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在广岛原子弹爆炸中幸存孤儿的人生:没有家人也没有姓名,更没有恨意

脑浆炸裂少女·2019-08-16 09:32:00·社会
3.4万阅读
摘要:“原爆孤儿”指的是在原子弹爆炸中失去亲人的孤儿。据调查,日本有6500名“原爆孤儿”,其中有2000名在广岛。他们生活艰难,却很少被人们提起。原子弹爆炸74年后,一位当年的“原爆孤儿”开始了他的寻根之旅。

在广岛原子弹爆炸中幸存孤儿的人生:没有家人也没有姓名,更没有恨意

“原爆孤儿”指的是在原子弹爆炸中失去亲人的孤儿。根据调查,日本有6500名“原爆孤儿”,其中有2000名在广岛。他们生活苦难,却很少被人们提起。原子弹爆炸74年后,一位当年的“原爆孤儿”开始了他的寻根之旅。

一、“原爆孤儿”田中正夫

田中正夫先生今年78岁,原子弹爆炸的时候他只有4岁。在爆炸中,他失去了双亲和兄弟,还有自己的本名。

出生时就有听觉障碍的田中先生用手语向记者讲述了他当时的记忆。

“我家附近是比治山。全家大概是5口人。”“原子弹在我们刚刚吃完早饭之后爆炸的。”“我钻进榻榻米下面逃难,然后掉进了河里。”

田中先生所在的比治山里爆炸中心只有两公里。比治山东侧由于山体的阻挡没有引起火灾,而山西侧的房屋几乎全部被毁。有的街町甚至有一半的居民当场死亡。

“掉进河里以后我拼命地游泳。眼睛进水特别难受,我拼命把头抬出水面大声向士兵们呼救。”

田中先生被救上岸,然后被送到了比治山收容所里。然而因为他听不见也不会说话,工作人员无法得知他的姓名,无法办理手续。半年之后,他被送到了广岛战灾儿童救济所。

二、广岛战灾儿童救济所

在广岛原子弹爆炸中幸存孤儿的人生:没有家人也没有姓名,更没有恨意

1945年12月,一位名叫山下义信的僧人收留了7名孤儿,在五日町(现在的广岛市佐伯区)成立了“广岛战灾儿童救济所”。山下义信每天都为在童心寺去世的父母念经。

在广岛战灾儿童救济所长大的保田敬子(82岁)回忆说:“山下先生日常衣食起居都是和救济所的工作人员一起。”

“大家互相帮助,相互扶持地生活着。救济所的口号是‘如夫如母’。当时一位女性职员照顾5到6个小孩,小孩们称呼她妈妈。通过这样营造一种家庭的氛围。不过即便如此,失去父母的伤痛也是久久难以愈合的吧。”保田先生说道。

170个孤儿在广岛战灾救济所中把彼此当作自己的家人度过了二十年。

三、田中先生和救济所

田中先生在救济所度过的时光,要比与亲人度过的时间还要长。

田中先生来到救济所的原址,看着当时的照片,用手语向我们介绍:“没错,这边是田野。当时我们种了庄稼。我们在这里荡秋千撞到了脚。”

田中先生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年。救济所的工作人员告诉他,田中正夫这个名字是后来取的。

“后来我去找亲生父母,但是没有找到。有时候也会羡慕别人有父母亲。虽然很想见见爸爸妈妈,想跟他们说话,但当时没有办法说话表达自己的想法,只能全力以赴地活下去。”
之后也没有人收养田中先生。他离开救济所之后,先后在聋哑人机构、木材店、日式拉门店工作。三十年前结婚。妻子去年进了养老院,田中先生现在一个人生活,每天都去听觉障碍人士服务机构。

四、寻根之旅

几年前,田中先生也曾经联系过区派出所,希望可以找到关于自己身世的信息,然而当时没办法很好地用手语传达。今年6月,在听力障碍人士服务机构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他开始调查以前的户籍信息。

然而他只找到了1960年之后的信息,没能找到他出生那个时期的户籍信息。广岛市公安局也不清楚当时的户籍在哪里。

在广岛原子弹爆炸中幸存孤儿的人生:没有家人也没有姓名,更没有恨意

那么能不能从知道当时情况的人那里找到一些线索呢?于是田中先生拜访了位于比治山町的日本传统柔道康复医院。

康复医院的儿玉先生说:“依稀记得父母亲说过有个小孩听力不太好,但是不知道长什么样。”

接着田中先生前往在旧地图上找到的比治山町里姓田中的人家,然而还是一无所获。果然田中不是自己原本的姓氏。

四、“山下资料”

在广岛原子弹爆炸中幸存孤儿的人生:没有家人也没有姓名,更没有恨意

今年4月,历经两年休整的原子弹爆炸资料馆总馆重新开馆。这次设置了一个新的展区,展出“原爆孤儿”的资料。然而由于资料匮乏,展出的内容也十分有限。

去年,山下义信的长子捐赠了251件广岛战灾儿童救济所的史料给资料馆,这些资料被称为“山下资料”。其中有救济所工作人员的工作日志。

五、寻根之旅还在继续

今年7月,原子弹爆炸资料馆联系到田中先生,说找到了一份新的名单。

这份名单中详细记录了进入救济所孩子的姓名、入所时间以及监护人姓名等信息。可以看出广岛战灾儿童救济所所长山下先生为了孤儿们长大以后能够找到自己的家人进行过大量调查。

然而在这一份资料中也没能找到田中先生原本的姓名。

因为原子弹爆炸而失去家庭的孩子们面对这样的人生境遇,只有与孤独奋战到底。74年过去,依然有人背负着当时的伤痛生活着。

“田中正夫不是我的本名。只靠这个后来取的名字没有办法找到我的过去。我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否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也没有对谁心怀恨意。也许这就是战争吧。”田中先生说。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日本通平台签约作者发表,版权属日本通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