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日本通·2020-11-05 11:06:00·动漫
4.5万阅读
摘要:官方、平台和民间能否走出平衡共荣的道路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动画学术趴(ID:babblers),作者:彼方、Pel,日本通经授权发布。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汉化组)也明白,现在作品的质量已经不单单代表自己,而现在正版化正处于风口浪尖,也有许多读者对此并不理解。”

“今天,我们想分享一些‘正版漫画的那些事’。”

今年8月18日,知名漫画平台哔哩哔哩漫画(以下简称“B漫”)在国内漫画圈内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

据官方公布的消息,哔哩哔哩漫画上线至今,已与国内35家民间汉化组达成了合作。截止公告发布时,“这35家汉化组目前已经(爆肝)承接了多达166部正版日漫的汉化工作。”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除宣布这一消息,公告还简要地说明了B漫与汉化组合作的基本流程、其对汉化组的选择标准等信息,并在此基础附上了一些来自汉化组方面的反馈。

这段简短的的信息,迅速引起了业内人士以及国内漫画(尤其是日本漫画)读者的热烈讨论——“为爱发电”的民间汉化组由于版权等原因,长期以来一直处于法律的灰色地带,他们与漫画版权方、漫画平台的立场如同光与影,是天然对立的。双方这次合作,在很多人眼里,也是破天荒的头一次。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年初,某汉化网站站长因使用盗版盈利获刑3年,令许多人捏了把汗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汉化组、字幕组为自我规避风险打上的这句话,想必许多人都不陌生

“汉化组以后还会翻译未引进的、小众的作品吗?”

“假如一个组内一部分人翻译承包的作品并且有钱可以拿,一部分人依然靠爱发电,这样不平衡会出问题吧……”

“就汉化组那种松散的课后社团……变成工作之后可是得保证死线和工作量的,这还能正常发电吗?”

——网友留言

在众多网友的热烈讨论声中,更多的疑问也随之产生了——加入正版化行列之后,汉化组会有何种变化?对国内漫画生态又会有何种影响?

很显然,仅凭目前公布信息,是不足以全面地了解事件经纬、并回答这些问题的。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因此,学术趴联系到了其中的两家汉化组——软绵绵汉化组和自由汉化组的负责人,请他们就双方合作的细节以及他们对此次合作的看法,与我们进行了一次深度分享。从中,我们也就此了解到了事件背后更多的光与影。

  • Part1 硬币的两面

出于兴趣自发组建的民间汉化组,一直都是国内漫画生态中十分重要的一环。

在日本漫画引进困难的时代,汉化资源成为了不少漫画爱好者接触国外作品的唯一途径。汉化组的成员大多出于对于作品的喜爱,通过自行组织、演化的方式形成漫画的汉化组。他们的无私翻译,成为一整代漫画读者/创作者重要的精神养分。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21世纪前夕,海南摄影美术出版社为首的盗版漫画、“四拼一”等逐渐衰落,互联网兴起以来,是汉化组填补了国内漫画内容生态的空缺

这次采访的主角——软绵绵以及自由两家汉化组,就诞生在这样的环境之下。

软绵绵汉化组由组长奶啾的个人汉化发展而来,2014年成立于贴吧,其翻译的主要作品包括《黄金神威》《灵能百分百》《入间同学入魔了》等。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8月24日,B漫还与软绵绵合作推出视频,简要讲解了软绵绵“以读者的心态来做汉化”的理念,以及参与正版汉化的感受

自由汉化组则成立于2015年,他们因汉化《更衣人偶坠入爱河》《愚蠢天使与恶魔共舞》《宇崎酱想要玩耍》等作品而为人熟知。

虽然“非官方授权的资源共享”这一行为,让汉化组始终处于尴尬的“灰色地带”;但大部分汉化组秉承不盈利、不有意扩散的原则,默默为喜爱的作品为爱发电、传播漫画文化,也令其拥有了充分的群众基础,影响力与日俱增。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惊人的作品数量

截止目前,软绵绵从最初的个人汉化,逐渐发展为如今固定成员40~50人。而自由汉化组的成员数量则已经达到了惊人的100多人,是目前B漫公告当中已公开汉化组中数量最多、规模也最大的一个组。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在《宇崎酱想要玩耍》的评论区,可以看到自由汉化组的“认领”的评论受到了读者的强烈欢迎,并且被B漫官方置顶

