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专访︱退社1年后,他过得怎么样了?

日本通·2020-10-04 11:11:00·娱乐
5.6万阅读
摘要:锦户亮:“离开是为了不让45岁的自己感到后悔。”

专访︱退社1年后,他过得怎么样了?

via.natalie.mu

一年前的9月,锦户亮宣布退出效力20多年的老东家杰尼斯,开始新征程。

这位曾经的“劳模”、“优等生”在告别了有色眼镜监视下的偶像时代后,是如何面对及看待时不时被提起的辉煌往昔和社交平台上的言论,以及如何评价与赤西仁的关系的呢?

跟着日媒,一起探索忧郁66的内心世界。

专访︱退社1年后,他过得怎么样了?

via.Yahoo.jp

01

完了完了,曲子不够!

少年入社,中年脱身的锦户亮似乎很想要与过去的自己划清界限。

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提供观众想要的表演当然重要,只是于我而言,这件事令我有点难为情。因为我本身并不擅长跟着指示做事。”

“说实话,退社前我经常会想自己现在到底处于一个怎样的境地?这么多年,了解的公司只有杰尼斯一个;难以突破前辈们在各个领域留下的成就;无法拓展新的领域去做出点成绩。于是不免自问‘难道没有什么事情是我能做的吗?’经过一番思考过后,我最终决定,哪怕毫无准备也要勇敢地按照自己的想法活一次。”

专访︱退社1年后,他过得怎么样了?

via.gqjapan.jp

在计划将来时突生的一股勇气,促使他做了退社的决定。

“我不希望10年后45岁的自己后悔曾经止步不前毫无突破。其实这个事情很简单的,归根到底就是看你是否愿意跳出舒适圈。毕竟往前一步,有可能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离开杰尼斯后,锦户亮成立了个人工作室和唱片公司NOMAD RECORDS,并在2019年11月~12月以唱作人(歌手+词曲作者)的身份举行了名为《锦户亮 LIVE TOUR 2019 “NOMAD”》的巡演。

门票发布当日便被抢售一空,日本111家影院也对live进行了实况转播,最后一站的观众(线上+线下)总计达到了4万人。

外界看来,退社仅数月就能取得如此大的成功他应该是如释重负又愉悦的,但他自己却苦笑着说“压力山大,能力还不太够。”

专访︱退社1年后,他过得怎么样了?

via.gqjapan.jp

锦户亮笑着表示,当时心里可慌了。一直想着“完了完了,歌曲还不够!巡演就要开始了!”毕竟这是退社后的个人首秀,还是投入了很多精力的,过程中也难免有点手忙脚乱。2019年12月发布了亲自操刀词曲创作以及监制的个人专辑《NOMAD》,并夺得当时oricon每周专辑排行榜榜首。

当被问到为何自己“一手包办”时,锦户亮表示:“也有人跟我说就像之前那样唱别人创作的歌曲就好了。但是我觉得之所以选择独立出来,就是因为想要随心所欲,比如当个唱作人,一手包办自己的专辑。我得有所进步才行。”

专访︱退社1年后,他过得怎么样了?

via.Yahoo.jp

02

希望别人看到我就说:

“那个大叔也太酷了吧?!”

退社后,锦户亮到底有什么野心和动机呢?

“希望能带来让观众/粉丝耳目一新的东西,而不是中规中矩的他们能想到的东西。我想看到他们面对作品时情不自禁地喊出一声‘啊!’的场景。”

“要说‘(这就)成功了’倒也未必。可能你自我感觉良好,但是别人并不这么认为。粉丝如今的反响并非代表我已经成功了,或者说在我心里所谓‘成功’并非如此。我的目标不止于此。希望在我上年纪后骑车或者坐车的时候,可以听到旁边的人夸我‘这个大叔太酷了’。”

他坚定地朝着目标前进,好似迷茫一词与他无关。

“我很少感到迷惘。有时候跟感到茫然的人聊天时,我会觉得‘你不就是希望有人推你一把吗’。在我看来,能拿出来谈论的疑惑都不算疑惑。因为你自己内心其实早就有了答案,只是希望有人认可你支持你推动你而已。至少我自己就是这样。”

专访︱退社1年后,他过得怎么样了?

