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我们需要救助”——生活在日本的外国残疾儿童面临的现实困境

可妮兔·2019-12-13 15:23:00·社会
5.3万阅读
摘要:每50人中就有一人患有智力障碍,每15人中就有一人患有发育障碍。日本专门为这些残疾人设立了福利保障制度。但是生活在日本的外国儿童因为语言障碍,无法像日本人那样那样接受诊疗,甚至被社会保障体系所遗漏。那么在日的外国儿童面临着怎样的现实问题?

生活在日本的外国残疾儿童们

“刚来日本的外国儿童中有好多患有智力障碍和发育障碍的。这些儿童在父母眼里是‘听不懂话的孩子’,在家里遭受虐待,在学校被同学欺负,很多甚至不忍凌辱最终变成了自闭儿童。”

当日本记者采访生活在日本的外国儿童时,经常会听到这样的话。

每50人中就有一人患有智力障碍,每15人中就有一人患有发育障碍。日本专门为这些残疾人设立了福利保障制度。但是生活在日本的外国儿童因为语言障碍,无法像日本人那样那样接受诊疗,甚至被社会保障体系所遗漏。

那么,日本的外国儿童面临着怎样的现实问题?

“我们需要救助”——生活在日本的外国残疾儿童面临的现实困境

放学后的日间护理服务

从岐阜县可儿市西可儿站步行5分钟,在宽敞的停车场旁有一栋两层楼建筑“和平可儿”。这是一所专门为外国孩子提供放学后日间护理服务的机构。

在可儿市的工厂里大约有7600名外籍员工,占该市总人口的7.5%。这些外籍员工主要来自菲律宾和巴西。有很家庭的夫妻双方都是外国人,他们不懂日语,拿着低工资,在日本生活的十分艰辛。因为这里外籍务工人数较多,残疾儿童的数量也比其他的地方多,“和平可儿”正是为外国残疾儿童提供服务的机构。

“和平可儿”事业部经理西冈克也说:“我们成立‘和平可儿’的目的之一是为外国家庭提供支援,很多父母不懂日语,无法适应日本社会,如果孩子再患有残疾,生活就更加艰难了。好多孩子因此闭门不出,从此失去了与社会的交流,我们的责任就是为这些家庭提供支持。”

“我们需要救助”——生活在日本的外国残疾儿童面临的现实困境

很多以劳动为目的外国人因为不会日语,而被日本社会孤立,孩子患病也无法及时享受相关的社会福利。

 “和平可儿”主要负责帮忙照看外国残疾儿童,指导孩子们做作业,陪孩子们玩耍,一起制作点心等,很大程度上减轻了父母的负担。每月费用为4600日元(折合人民币约298元,教材费100日元、零食费200日元需要另算),对低收入家庭免费。

“现在我们照看的孩子主要是巴西人,除了一名秘鲁儿童以外,剩下都是巴西的。年龄段从保育园到中学三年级,他们的父母都在工厂上班。可儿市还生活着很多菲律宾人,对于父母来说,教育残疾儿童面临的语言困难比普通孩子要大得多,而且这些孩子很容易被特殊对待。”(西冈克也)

“我们需要救助”——生活在日本的外国残疾儿童面临的现实困境

管理者是巴西人

“和平可儿”共有6名职工,其中3名会说西班牙语、葡萄牙语。职工一天可照看10名儿童,这些儿童多数患有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和自闭症。

“和平可儿”的管理者金城NARAYATUSMI是一名巴西人。他说:“外国残疾儿童的特点主要是无法接受诊断,他们的监护人缺乏残疾相关的知识,不懂日语,也无法带孩子去医院。”即使到了医院,即使有翻译的帮助,可能也得不到科学的诊断,最终医生只能在诊断结果中标注“存疑”,孩子们就这样被置于灰色地带。

“我们需要救助”——生活在日本的外国残疾儿童面临的现实困境

要想接受使用葡萄牙语、西班牙语的医生的诊断,就需要到东京就诊,而能承担起巨额费用的家庭少之又少。结果孩子们无法得到有效治疗,无法适应校园,还要遭受校园欺凌的二次的伤害。或者母亲不懂得教育知识,将孩子一直关在家里。残疾儿童在家、在学校都得不到应有的关怀。

