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日本大力推行在家办公制度,成效明显问题也不少

人民网-日本频道·2020-03-31 12:34:18·社会
6.2万阅读
摘要:针对这次疫情,日本政府此前已相继推出多个应对措施,除了要求中小学校停课、叫停各种群体活动、对个人与企业进行补贴和经济扶持等,还号召各地政府机构以及企业大力推行在家办公制度。

日本大力推行在家办公制度,成效明显问题也不少

东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3月25日晚举行紧急新闻发布会,呼吁东京都民众在26、27日尽可能在家办公,周末如无特别原因尽量留在家中。

目前,虽然中国的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生产生活秩序加快恢复,但是在中国之外的很多国家,新冠肺炎疫情仍然很严重,并有持续扩大之势。

在日本,截至当地时间3月26日11时(北京时间3月26日10时),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增至1313例,而新冠肺炎死亡病例为45例。

针对这次疫情,日本政府此前已相继推出多个应对措施,除了要求中小学校停课、叫停各种群体活动、对个人与企业进行补贴和经济扶持等,还号召各地政府机构以及企业大力推行在家办公制度。(策划:陈建军)


【1】

政府鼓励企业推行“在家办公”初见成效

  • 大力推行在家办公 希望同时为东京奥运会提供便利

在日本,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范围不断扩大,由于能够避开上下班人流高峰,通过远程办公方式完成工作的模式越发受到人们的关注。但引入这一模式必须首先完善IT设备和安全措施等。

为此,日本政府正在研讨措施,如设立推广季,由政府和民间举办普及活动,介绍先进事例,奖励“试行远程办公”的企业,公布引入实例等等。同时以地方的中小企业为对象,由地方政府和经济团体召开经营研讨会,接受远程办公相关的咨询,从派遣专家进行支援等方面着手。

已经引入远程办公的企业表示,远程办公有提高员工的工作效率、留住各式人才、促进女性积极参与社会工作等效果。


  • 受疫情影响 实施远程办公的日本企业逐渐增多

为防控疫情发展,日本政府3月10日呼吁延长停办大型活动、学校停课等措施的时间,而采取远程办公、在家办公的大型企业也逐渐增多。

其中,大型化妆品公司资生堂已协调8千名员工2月26日至3月15日期间实行远程办公,考虑到目前疫情仍在不断扩大,决定将远程办公的执行时间延长至31日。大型商社三菱商事在日本国内约有3800名员工,原定于3月15日开始恢复正常办公,也同样将远程办公制度延长至31日。大型食品制造商日清食品也将远程办公延长至23日,住友商事也调整了远程办公的执行时间。

针对企业所采取的防疫措施,大阪商工会议所3月12日公布的相关调查结果显示,实施在家办公、远程办公的企业中,注册资本高达3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995万元)以上的企业占54.7%,注册资本在3亿日元以下的中小企业占9.5%。

日本大力推行在家办公制度,成效明显问题也不少

1至3月东京都内感染人数统计图。(图片来源:日本《朝日新闻》网站)


  • 34都道府县实行错峰上下班 部分地区推进远程办公

为防止新冠肺炎疫情的扩大,早在今年2月,日本34都道府县就针对政府工作人员积极研究推行“错峰上下班”的政策。同时,有26个都府县政府拟推行“远程办公”(在家办公)的工作方式,可以看出日本各地政府急于通过工作方式改革来应对疫情。

日本政府于2月25日确定的基本方针中提出,要积极推进远程办公和错峰上下班制度。调查显示,引入新制度或丰富现行制度、呼吁采用该制度的都道府县有22个,而剩下的12个县还在研究之中。

京都府从2月25日开始首次实行错峰上下班,爱媛、大分等县的地方城市还有出台规定限制使用公共交通的情况。德岛县宣布:“本地的县政府等机构大多数职员将采用徒步、骑自行车、或开私家车等方式上班。”

东京都的政府职员中,大约1万人从3月2日起就开始远程办公。原本计划是在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期间进行的,现在提前实施起来。


  • 日本中央政府多部门开始实施远程办公

鉴于新冠肺炎疫情扩大,日本中央政府的多个部门已经开始实施远程办公和错峰出勤。

目前,在日本政府的13个府省厅(警察厅除外)中,已经有12个府省设定了错峰出勤或在家办公的职员比例目标。据悉,此举是希望通过尽可能减少拥挤时段的通勤和在单位的接触以防止感染。

据介绍,一些机构和部门还设定了在家办公和错峰出勤的人数比例,其中,日本财务省、总务省、国土交通省等10个府省力争达到“总部职员的5成以上”、经济产业省“达到职员的8成”、农林水产省则仅约800人,占总部职员的六分之一。