前些年开始,国内平台开始引进日本漫画,正版汉化工作自然交由“正规”的版权方或平台的翻译负责。不过,民间汉化组的的自发翻译活动也并没有就此停止。

不同的翻译要求与风格、不同的资源获取来源、不同的更新速度……很自然地,读者也免不了将正版引进与民间汉化相对比。

在部分读者眼中,无直接利益相关的汉化组与正规商业平台行事方式的差距(无论是本身性质与外部限制造成的、还是自身经营策略导致的),往往被概括为“用爱发电汉化组vs唯利是图的商业平台”这种天然对立的关系。两者之间泾渭分明,就如同硬币的两面,似乎并没有什么交集。

但这种说法其实并不完全准确。事实上,不仅仅是像B漫这样的平台方,漫画的日本版权方也曾通过各种形式与汉化组进行过接触。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前段时间咩咩咩汉化组就曾与集英社达成合作意向,开始负责漫画《间谍过家家》的翻译

而B漫方面和汉化组的合作在公告发布前,事实上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以软绵绵为例,其最初与B漫方面接触的时间为2018年底,双方的合作已经持续了近2年的时间。

但话虽如此,在采访过程当中,我们发现其实各家汉化组参与官方制作的契机却并不都是相同的——

与不少外界声音的猜测不同,自由汉化组事实上是主动联络B漫与其进行合作的。

据自由汉化组透露,他们联络B漫,最重要的原因是出于“对作品的喜爱”、以及“听说正版的图源非常清晰”。因此,在看到本组代表作《古见同学有交流障碍》正版化后,他们就去尝试联系了B漫。而在得到了合作的机会之后,他们也“没怎么多想”,就开始了与B站的合作。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与之相反,对软绵绵来说,由于汉化本身就属于在未授权的状态下进行自发进行的翻译,他们原先则“压根没有想过能和正版搭上线”。

“我们群里有人表示收到自称B站的漫画负责人员想和我们谈《灵能百分百》的正版制作,完全是由B站漫画主动联系我们。对于能够与正版合作我们也是非常乐意的。”

2018年底,随着哔哩哔哩漫画正式上线,B漫向软绵绵发出了《灵能百分百》——这部软绵绵代表作的官方汉化邀请。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由于双方都存在着合作的意愿,最初的接洽也就很顺利。而随着合作的进一步推进,双方也就进入了一个核心的阶段——确认合作的基本方式。

  • Part2 “打包”

“具体流程的话,一开始我这基本就挑已经非常熟练的嵌字和翻译挨个去问。把质量做好才是关键,大家一开始也都第一次做合作版嘛,然后让他们了解一下官方版与民间版的差别,稍微开展了一段时间后,基本就没啥问题了。”

虽然正如他们的名字一般,汉化组的核心工作无疑是对其他语言的漫画作品进行汉化。但是从获取作品资源,到最终将汉化后的作品呈现到读者面前,民间汉化组的实际工作却远不止翻译。

通常来说,同一部作品会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制作团队:负责寻找资源的图源、负责文字翻译工作的翻译校对、把气泡文字涂白的填涂/嵌字修图、以及承担类似于漫画编辑的工作,负责把控整体质量的监制等等都是汉化组中不可或缺的成员。

而在实际的汉化过程当中,也不排除“组长委派新人练手/老人救火”或者“谁想做谁做”的情况,汉化组内部的“工作”状态往往相当灵活机动。

毫无疑问,汉化组的工作流程虽然是线性的,但分工也同样是非常复杂而细致的。

汉化组与B漫的合作形式,属于将作品进行整体外包——不仅仅是翻译,嵌字、修图等工种也会参与其中。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B站公布的合作流程

而据汉化组透露,双方的合作形式本身,也并不是以单部漫画的形式进行签约,而是“以整组为单位的长期合作”

“正版汉化属于外包形式,只会有部分人员自由参加,一个作品大概会有10~15人。当下没有正版任务在身的就等着新的任务来。”软绵绵汉化组告诉笔者。据了解,B漫方面会指派专人与汉化组的主要负责人(通常是组长)对接——这也是双方的最为主要的交流形式。

而既然从业余、自发的翻译活动转变为了长期的商业合作,参与的人选、承接作品的选择、薪酬标准等等,也就成为了绕不开的问题。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与官方合作时,成员是由我们的对接人去选择的,毕竟成品是作为商业性的成品,不能再是单纯的用爱发电,我们还需要考虑质量和时间,这些基本都由他来斟酌。”