金城先生继续说:“特别支援班级可以解决外国人特有的问题。如果日本孩子有残疾的话,很难在普通班级里学习,所以他们会去特别支援班。但是如果无法诊断外国孩子是否有残疾,孩子就只能在普通班上课。他们本来就面临着巨大的语言和文化障碍,再加上残疾,还要被迫在普通班学习。”

“我们需要救助”——生活在日本的外国残疾儿童面临的现实困境

令人震惊的是,那些没有残疾的健康儿童却被安排在了特别支援班。因为“有日语障碍”就会被认为是残障患者。

曾经有一个孩子因为不会写“5”就被认为是残障儿童,被送到特别支援班。日本人写“5”是从竖画开始,而巴西则是从横画开始写,有些像“s”。因为父母也不懂日语,无奈之下他们只好承认自己的孩子患有学习障碍。最后这名儿童在特别支援班从小学一年级上到了小学四年级,五年级开始转入普通班,但是却再也无法跟上学业,这就是不合理诊断引起的后果。

“我觉得日本人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但是外国孩子可能就会遇到。说到原因,还是因为外国孩子没有接受科学的医疗和教育机会。这些都是日本应该做的,但是却没有做到,所以频繁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事。”(金城)

“我们需要救助”——生活在日本的外国残疾儿童面临的现实困境

需要,却没有

日本如今面临着空前的老龄化危机,外国劳动力已经成为不可或缺的群体。便利店、建筑行业没有外国劳动者甚至无法正常运转,可儿市的工厂就是依靠外国劳动者支撑起来的。

但是日本社会把这些远道而来的外国人当做“早晚要回去的客人”,拖延他们应该享受的福利待遇,最后处于弱势地位的残疾儿童承受着重重压力。

公司经营者林隆春说:“无论是日本人还是外国人,残疾的发生都是有一定概率的,因此支援外国残疾儿童是一种迫切的需求,不管是‘和平可儿’还是我们公司,刚成立名额就满了,需求量非常大,但是机构太少,这就是日本今天的现实。”

“我们需要救助”——生活在日本的外国残疾儿童面临的现实困境

2019年6月末,在日本的外国人大约有280万,林隆春分析,假设外国人达到500万时,各种问题就会接踵而来,日本社会不得不直面现实,而那时就已经晚了。

林隆春继续说:“解决日本残疾儿童的问题需要增建‘和平可儿’那样的福利机构,可以招聘了解福利行业的外国人。语言文化也是照顾残疾儿童时面临的问题,日本人即使有职业资格也不能完全应对,这是一个巨大的壁垒。”

“我们需要救助”——生活在日本的外国残疾儿童面临的现实困境

很多在日本生活的巴西人持有巴西的福祉工作资格证,但是这些人在日本并没有从事福利相关工作,而是去了工厂。因为他们的资格证在日本不被承认。

像在国外取得的汽车、起重机驾驶证等资格证也可以在日本使用,但是外国人要想在日本从事福利工作,必须学习日语并取得日语资格证。但是大多外国劳动者没有充足的资金和时间去学习日语,他们只能在工厂打工。所以现在日本的外国残疾儿童福利事业面临着严峻的劳动力短缺。

“我们需要救助”——生活在日本的外国残疾儿童面临的现实困境

林隆春说:“来日本打工的外国劳动者大多希望能够在日本定居。不少孩子忘记了母语,不了解自己国家的文化,只能在日本生活。残疾儿童面临的问题的更多。但即使这样,日本也没有为这些孩子提供积极有效的支援。最终他们只能留在日本接受生活保护,这样反而给国家增加了负担。我认为日本必须要做的是给这些孩子带来光明,设立完善的日间护理服务体系,给予他们相应的受教育机会,将他们培养成为能够自立的人。未来的日本离不开外国劳动者,所以我们必须要解决这些问题。”

“我们需要救助”——生活在日本的外国残疾儿童面临的现实困境

近十年,日本总人口在不断下降,而另一方面,外国劳动者数量却已上升至146万人(2018年)。据预测,2030年日本的外国劳动者数量将会增至390万人。解决外国残疾儿童的问题已刻不容缓,林先生的建议非常具有现实意义。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日本通平台签约作者发表,版权属日本通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