  • 远程办公初见成效 东京首都圈主要车站乘客减20%

据NHK电视台报道,截至3月3日,日本东京都首都圈内的主要车站乘客人数减少了约20%,侧面反映出日本政府呼吁企业采取远程办公等措施初见成效。

日本国土交通省的统计数据显示,东京站、新宿站、横滨站等首都圈主要车站的乘客人数比2月下旬减少21%,关西地区的大阪站、京都站以及三之宫站等主要车站的乘客人数减少了14%。

据统计,JR山手线早高峰时段自2日起的3天内,上野站至御徒町站之间的平均乘客人数减少了24%;大久保站至新宿站间的平均乘客人数减少22%;往常客流量极大的区段乘客人数也明显减少。


【2】

远程办公获推广 风险管控、晚上加班等问题需关注

日本大力推行在家办公制度,成效明显问题也不少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新型冠状病毒对策本部”召开防止疫情感染扩大对策会议。(图片来源:日本《朝日新闻》)
  • 对在家办公的风险管控不容忽视

为了控制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以及重症患者数量的上升,日本政府呼吁企业积极推行(在家)网络办公的工作方式。在有企业率先尝试执行之后,在家办公所产生的不少问题也随之出现。报道称,即便是平时经常使用视频会议等先进技术的IT企业在此过程中也不能完全适应。

“有些工作是必须要有人出门完成的”,日本IT企业GMO网络的宣传负责人如是说。该公司从1月27日日本刚出现数名新冠肺炎确诊案例就开始要求在东京和大阪等地工作的约4千名员工在家办公。但是,2月10日该公司改变了方针,允许大约1千名在家难以完成工作的职员返回公司办公。

据该公司透露,从网络安全的角度出发,很多问题不能通过网络会议进行洽谈,而且公司内部的系统安全维护工作和内部的邮件往来等工作也不能在家完成。当以上工作人员需要回公司上班时,负责公司内部定期消毒、业务支持等工作的员工就有必要一起复工。


  • 在家办公:不发加班费、工资下降等问题逐渐显现

为了防止新冠肺炎疫情在更大范围内蔓延,日本政府在全国积极鼓励企业推行“远程(在家)办公”的新工作方式。而以日本大型企业为中心的各地企业纷纷推行“远程办公”。但是,伴随着“远程办公”的推行,各种各样的问题也逐渐显现。

日本NTT数据通信公司(简称NTT数据)由于其一处办公大楼内出现感染者,于是2月14日宣布针对该楼内的员工推行“在家办公”制度。随后,从2月17日起,NTT数据在整个集团内开始推行“在家办公”制度,并针对日本国内的大约20万名员工加强了错峰上下班、以及在家办公制度的推进。

日本电通公司因为在总部大楼工作的一名50多岁男员工被确认感染新冠肺炎,为了确保安全,2月24日以总部大楼内的员工为对象,决定安排全体人员在家办公。

为防控新冠肺炎疫情,松下电器公司也从2月26日开始,让在东京中央区的办公地点工作的大约2000名员工原则上在家办公。

说起远程(在家)办公,虽然具有很大的便利性,但其中也有很多的劳资矛盾逐渐显现。

在日本,员工和企业签署雇佣合同之后,如果是作为一名正式员工,那么他(她)依据劳动基准法、最低工资法、劳动安全卫生法、雇用保险法、劳动者灾害补偿保险法等与劳动相关的法律确定了各种劳动条件。但是,目前这种以在家办公为主的远程办公方式,员工的劳动条件却难以明确。

例如,按照劳动基准法的规定,员工的劳动时间为一天8小时,每周工作40小时。但是,在家办公的情况下,很多事情很难公私区分,劳动时间也变得不太明确。这种情况下,企业管理层认为与其对员工的工作时间进行管理,不如让员工自己分配好工作时间更合适,只要对其业绩进行考核就行。

尽管如此,在公司和员工之间仍然有很多不如意之事。


  • 员工抱怨:公司告知“在家办公没有加班费”

以往,按照劳动基准法,员工每天工作8小时,如果超过8小时,雇佣方需要给员工计算加班费。但如今,在实施在家办公措施后,由于工作时间与劳动时间难以分清,所以用工方很少给员工计算加班费。

实际上,早在今年2月上旬,日本一名在IT企业工作的30岁左右的职员对记者说:“公司说在家办公期间没有加班费,因此2月份的收入比原来少了2成左右。”

该员工还对强制性的在家办公举措抱有疑问:“平时都是10点到岗,通勤的电车已经不那么拥挤。工作环境很宽敞,同事之间也都隔着一些距离,我住的地方还没出现新冠病毒感染者。但公司还是要求大家在家办公,即使少领工资也只能照办。”

