化方向制作,主人公Lyca的形象是由其声优佐藤健虚化而来。我也粗略画过他的形象照,我与导演八木竜一和花房真先生共同制作了一个面部表情丰富的模型,使它呈现出一个介于动画和一个真人动作之间的形象。”

当时接到电影化制作的邀请时我是拒绝的。

“最开始我觉得这肯定是不会成功。还是果断拒绝的比较好。我真的十分抵触这份根本无法实现的工作,毕竟游戏和电影完全就是两码事,当时我就反问他们‘有成功把游戏电影化的案例吗?’,然后我就落荒而逃了。但是在某天,‘这样做没准更有意思呢’我萌生了一个让游戏电影化的想法。在我看来就是在挑战一部迄今制作当前最具人气的电影。虽然脑子里一直有个声音告诉我这是不能触犯的红灯区,但这个想法也一直在心中跃跃欲试,想把他们电影化的愿望变得愈发强烈,最后我接手了该片的制作。(笑)”“不工作的话热情将被磨逝” --山崎贵导演追求极致的理由

选择制作一部没有把握的企划案,这对山崎贵来说十分罕见。他一边说着“喜欢制作轰动一时的电影”,却又选择了一部还尚未称为佳作题材的企划。那么原因何在呢?

山崎贵表示,“选择一部把握不大的企划然后把它制作成一部大受好评的电影”正是我想挑战的。很多人说我制作的优质电影都是因为剧本写的不错,但这次的制作与此前大有出入,因为这是一部内容都还没正式确定下来的影片。制作《永远的0》的契机是因为大家未曾看过的关于战争题材的内容。”原因何在呢?

山崎贵导演回答道:"如果一开始就选择了会爆红的剧本的话若在上映后发现反响不温不火,更像是傻瓜的作为。反之剧本没有如此高的关注度的话那么我就得想法设法把它拍成一部大众喜爱的佳作。虽然我嘴上经常爱说“想要闻到钱的味道”,但只要在不违背制作的初心下,我就会转换下切入口,或是添加一些新鲜的元素进去,想着多去尝试一下其他的制作方式。说起这个我肯定是受到伊丹十三导演的影响。那个人总是选择一些不温不火的题材进行拍摄结果都会让人出乎意料,比如说《超市之女》这部影片就掀起了一股认为在超市工作是一份神圣的职业的狂热浪潮。正是因为见证了这些,所以我才没有选择走捷径。‘’

“不工作的话热情将被磨逝” --山崎贵导演追求极致的理由

热播意识的背后,折射了日本电影业的问题

“在热播意识的背后,折射的是日本电影业存在的问题。”“包括我在内的业界人士都认为进入日本电影业必须要有雄厚的资金,如果你不赚钱那么你的热情和干劲都将被吞噬。若没有明星人物的存在,就没有人会觉得自己能成功。那些会讲故事的,具有丰富想象力的人就都会驱至漫画业或是游戏界,要是没有人来制作电影的话那情况将会变得很糟糕。电影行业其实很有趣,可以体验到与一般工作不同的经历。但前提是你要很有钱,不然优秀的人也不会被吸引过来。”“另外,从VFX行业来说,如果你去美国或加拿大,特效分工十分明确,有可能你接触的就是不具含金量的小技术。但因为日本的人口少,所以你可以较轻易的接触到核心技术。虽然也有掌握了VFX技术和知识的特效师学成归国,但可靠程度也是有限的。”

"现在,随着中国市场的扩大,我也曾考虑进军中国市场。曾经一度认为预算大和规模超额的制作都是自取其亡的做法。但现在我觉得这是有可能制作拍摄的,自己也在慢慢摸索爬行。我现在更想制作资金投入大的电影,盼着什么时候也可以给自己的员工们加薪。同时我也想着制作一些凝聚匠心的电影,想制作一部多特效的大片。"

“不工作的话热情将被磨逝” --山崎贵导演追求极致的理由

山崎贵,1964年出生于日本长野县。2000年首次执导《打击王》后,山崎贵陆续拍摄了《永远的三町目的夕阳》《宇宙战舰大和号》《永远的0》《寄生兽》《被称作海贼的男人》《鎌仓物语》等多部话题性影视作品。执导的《阿基米德大战》已在日本上映。8月2号将上映新作《勇者斗恶龙》。《鲁邦三世THE FIRST》也即将问世。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日本通平台签约作者发表,版权属日本通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