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日本劳动力不足的主要原因或为工资过低

想瘦脸的鸡蛋·2019-04-14 08:28:00·经济
5.9万阅读
摘要:近日,日本Persol集团旗下persol综合研究所携手中央大学,推算出近20年间,日本劳动力缺口将高达384万人。

日本劳动力不足的主要原因或为工资过低

近日,日本Persol集团旗下persol综合研究所携手中央大学,推算出近20年间,日本劳动力缺口将高达384万人。Persol集团是日本人力资源服务企业巨头。一方面,据Recruit研究所调查分析,在公司内部保留职位却没在企业活动中发挥作用的“雇佣储备者”大约有400万人。Recruit研究所是日本一家著名的专门研究人与组织的机构。日本劳动力不足问题日益深化,难道这不是企业只表面提高生产的结果吗。据日经business新闻于3月25日发表的期刊《确保优质人才》分析,罗列出如此劳动力不足的原因。

其一 最低工资没考虑到生活费用因素

日本静冈县县立大学中泽秀一副教授主张:“最低工资低标准正在助长劳动力不足”。比起为提高生产力而努力的企业,那些企业因为压榨廉价计件型劳动者更易获取利润,所以没能减少浪费大量人力的低效率工作。

根据日本法律规定,最低工资必须考虑到三个要素:“劳动者生活费”、“类似劳动者的工资”、“一般企业者薪酬支付能力”。然后,中泽副教授表示:“实际上最低工资就连第一项“劳动者生活费”因素都没考虑。”而证据就是,中泽副教授接受日本工会委托调查,发现日本各地劳动者生活费用与最低工资相差甚远。

据中泽副教授调查显示,假设维持最低限度健康又文明的生活,时薪至少需要1500日元。而目前最低工资标准最高的区域是日本东京市,时薪985日元。这差别有一半多。

其实,劳动者生活所需的工资标准并不随地域变动而变动。在日本最低工资标准根据地域不同,鹿儿岛县最低,时薪761日元。有种解释是最低工资差异就是物价差异,但对于生活必需的食品或日用品等全国统一价格。都市圈虽然房租房价等居住费用较为昂贵,但因为公共交通设施发达而没必要自己拥有车子代步,反而降低了交通费。考虑到这些不同的因素,生活费用也因此不随地域变化。

中泽副教授设想的生活水平并不是很高。时薪1500日元能维持的是一个20岁左右无病无子的单身男性生活水平。居住地方且持有车辆的情景下,他购买了一辆有着7年车龄的二手小型汽车,并使用6年以上。他没有多余金钱去维持一个家庭生活或者补贴父母护理等。

据悉,最低工资低于实际所需生活费用一事,反映了与日本国家经济水平相比仍存在过剩廉价劳动力的问题。中泽副教授称此状况为:“本质上压抑了提高生产力的投资。”

比如,企业把内部业务的一部分承包给外部专门机构,从而削减业务费用,中泽副教授认为这一种企业做法从根本上就不合逻辑。因为受委托企业是接受委托从而获取利润,那委托企业在自动化高效率方面持有高技术能力吗。如果公司的薪酬没太超出市场水平,就算业务外包也不可能降低业务费用。

然而,最低工资低标准化,汇集廉价劳动力的企业就能通过外包业务获取利润。即使获取利润企业没提高生产力的话,从整体劳动市场上看,投入企业业务的人才数量仍不变。实际上由于工作没有效率化,供给市场的劳动者就不会增加。

以前,美国福特汽车公司创始人亨利福特为了提高车辆需求,将自己企业员工薪酬提高至有能力购买T型福特车的水平。日本反而发生相反的现象。由于他们廉价提供劳动力,比起购买自己辛苦工作去供应的商品的消费者,劳动者的自身生活水准反而降低。只要这种劳动者增加,整体消费者的购买能力变低,从而需求下降。经营变得艰难,企业只能通过更廉价的薪酬聘请员工。差距就会变大。

其二 正式员工与非正式员工的工资不合理

依赖合同员工或时工兼职人员的企业,其本身或许就不健全。日本厚生劳动省于2014年发表了关于就业形态多样化的调查,根据此份调查报告显示,企业聘用正式员工以外的劳动者的理由中,最多的是“为节省工资支出”(占38.8%)。然而,中泽副教授反驳:“像欧洲congent worker就有非正式员工应当比正式员工高的意见”。他认为聘请非正式员工只是为了临时补充劳动力缺口。

一直以来,中泽副教授认为,这种叫做时工或兼职的非正式员工为了补给家用而工作,即使时薪不能维持生活也没办法。然而,据日本厚生劳动省开展工资构造基本统计调查, 4成劳动者以非正式形式工作。从所得金额的各阶级统计分析,所得金额200万日元以下,即低于时薪1500日元的占36%日本家庭。(2017年,国民生活基础调查)

通过工作方式或企业自身改革来提高生产力,这本身就伴随着巨大的艰辛。如果最低工资比经济水平低,业务的一部分将转移到廉价劳动者,生产力表面上就有所提高了。也就是说,虚假的生产力提高。虚假的生产力提高主要依赖廉价劳动力,它本质上未能减少工作人员。为了打破日本各地的劳动人口减少、人手不足的现状,中泽副教授呼吁:“应当重新调整最低工资,摆脱安于廉价劳动力的状况。”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日本通平台签约作者发表,版权属日本通所有,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