往常,企业必须为在晚上和休息日劳动的员工支付加班费,但是在居家办公的情况下,在晚上和休息日工作并不是公司硬性要求的,因此没有被列入加班的范畴。所以有的公司认为无需为此支付加班费。

此外,很多日本上班族也受到安倍内阁实施的中小学临时停课政策的影响。一名40多岁的人才派遣公司员工告诉记者:“孩子们停课了,妻子要上班,居家办公的我就要负责照顾孩子了。结果我在白天没有办法集中心思工作,只能拖到晚上。”

居家办公时,与在单位的情况有些不同,很多人难以集中精力工作,这样会导致劳动时间延长、晚上继续工作等情况。如果一切都被归结于“个人原因”就无法算作加班。

也就是说,这次日本紧急实施的远程办公并没有对工作时间以及在晚上、休息日工作等情况下的劳动标准进行充分认定。这种临时的不成熟政策在今后可能会引发新的问题。


  • 员工遭遇“薪水骤减”、“因疫情被解雇”等问题

除了加班费的问题,居家工作使用的电脑是个人物品还是公司财产;上网费以及工作时的取暖费、照明费是公司负担还是由职员自己负担等许多事项,在实行远程办公时都应该提前定下来。

此外,临时工和外包等情况下实行远程办公制度更需要给予关注。一名20多岁、负责制作网页的合同工对表示:“我的收入变成了计件付酬制。在单位的时候可以进行详尽的讨论,也可以很快地拿到数据,而在家办公的话就很费时间,工作效率也非常低。现在我完成的任务减少了大约3成。我很担心这个月的薪水会下降过多。”

尤为严重的是,在当前大力推广在家办公的形势下,还逐渐出现了公司与员工解约的事例。一名20多岁、就职于手机游戏公司的合同工说:“公司打着推行居家办公的旗号,实际上是要进行雇佣关系调整,我的合同被解除了。”

在日本,新冠肺炎疫情对实体经济的恶劣影响已经开始在各个领域显现,但今后一段时期内,情况可能会越发严峻。希望远程办公不要成为企业压低人工成本和调整雇佣关系的借口,而是让这一制度成为防止新冠肺炎疫情扩大的有效手段。


【3】

多数人支持“在家办公”制度 但员工意见不容忽视

  • 疫情仍有蔓延之势 日本仅有13%的正式员工在家办公

日本民间智库PERSOL综合研究所3月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在日本,作为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对策之一,现在大约有13.2%的企业正式员工处于在家办公的状态。其中,47.8%的人回答“在自己的公司是首次实施在家办公”。这组数据也显示出,为了防止疫情的扩大,有很多日本企业正在引入和推动在家办公制度。

另一方面,在没有在家办公的人当中,有33.7%的人表示“申请了在家办公,但是没有批准”。其中,比例最高的理由是“公司内部有关在家办公的制度还未完善”,显示出企业方的应对有些落后。


  • 多数公司员工认可“在家办公”制度 部分意见不容忽视

据《朝日新闻》报道,作为防控新冠肺炎疫情的对策之一,很早就引入在家办公制度的日本GMO INTERNET集团,日前以在家办公已然超过一个半月为契机面向内部员工开展了一项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几乎所有的员工都表示“减轻了上下班的负担”,但也指出在“创造易于在家中办公的环境、相互沟通”等方面还有些欠缺。此外,还有员工抱怨被迫购买了45万日元的打印机等意料之外的支出令人心痛,也有一些员工提出“希望公司补贴一下电费和取暖费”。

这次调查是以在位于东京·涩谷的该公司总部办公大楼内工作的大约4000名员工为对象进行的。他们从1月末起就开始了在家办公,比很多企业早了1-2周时间。而调查于2月上旬和3月上旬分2次进行。

在在家办公刚开始一周后的第一次调查中,有2800人进行了回答。针对在家办公制度,有将近90%的人回答“非常好”“比较好”,大约70%的人回答对自己的工作没有影响,但是在负责一般事务的部门和管理部门、集团旗下金融系的公司中,回答有影响的人却比较多。

在新冠肺炎疫情正在世界各国蔓延之际,不仅是日本,很多国家也都在大力推行“远程(在家)办公”制度。日本企业在推行这一制度时出现的问题,想必也会成为其他国家企业的经验和教训。企业如何对待和解决这些问题,将会成为今后发展路上的一种考验。


(来源:人民网-日本频道,责编:任石、陈建军)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人民网-日本频道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人民网-日本频道 专栏作者
280篇文章

作者简介

首个报导日本和中日关系的国内新闻网站。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