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没有豪赌,就没有新软银

日本通·2020-09-18 10:09:00·经济
6.1万阅读
摘要:押注特斯拉、狂购科技股看涨期权,一级市场输出去的,要在二级市场赢回来。资本市场的赌博无关黑白,这一次,孙正义能涉险过关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阿尔法工场研究院(ID:alpworks),作者:潘博文,日本通经授权发布。

没有豪赌,就没有新软银

押注特斯拉、狂购科技股看涨期权,一级市场输出去的,要在二级市场赢回来。资本市场的赌博无关黑白,这一次,孙正义能涉险过关吗?

对孙正义来说,2020年的63岁生日,应该是他诸多生日中最好的一个,这源于一份上好的礼物。

2020年8月11日,软银集团(SFTBY.US)发布2020财年第一季度合并财报,财报显示,报告期内,软银实现净利润1.2557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2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1.9%。这个数字,也创造了软银成立以来的季度业绩纪录。

如果早生数月,等待孙正义的生日礼物将是另外一副面貌。2019财年,软银集团经营亏损1.365万亿日元,是创立以来最高亏损记录。5月份的财报中,软银亏掉了1.4381万亿日元,这是日本企业历史上最大的季度亏损额,只有2011年大地震时,东京电力集团的亏损能够比肩。

仅仅三个月,软银就实现了从巨亏946亿到盈利826亿的大反转。软银做了什么?孙正义又做了什么?

01 绝地

媒体是世界上翻脸最快的一群人。当商学院教授还在向EMBA学员讲述阿里巴巴和雅虎的成功时,商业媒体却已经在向公众传播另外一些事实:

那是20年的故事了,这两年的软银与孙正义,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大溃败。

让软银巨亏的主力军,来自它麾下的愿景基金。2019财年,愿景基金的投资亏损达到1.8万亿日元。在经历了WeWork、Uber两个巨亏大坑之后,市值千亿人民币的德国支付巨头Wirecard又爆发财务造假事件,不到十天灰飞烟灭,成为今年德国商业界最大的丑闻,也为愿景带来了巨大亏损。

2月21日,软银的股价开始了暴跌之路,到3月18日,42.69%的腰斩幅度,一举创下二十年以来的最大跌幅。

在今年的疫情冲击下,孙正义不得不正视更多即将上演的悲剧。面对《福布斯》杂志的专访,他本人也不得不承认,随着公司收紧财务支出及新型冠状病毒对经济的影响,愿景基金的88家公司里,至少有15家将要破产。

糟糕的现实如同海浪,总是一波波袭来。许多迹象都表明,孙正义正在面对来自股东、同行和舆论的多重压力。

“45分钟就能拿到450亿美元”已是过去式,2020年H1的孙正义,恐怕很难获得如此待遇。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愿景基金一期的大部分投资者,早已表示不再为二期注资。而二十年的老盟友、优衣库创始人柳井正,在2019年最后一天也做出了决绝选择——卸任软银外部董事,给出的理由是“想专注于主业”。

老朋友讲情分、留面子,资本新贵干脆无所顾忌。孙正义今年在利雅得参加最新的“未来投资倡议”峰会,他的小组讨论时,房间几乎空无一人。更能反衬墙倒众人推的,是看空评论汹涌如潮。一位对冲基金投资者表示,“愿景基金投资的公司,可以立刻卖出”,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ScottGalloway预言,愿景基金将在一年内关闭。

孙正义未必会在意冷嘲热讽,但却很难对股东的质疑无动于衷。“如此巨额亏损,金主会杀了他。”这句来自投资圈大佬的表达,恐怕是孙正义在春天里内心最真实的担忧。

这让习惯高高在上的孙正义在面对媒体时,不得不拿出谦卑与歉意——“投资战术上,我已经开始后悔。”

