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关于我在日本患抑郁症的经历

日本通·2020-08-09 12:14:00·文化
10万+阅读
摘要:抑郁症太常见了。

关于我在日本患抑郁症的经历

©Unsplash

抑郁症太常见了。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2013年度的数据,每15个人中就有一人在一生中至少罹患一次抑郁症;2017年接受抑郁症治疗的患者数达到120万。

但是,实际上大概只有5分之3的罹患者会选择去医院。

关于我在日本患抑郁症的经历

作者:金多虾

从5月份开始就意识到自己精神状态可能不太对,具体表现就是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劲,觉得生活没什么意思,对上班非常抗拒,每周日晚上都能感到绝望的情绪汹涌而来,每天早上起床都要经历一次漫长的痛苦挣扎。

终于在6月底的周一谎称自己发烧翘了班,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想着要不干脆停职一段时间吧,真的撑不下去了。因为正值疫情严重的特殊时期,公司要求身体不舒服的员工都要去医院检查,我便也只能去家附近的诊所做检查。

护士和医生都很友好耐心,于是不免多说了一句,每天都觉得很累,很虚弱,不开心,没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可能心理上也有点问题。医生即问我要不要试试看精神科,就给我写了去综合医院的推荐状,护士随后帮我约好了初诊时间,在一周后。

第一次去新医院总是要填很多资料,个人信息,既往病史等等,因为医院规模还可以,如果是语言不通的外国人还可以选择翻译陪诊服务。

好不容易拿到诊察劵,去了精神科见医生之前还需要做一套很长的试题,这种试题我太熟悉了,每年公司都会给员工做压力测试,差不多类型的问题。询问你最近阶段的心情,身体,睡眠,食欲情况等。

关于我在日本患抑郁症的经历

※在网上找的一部分试题

然后才是医生问诊,是一个稍微上了年纪的男医生,问我有什么症状呢。我说,不想上班,太没意思了。

- 是一直觉得很无聊还是突然觉得无聊?

- 以前还觉得挺有意思的呀,今年开始渐渐觉得无聊。

然后就这个问题,我们聊了十分钟左右,医生问了我的工作内容,经历,人际关系等等。

最后还问我:你家族里也有同样症状的人吗?

我答:没有呀,我问他们,他们还说工作很充实很快乐。

结果医生竟然笑出声来,“看来只有你一个人这样啊”。说实话当时我觉得这个医生有点过分,明明我很认真地在苦恼。

接着我们又聊了十分钟其他事情,疫情,生活,除了工作外的其他烦恼等等。

医生跟我解释说,抑郁就是大脑中XX物质分泌减少(太专业的词了,我没记住),有些人发病是有诱因的,有些人不一定有,可以通过吃药来慢慢调节这种物质的分泌水平,整个疗程需要六个月到一年左右的时间,就看你愿不愿意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跟我一起进行治疗了。怎么样,对来精神科受诊会不会有抵触啊?

-倒不是会有抵触感什么的,如果我不吃药会怎么样呢?

-也不会怎么样,就是早点吃药的话你就能早点恢复以前那个元气满满的样子了呀。

-那要是吃药到一半停了会怎么样啊,症状会恶化吗?

-不至于会恶化,只是会一直停在这种不好不坏的样子。

-中途可以换医生吗?

-当然没问题。

-那要是我回国了呢?

-那也没关系呀,药的话全世界都有。

……

-好,那就吃药吧。

-好的。

-其实我还有一件烦恼的事情...

-还有!?

在要不要吃药这个问题上我纠结了好久,最终还是决定听医生话吃药,因为就当时那个阶段的情况,不吃药的话我的生活可能会崩坏,现在看来当时的决定是正确的。

第一次医生给开了一个星期的药,因为有保险,药钱加上诊疗费总共才花了不到2000日元(120人民币),看到账单的一瞬间我就原谅了医生那一点点的漫不经心了。

关于我在日本患抑郁症的经历

电影《丈夫得了抑郁症》

说说吃药后的感受吧。

到今天我持续吃药差不多一个月了,不是说变得有多开心,而是心情变得稳定,甚至是有一点迟钝。但是对上班不会有之前那么强烈的绝望感了;也不会因为压力暴食,然后为了减肥节食;不再熬夜,晚上一到九点就困得睁不开眼休息天也能早早起床...就是,生活在慢慢恢复正常的感觉。

可以说我是开始吃药之后才意识到自己之前是真的不正常,打扫卫生,去超市买当季水果,去公园散步,看书,这些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小事,曾经我却要耗费极大的精力,下很大的决心才能让自己迈开腿。

还一直自责自己太懒,明明就是因为生病了。

关于我在日本患抑郁症的经历

电影《丈夫得了抑郁症》

关于生病这件事,在公司也只是告诉了直属上司,因为要请假去医院。自从跟上司说了这件事之后,我能很明显地感觉到他在极力地帮我转换心情,虽然他没有明说。

比如出外勤经常带着我,有时候开着车在风景优美的乡下转一天;或者假装记错时间提早出门然后在商场吃冰激凌;有时候是办完事借口太早回公司会被怀疑就先吃个下午茶,然后聊一聊看病的事情。

我知道这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关心下属的身心健康是上司的职责,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可以感同身受。我上司曾经比我更严重,或者说,现在也比我更严重。

因为在满员电车里有恐慌发作的经历导致他不能再乘坐通勤电车,只能住在公司步行范围内;每天早上起床都有极度的无力感,只能靠药物勉强打起精神上班;压力大时晚上睡觉会梦到跟人吵架然后手脚乱蹬...

关于我在日本患抑郁症的经历

听我说吃了医生开的药以后不会再那么抗拒上班了。上司说:有这么好的药?我也要问一下我的医生。

一个星期后,他一脸丧气地跟我说:“我跟医生说我不想上班,上班没意思,结果医生安慰我说:工藤先生啊,没有一个人是觉得上班有意思的,工作这种事情就是这样啦,你看我上班也不是开心的呀。”

抑郁症太常见了,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2013年度的数据,每15个人中就有一人在一生中至少罹患一次抑郁症;2017年接受抑郁症治疗的患者数达到120万;但是实际上大概只有5分之3的罹患者会选择去医院。

关于我在日本患抑郁症的经历

关于我在日本患抑郁症的经历

近年随着人们对心理健康的关注逐渐上升,抑郁症确诊者数也不断攀升。在日本,职场、学校也会定期引入心理医生做讲座和面谈。因为工作性质关系,我得以知道公司几乎每个部门都会有人或多或少有点抑郁,严重的还会因为抑郁停职,或者离职。

这些人中有的表面上嘻嘻哈哈,根本看不出异常;有些人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可以勉强恢复工作状态;也有些人,我再也没见过他们出现。

作为一个初期体验者,我没什么资格给出建议,只能借用精神科医师的说法:抑郁症是很常见的病,谁都有可能得,早期发现早期治疗,恢复的可能性也很高。

关于我在日本患抑郁症的经历

电影《丈夫得了抑郁症》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日本通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日本通 资深作者
86018篇文章

作者简介

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