via.gqjapan.jp

03

SNS无法激励我变得更好

退出杰尼斯的第二天(10月1日),锦户亮开通了ins等社交平台的官方账号。但是他极力克制自己去网上搜索关于自己的报道。

“因为我怕自己被那些文字伤到。虽然说负面评价也挺重要的,但是作为被评论的一方,我觉得这些评价对我没有任何帮助。有的人可能觉得‘这些不算什么’转而振作起来努力打那些人的脸,但我(太在意了)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从锦户亮之前的舞台表现,完全想象不到他是这样一个内心细腻柔软的人。

“非常伤人的好吗。Yahoo新闻后面不是会有评论区么,我直接关闭不去看的。”

他的一举一动都暴露在网友的显微镜下,哪怕是手滑关注了粉丝这样的小事也能被刷成头条新闻。对于媒体无孔不入的报道,锦户亮表示“说实话挺羞耻的。我经常觉得‘这种新闻有什么看点啊’。新冠才是大家应该关心的重点啊。”

专访︱退社1年后,他过得怎么样了?

via.gqjapan.jp

有时候还得在社交平台上解释澄清误会。“推特不是可以回复评论么。偶尔会有人评论‘你是因为想要冲浪才退出杰尼斯的吗’。想着人家特意发给我看的,我就会回复‘不是的哦’。(哈哈哈)这种问题真是够了。不过,现在这个时代就是这样,言论自由。当然,如果有一天社交平台让我感觉到疲惫的话,可能我就会注销所有账号吧。这些虽然方便,但也有潜在的危害。一不小心就会成为压力的来源。”

锦户亮排解压力的方法就是“接纳它”。“有时候是被迫接受的。反正就尽量接纳它,消化它,直到最后自己想通吧。实在做不到的话,就拿刚才的社交平台为例,我直接注销账号就好了。”

专访︱退社1年后,他过得怎么样了?

via.fashion-press.net

锦户亮原本计划今年5月跟好友赤西仁在夏威夷举行《THE MEN IN THE ARENA》,但受疫情影响暂时取消。

退社单飞的近一年时间里,他是否感到过焦虑不安呢?“不会,毕竟事已至此,除了思考解决方案和下一步的计划外别无他法了。”

4月份日本国内发布紧急事态宣言后,锦户亮和赤西仁在YouTube上开启了一档新节目《NO GOOD TV》。外界不免感慨两人默契程度和情感之深。山田孝之、小栗旬等都曾上过这档节目,锦户亮将嘉宾人选全权拜托给赤西仁,“赤西仁是个充满人情味的人,交友广泛,为人热情,我觉得能跟他成为朋友的人肯定都不错。”

专访︱退社1年后,他过得怎么样了?

via.oricon.co.jp

04

肯定有人说“前xxx队员”

锦户亮一直都不觉得自己的言行会对他人造成什么影响,所以在得知有人因为他的存在而感到快乐时,他脸上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因为我自己比较有主见吧,不会轻易受别人影响。我信奉的是‘自己的人生自己主宰’。偶尔朋友带我去牛排店的时候,我才会注意到‘原来还有这么好吃的东西啊’。我之前比较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生活里都是自己认为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东西,其实想想,时不时的来点类似的‘邂逅’也挺好的。”

当谈过过去的辉煌时,他表示:“我唱歌表演时还是会有很多人戴着有色眼镜的。也有人说‘你不是是前xx(队员)吗’,这是不可避免的。我不觉得这是值得羞耻的事情,正是因为这些过去的经历,我现在才能做这么多事情。但这不妨碍我对喜欢‘现在’这个身份的人感到抱歉,我需要做得更好才行。在我开始做《No Good Tv》这档节目时,依然有人说‘啊,原来他是这样的人啊’,仿佛现在才开始对我有所了解。虽然我无法‘恢复出厂设置’,但重新出发还是可以的。”

“重新出发”至今差不多快一年了,对于将来,锦户亮表示仍在摸索,希望能提交一张令粉丝满意的答卷。

“我也想有个明确的目标呀,比如在东京巨蛋办演唱会之类的。但是如今疫情严重,这个目标听起来略显好笑,而且比起立一个不知何时能达成的flag,不如做好手上的事情。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给大家带来更多的快乐。”

专访︱退社1年后,他过得怎么样了?

via.gqjapan.jp

※ 锦户亮:

演员、歌手。1997年9月6日,参加事务所甄选正式成为杰尼斯事务所练习生。以事务所旗下团体“NEWS”与“关8” 成员身份先后出道。2019年9月宣布退出杰尼斯,10月以唱作人身份开始活动。2020年与赤西仁携手策划YouTube节目《No Good Tv》。

※ 本文由日本通编译整理,翻译:水皮妞,编辑:大橘,配图均来自网络。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日本通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