谦卑与歉意固然难得,但却对亏损于事无补,也换不来金主的同情与理解。事实上,赢惯了的孙正义也不屑于去获得同情与理解。他只需要争取一个缓冲,然后用标志性的“孙式豪赌”,把亏掉的钱一把赢回来。

02 逢生

孙正义有一个“十倍先生”的绰号,得自于阿里巴巴前CEO卫哲,他曾经对路透社回忆道:

“我解释任何商业计划与模型,孙正义第一反应就是,可以扩大十倍吗?当我设法回答,他会接着提问,能不能再十倍。”

“十倍先生”的背后,是孙正义一以贯之的豪赌投资风格。这个循环是这样的——对目标公司重金投资——迅速推高公司估值——跑马圈地扩大市场份额——形成垄断后再高价离场。

重磅下注,一路跟盘,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轻易开牌。这造就了孙正义一个个成功的案例,也造就了他“投资教父”的声名。但在投资者质疑、股价下挫面前,孙正义也不得不遇难从权,一点点剥离手中的权益资产,变战略投资为短期回报,挽救止不住的亏损。

孙正义的第一个办法,是将既有投资项目快速推送上市。

7月2日,软银投资的在线家庭保险提供商Lemonade在纽交所上市,上市首日股价暴涨了139%。受益于疫情催生的公众健康保险意识,Lemonade获得了市场的看好,两个交易日内市值翻了1.5倍,成为了美股今年表现最佳的本土IPO。

与英国芯片设计公司Arm相比,Lemonade只是孙正义动作中的小手笔。2016年,软银斥资320亿美元,完成了对Arm的收购。这是软银历史上最大一笔收购交易。作为交易对象,Arm也确实值得上这个价钱,2015年,这家公司Arm处理器的出货量达到150亿个,历史出货总量则超过1000亿个,世界上95%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都在采用Arm的架构。

如今,这家标准的长线战略标的,也成为了孙正义的兜售之物。他计划将其出售,或是在2023年甚至更早让Arm上市。

对Arm的出售,虽然金额注定巨大,却仍然不是真正的惊人之举。直到其真正开始抛售非卖品与成名作,才能看得出孙正义绝境求生的信念与迫切。

3月23日,软银披露了4.5万亿日元的筹资计划。其中2万亿日元将用于回购股票,其余资金用于偿还债务、购买公司债券、增加存款,预计将在未来4个季度内完成。在这个计划当中,软银最大的动作,就是疯狂抛售了占据孙正义投资生涯盈利80%的阿里巴巴股票。

凭借超越千倍的回报,软银在阿里巴巴的投资上获利超越千亿美元。孙正义多次强调绝不会出售阿里股票,然而计划抵不上变化,在业绩面前,孙正义只能选择食言,通过出售阿里股票期权,套现1.6万亿美元。除此之外,孙正义还通过出售部分T-Mobile股份获得2.4万亿日元资金,出售旗下电信子公司获得3千亿日元。

通过一系列变卖操作,孙正义终于成功地实现了收益套现,暂时解决了软银业绩亏损和财务投退平衡的困境。但出售资产带来的大部分都是一次性收入,如何让这些资金进行收益产出,如何让软银完成从绝地逢生到彻底翻盘的跃迁,乃至于如何再造一个新软银。

孙正义的豪赌本性,在这里再次显露。在一级市场折戟沉沙、铩羽而归的他,需要立即找到一张新赌桌,去把这把输惨了的牌打赢。

这时,正从疫情中走出大反弹行情的美股二级市场,纳入了孙正义的视野。

03 翻盘

2020年春天,正当美联储开始放水,大量的资金涌入美股市场的时候。一部分敏感的交易机构发现,市场上出现了一个情况不明的巨手买家,在不断吃进特斯拉、苹果、亚马逊、微软、奈飞等蓝筹科技股。

2020年6月11日,特斯拉(TSLA.US)市值超越丰田汽车(TM.US),成为全球市值第一的汽车上市企业。此后,特斯拉的股价涨速如同坐上了马斯克研发的猎鹰火箭,在60个交易日里成功实现翻倍。