在作品的承接和人员选择方面,汉化组拥有一定的自由选择权。具体做什么作品、谁来做,无论对汉化组整体还是组内的成员来说,都基于双向选择。

——具体来说,自由汉化组方面把判断的任务交给了主要负责人,负责人会在组员自愿的基础上将其拉入正版制作;而软绵绵方面则告知我们,他们承接的标准,仍是要“先确定足够的人员愿意做,才会承接该作品”;在自愿的基础上,如果组内出现了“抢手抢坑作品”,则会“采取轮流制作”的方式来推进。

而既然接了商单,那么谈钱讲价的环节自然也是不可避免的了。在本次采访当中,虽然受访的两家汉化组都未向我们提及具体的薪酬标准,但针对这个问题,虽然都是兼职所得,他们也从侧面表达了比较肯定的看法。

“具体就不透露了(笑)不过B站给的是最多的。”

“ 只要是正版就有制作酬劳,但每个平台的费用不太相同。B站相对弹性,会依照制作难度调整。其他版权方就是无论难度差距多大,都是一个价钱。”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自由汉化组《愚蠢天使与恶魔共舞》民汉/官汉对比

在议定了合作方式、解决了薪酬和人选的问题以后,B漫与汉化组的合作也算是走上了正轨。

但很显然,从业余汉化到承接商单,单是获得官方授权、取得自身喜爱作品的汉化制作权,只是所有事项中的第一步。

从业余到商业,从民间到专业,等待汉化组的挑战与变化还有很多。

  • Part3 变

本地化是漫画引进不可或缺的一环,平台方作为商业主体,自然要对作品的质量和时间都有所要求。

因此,平台方的整体工作态度相比民间汉化会更加严谨,也会对汉化组产生“绩效”和“死线”的要求——不同于出于兴趣自发组织的民间汉化,即便是圈内有名的大组,有些时候也是想“弃坑”就会“弃坑”。

参与制作正版后,“压力确实是比较大的,不过大家都有制作正版的自觉,所以反而会更谨慎、更不拖延。有时候正版汉化进度较紧迫时会导致非正版进度稍落后。不过在调整之后都能解决。”软绵绵汉化组告诉笔者。

而除了对待汉化工作的态度,或许最大的改变,就在于汉化组的翻译习惯了。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上:软绵绵民汉版本
下:软绵绵官汉版本
可以看出总体沿用了先前的翻译,主要区别在于繁体变简体、去掉了格子之间的吐槽、并把一些台词改得更好懂

正版作品不仅要服务读者,更要做到准确、规范。(实际上,如果被质检判定为不符合国家出版规范,出版社也需要承担相应责任)网络传播的平台漫画自然也不是例外,许多出版业中普遍适用的法规与标准,也很自然地应用在了汉化组承接的作品当中。

例如,在标点符号方面,民间汉化常常沿用日语里的小号省略号“…”、小号破折号“ー”和直角引号“「」”(日语里叫“钩括弧”)。

而按照2011年最新的国家《标点符号用法》,上述其实在国内都属于误用,应当被替换为长条的“……”“——”和双引号““””。

而在整体的语言风格方面上,像“呐...”这样的非常日语化的语气词不能使用,而“XX酱”和“XX桑”等称呼,则在翻译时也要有所克制。不仅不可以过度玩梗,出现脱离作品就无法理解的网络流行语也同样是不行的。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为了翻出日语里常见的语气助词ね,许多汉化组会对应使用汉字“呐”。如今,这个字已衍生为一种“二次元”文化符号,非常微妙

此外,软绵绵还向笔者特别提到,在为其他某些版权方制作官方汉化时,官方不允许灵活变更字体和字号。可能出现那种“框大字小、框小字大”的情况,让读者阅读体验不佳。这一点,让作为民间汉化出身的他们很不能理解。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上:软绵绵民汉版本
下:软绵绵官汉版本
改掉了“……什么的"这种日式表述,整体更加顺畅

上述的这些要求,在一定程度上也给原先无拘无束的汉化组带来一些棘手的“限制”。

不过同官方合作的好处也很明显,例如图片看得很清楚,不会出现字太小自己脑补的情况,甚至发现作者笔误/画错还可以通过平台方和版权方向日方直接反映。

笔者也找来了一些同时有民汉与官汉版本、且由同一组制作的漫画实际对比。笔者认为,在“准确还原原作、符合国内读者阅读习惯”这件事上,可以说,官汉版本的综合体验还是高于民汉版本的。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上:软绵绵民汉版本
下:软绵绵官汉版本
嵌字更美观合理,尽量不把一个词语分行断开,一些日语拟声词也做了对应汉化

除此此外,受访的两家汉化组还告诉了我们三个“作品以外”的遗憾——

首先,是关于小众作品的宣发

由于自己制作的漫画宣发权在B漫手里,汉化组会担心没有推送和广告的话,作品的热度会成问题——“有些小众但是很棒的漫画看着挺冷清的话还是挺微妙的。”

另一方面,事实上一个很多读者关注的问题,汉化组在身份变化的同时,其实也同样十分关心——关于连载。因为日方有时授权的是单行本版权,而非连载版权,由此导致无法及时更新的情况,也会给读者带来“占坑不填”“打压民汉”的误解。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譬如《欢迎来到实力至上主义的教室》简介上就标明“后续版权争取中”,无法与日本同步连载

最后,则是关于汉化组自身个性的展现。由于参与到了商业合作,软绵绵汉化组无法继续在漫画的内容后方加上其标志性的页内/页尾吐槽。

针对这一点,截止稿件发稿,目前B漫已在包括《入间同学入魔了》《失格纹的最强贤者~世界最强的贤者为了变得更强而转生了~在内的多部作品的尾页,加入了跳转至汉化组吐槽内容的跳转选项。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软绵绵汉化组在《入间同学入魔了》尾页的吐槽,通过评论区定制的链接跳转B站专栏实现

综上所述,不难发现,在与B漫合作之后,汉化组们在工作态度以及翻译的整体风格上,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但是与此同时,在我们的探访当中,我们也发现了许多即便经历了商业化过程,汉化组依旧保有的特质。

而这些特质,不但给他们带来了优势与动力,事实上在另一方面,也存在成为未来风险的可能。

  • Part4 “转正”,准备好了吗?

如上文中我们提到的,目前B漫与汉化组的合作,事实上是建立在其与汉化组整体签订委托协议的基础上的。

选择这种合作方式的便利是显而易见的——首先,这种方式在尽最大可能地保留、维护了汉化组原先的汉化人员配置以及流程,使其可以在未经大幅调整的状态下迅速投入汉化的工作。

对于B漫而言,与汉化组负责人直接对接、与整组签约的模式,不仅能吸引汉化组原先的粉丝,也无疑会省去很多的交流和沟通的成本。

事实上,B漫在合作的其他很多方面,也主张、强调了汉化组的整体性,甚至提供了一些商业方面的资源——例如,这体现在其与部分汉化组合作作品的尾页当中,事实上有时还会带有汉化组和B漫合作的广告与露出。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B漫作品尾页中的汉化组合作广告

而另一方面,B漫除了与汉化组进行约定的正版作品翻译合作之外,不会干涉汉化组其它任何事务——这使得汉化组这一组织在接触商业环境后,在形式上依旧得以存续。

以上的这些要素,无疑都是目前合作形式所带来的利好。就目前而言,这一合作模式的执行也较为顺利,许多汉化组与B漫方面已经达成了持续数月乃至数年的合作。

但是,目前双方这种不选择将汉化组打成“散兵游勇”、继而与个人签约的合作模式,事实上也势必是存在阴影的。

其中最核心的问题之一,可能就是由此带来的,汉化组的“自我身份认知”问题。

在受访的汉化组负责人看来,汉化组内部的工作节奏以及流程,在合作前后其实没有发生太多的变化——

“工作内容虽说是增多了,但其实就等于多接了新作品罢了,正版在有时间压力下会优先制作。有些出版社沟通上一两天会有回应,有些是完全不会有回应。”软绵绵汉化组向笔者表示。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自由汉化组《愚蠢天使与恶魔共舞》民汉/官汉对比

谈及组内氛围,自由汉化组表示其中也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不用“多虑”——群里的聊天内容天天除了吹水就是喊人组队开黑,真有与作品相关的要紧事,基本也都是直接与组长沟通,由组长负责统一管理。

而虽然接取商单与保持汉化组的心态未必是冲突的,但当遭遇了商业环境,落实到实际操作与规则的制定上,却也容易造成一些很明显的问题——就我们采访得到的信息而言,汉化组面临的最直接挑战,或许就在于汉化组内部规则的更新,发生了明显的迟滞。

目前,汉化组在合作中的定位与职责,与外包的专业翻译工作室,事实上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异:B漫与汉化组负责人联络、给到需求、接受翻译服务并提供稿酬。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譬如在国内游戏圈知名的“轻语工作室”,其前核心成员就有许多民间汉化组元老。2015年“众筹汉化”的成功让他们意识到团队商业化的可行性