根据高盛的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两周内,美国股票交易看涨期权的平均总名义价值每天为3,350亿美元,这是2017年至2019年滚动平均水平的三倍多。而这其中绝大部分资金流入了苹果、特斯拉、亚马逊等科技股。

随着时间推移,市场对于买家身份的猜测,逐渐明朗起来。9月4日,媒体传出知情者消息称,软银在一季度买入了将近40亿美元的亚马逊、特斯拉、微软等蓝筹科技股,还同时斥资约40亿美元,买入这些已有持仓的科技股以及其他科技股的看涨期权。此外,另有媒体称,软银的期权与名义价值500亿美元的股票挂钩。

对于媒体就以上消息的求证,软银的发言人拒绝发表评论。然而,却有财经博客提供了直接证据,在二季度软银新进的科技股名单中,包括了特斯拉、亚马逊、谷歌母公司Alphabet、英伟达、奈飞、Zoom、拼多多等。

没有豪赌,就没有新软银

该博客还称,软银的第四大股东——日本政府养老金正在间接买入特斯拉和苹果的深度OTM价外看涨期权。

没有豪赌,就没有新软银

事实上,这正是在孙正义操纵下,软银在美股二级市场进行的豪赌计划。在孙正义的计划中,软银将一面买进科技股,一面买进这些股票的看涨期权,在股价推高后,同时从股价上涨和期权溢价中获利。

众所周知,看涨期权是在合约到期前,以固定价格买入相应资产的权利。当投资者购买期权的时候,市场承担了他们的风险,而市场为了将风险敞口对冲掉,就会购买相应的衍生品和股票,这是因为做市商并不愿承担标的股票价格变动的风险,只愿赚取期权出售以及交易所产生的佣金。

这种套利模式,构成了软银做多科技股,在二级市场豪赌的核心机制。

通过大量购买看涨期权和正股,软银推动了标的公司股价上升。与此同时,做市商需要大量买入正股以对冲风险,这又进一步地促进了股价上涨。在股价上涨到一定程度时,软银可以将价格早已飙升的期权与股票脱手。这样一来,软银就可以从正股上涨和加杠杆期权中同时锁定获利。

理论上讲,任何一支股票都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做多获利,但作为谙熟于资本市场的资深大鳄,孙正义当然清楚什么样的上市公司更有利于进行这样的操作。它需要有故事、有题材炒作的想象空间、有众望所归的市场预期、有已经成型的上涨趋势、有对投资者的号召效应,当然,最好还要有足够大的权重,以便同步影响大盘氛围。

在这一点上,以特斯拉为代表的科技股,无疑是吻合度最高的标的。

如果仅从财务数据上看,特斯拉的销量只有丰田的3%,盈利能力更是只有丰田的5%。在产品质量上,特斯拉更是无法与早早采用了TNGA架构的丰田相比。但它的特点也很明显。作为历史上最好的超级销售员之一,天赋异禀的南非人马斯克在美国这一技术圣地,捡便宜般地坐享技术大成,成功地塑造了市场对于特斯拉的看法——这并非一家车企,而是一家在智能汽车概念下的科技企业。

同处科技、汽车两条赛道,特斯拉拿到的是市场的双重期望。在科技一端,特斯拉有具体的落地场景、有巨大市场预期;在汽车一端,有传统行业对技术的仰望,有科技集成和科技创新的预期。

这正是孙正义豪赌计划所需要的,他深知市场心理,知道投资者会如何衡量特斯拉的价值:特斯拉的上涨趋势已经形成;公司产品产销双增、导致财报预喜;一分为五的拆股计划让投资者进入门槛更低;与此同时,马斯克在其他领域不断释放的技术成果突破,这些助力因素的叠加,使得本就处于上涨轨道的特斯拉,只要再加力一推,就可以飙升飞起。

时间进入八月,市场的热情果然被点燃了,特斯拉开始了自己的起飞之路。在“CrazyAugust”中,市场见证了日均突破400亿,峰值566.7亿、换手率高达15.94%的疯狂交易量。

没有豪赌,就没有新软银

特斯拉宣布拆股后价格走势

作为另一个重要标的,苹果在8月全月里,有11天股价创收盘新高;9月1日当天,苹果市值超越2.3万亿美元,盘中,史上首次市值超越小盘股指罗素2000.

由于软银和跟风机构重磅加仓看涨期权,这为科技股与指数带来了强力提振。随着股价不断上涨,又需要更多股票进行对冲,这就形成了火上浇油的局面。当单只股票的看涨期权购买数量过于庞大时,便会出现“流动性相对欠缺”的情况。投资者由此开始买入标普500指数和纳斯达克100指数等“替代品”。而为了对冲,做市商也一直在买入这些基准股指的看涨期权。

这也使得纳斯达克指数因为权重科技股的飙升而一路走高。这一市场热情,以及软银对科技股衍生品的交易,已经让一些市场老手感到震惊,一位专注衍生品的美国对冲基金经理表示:在自己从业20年以来,这个规模的交易是我所见过最庞大的。

财报由巨亏转为巨盈,持仓标的股价飙升,看起来,孙正义的豪赌手笔,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了。然而,就在新软银即将浮出水面之时,

04 未知

杠杆交易的一个基本特性在于,放大收益的同时,也同步放大了风险与亏损。

在市场走高时,这种交易策略可以推波助澜让价格走到前所未有的高点,当市场走低时,这种对冲交易也会加剧整个市场的波动。而一旦大幅下跌开始,来自投资者的踩踏,与做市商的杠杆平仓就会加速这个过程。

2020年9月3日、4日,在两个交易日内,美国股市飙升至纪录高点的同时,也迎来了闪崩时刻,纳斯达克累积跌幅约10%,特斯拉等科技股领跌全市,其股价距离高点回调幅度达到近20%。

在媒体与普通分析师的口径中,纳斯达克与科技股的轰然崩塌,一方面来源于美国总统大选的担忧,另一方面也来自于公司实际基本面已经不足以支撑其价值,有大量的获利盘要回吐。

然而,对于这场小规模的股灾,市场上却有着另外一路传闻:来自华尔街的做市商与沽空机构,看准了期权在到期日的前一天进行砸盘,以更快的速度将对冲头寸进行平仓,其目标只有一个:打爆在期权市场疯狂加仓的软银。

在9月5日收盘后,标普道琼斯指数公司宣布,标普500新纳入三只股票并剔除三只股票。调整在9月21日美股开盘起生效,特斯拉并未在新纳入名单中。该消息的传出,使得特斯拉股价迅速再次下探6.29%。

根据一位了解软银近期期权交易活动的银行家称,美股的大幅回撤,让软银的浮盈蒙受了巨大损失,但他也做出预计,软银会继续买入行为。

这无疑符合孙正义的豪赌个性。在上个月的投资者会议中,孙正义提到,如果基金出现亏损,他会用自己的份额去弥补基金的损失。

显然,和二十年前相比,这还是那个孙正义,他爱冒险,要争取利润,他仍然是那个激进的冒险家。在一级市场输掉的,他要在二级市场拿回来。他会用自己的豪赌行径再造一个新软银。

资本市场的赌博自然无关黑白,但赌博也自然有赢有输。假如美股下跌持续更久、跌幅更大,软银就会因为继续买入策略而受到更大的伤害,股市就可能更急剧地下跌。

这一次,面对来自华尔街、面目尚不清晰的对手,面对美股岌岌可危的长牛顶点,孙正义能涉险过关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阿尔法工场研究院(ID:alpworks),作者:潘博文,日本通经授权发布。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阿尔法工场研究院(ID:alpworks)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日本通 资深作者
86040篇文章

作者简介

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