正式成立公司后,轻语承担了《极乐迪斯科》《远星物语》等steam游戏的本地化工作。如今甚至还涉足游戏发行业务

一般来说,承接商业委托的翻译工作室,会与甲方提前制定好明确的责任协议,工作室内部与相应负责的员工之间,也有落实到具体工作内容的合同。

但这对自发组织翻译工作的汉化组而言,却并不相同——即便开始承接来自B漫的兼职商单,事实上它们也仍然保持了非商业组织的性质。管理层与组员之间,也并非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

更耐人寻味的一点是,身为民间组织的汉化组,在法律上是无法以公司法人的名义集体签约的;那么在合作过程中,个人协议与集体劳动的事实是否会有发生矛盾的可能呢?

而B漫目前对汉化组的管理,其实也是存在一定弹性的。

“没能如期交付的问题当然是有发生过的,不过B漫给我们的时间都挺宽松的,甚至有时候稍微慢了点也可以接受,但是组内肯定还是要罚的。至于处罚的具体措施嘛,就让他把一部分工资拿到群里发红包吧(笑)。”自由汉化组如此告诉我们。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在B漫随意找几篇漫画,会发现“同步更新”“卷更新”“定时更新”三种更新形式同时存在

即便涉及金钱交易,汉化组内部的运作模式总体上依旧沿袭了此前依赖管理层个人威信、相对松散的传统管理模式。

而软绵绵方面则表示,如果参与者真的不适合,则“最多就是换人”。

据了解,截止受访日,目前两家汉化组除了“民间版和合作版两个群分开”之外,并未在组织架构或组内规则上进行更新,也就没有设立与商业合约相应的监督、惩罚机制。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B漫评论区下方,汉化组与读者保持着亲切的关系

在组内,管理层负责决定汉化成员、监督所有合作汉化、把控最终质量,与B漫交流的任务,乃至合同相应的职责监督、履行,事实上也是由他(们)负责。

“规范肯定要慢慢完善,光靠口头约束难以服人,但是要达到那种'让人甘愿受罚'的境界,那还是比较难的,所以指定规则的前后还是会参考一下别人的意见。”

对此,自由汉化组也表达了改善的意愿,而软绵绵汉化组方面则暂无计划,“(我们)并沒有打算新增规范…基本上我们都会是以兴趣为本位进行活动。”

笔者无意质疑汉化组成员之间的信任关系以及各组成员对待商业委托的认真态度,也充分相信目前这一套模式能够持续数月乃至数年,必定有其相应的内部逻辑,也离不开双方的共同努力。

但无论是对于作为甲方的B漫,抑或是与之签约的汉化组负责人,目前的合作方式仍是存在一定结构性风险的。如若出现汉化组内部出现难以调和的矛盾,不仅商单本身的进度会受到影响,责任的落实也将变得很困难。

  • 结语

此次B漫与汉化组发布的合作宣言,无异于平地起惊雷,在诸多方面都打破了原先漫画引进的常规。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它也无疑打开了双方合作的大门。

在采访的最后,谈及未来,两家汉化组都表示有意愿与B漫继续此前的合作——

“版权的普及本身是个趋势,汉化组本处于比较尴尬的位置,如今官方愿意开启合作的大门,其实也就给予了汉化组正当性。"

野生漫画汉化组变身平台「正规军」,这是一件好事吗?

如何防止民汉作品被“讲漫up主”“资源卖家”盯上,是许多汉化组先前头疼的问题
上图所示,是自由汉化组制作的《宇崎酱想要玩耍》民汉&官方尾页,从汉化组单方面的警告“求求你们做个人”(左),到能正大光明地打上版权声明(右)
这对初衷只是分享热爱事物的汉化组来说,也是一种进步吧

在软绵绵汉化组看来,对于热诚付出、有时因现实原因难以为继的汉化组成员而言,与官方的合作,在某种程度上也是给了这些燃烧梦想、热诚的人一条可能的道路。

而自由汉化组的负责人则表示,目前组里仍将官方、民间“双手抓”,毕竟目前的收入对于大学生而言或许较为可观,但“将官方合作的途径当成可靠的饭碗还是比较困难。”

他们也明白,现在作品的质量已经不单单代表自己,而现在正版化正处于风口浪尖,也有许多读者对此并不理解。

“可以的话,当然是希望官方、平台和民间能有条平衡共荣的道路。”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动画学术趴(ID:babblers),作者:彼方、Pel,日本通经授权发布。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动画学术趴(ID:babblers)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日本通 资深作者
86075篇文章

作者简介

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