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这群日本女性亲手印证,天使真的来过这世界

日活·2020-12-30 13:06:00·文化
5万阅读
摘要:真希望,有一天,她们无用武之地。

作者:易述

天上的一颗星星,悄无声息的降落在某处房间,点亮母亲的怀抱。带着爱与希望,小星星一天天发育成长。

每一个妈妈都坚定的相信,孩子并不是自出生那一刻,发出了啼哭,才拥有生命的。孩子的生命,是自天地和合那一刻开始的。

张国荣曾在自己的演唱会上,当着众人的面,开他母亲的玩笑,“那一晚,您和爸爸一定很开心,才会把我生的这么靓!”

在中国的很多地方,父母跟人说起孩子的年龄,总会比身份证上大一岁,也是同样的理由。

尽管我们都懂得“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的道理,尽管我们都理解女性为孕育生命付出不可想象的代价,然而,只有母亲本人,才能够最深刻最真切的理解一个生命是如何在自己的身体内萌芽、孕育、生长的过程。

就在半个世纪前,生孩子,还是拿生命下注的冒险行为。尽管今天的医疗条件,可以帮助规避新生儿患有遗传疾病的可能,同时减少产妇在生产时被感染的风险,但是世界卫生组织提供的数字,依然令人心疼。以2017年为例,全球有250万名儿童死于出生后的第一个月,而每一天,约有7000名新生儿死亡。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身边,有遗憾在不断上演。

这群日本女性亲手印证,天使真的来过这世界

在日本,有千里迢迢去恐山去祭拜夭折婴儿的母亲,在茨城县大杉神社有所谓“水子供养”。“水子”,日语中,指的是夭折和流产的婴儿,源于日本神话传说中的一位神祗——水蛭子。

日本人相信,孩子在7岁之前并不属于父母,不属于人间。7岁前的孩子还是神的孩子,如果孩子没能活到7岁,那就是神带他来这个世界游历一圈,又把他带走了。

两年前,原田惠里香在佐贺县的一家医院生下一个孩子。很不幸,孩子一出生就死了。这是她的第一胎,是个女孩,她本来想叫她“nikona”。

在佐贺县,每年约有150名婴儿夭折,原田绘里香动员这些遭遇了相似的悲伤的妈妈们,自发的组成了一个小团队,名字就叫“微笑nikona之会”。

她们选择或温馨或可爱的布料,一针一线,倾注心血,悉心缝制特殊尺寸的婴儿服装,在第一时间为那些痛失宝贝的母亲送去支持和慰问。来自拥有共同经历的妈妈们的无声关怀,胜过了千言万语。

日本人的一生中,通常会与三种宗教产生交集,神道教负责出生,基督教负责婚礼,佛教负责死亡。佛教相信彼岸的存在,当人去世时,要给他或她穿戴整齐,干干净净的送往另一个世界,然后,等待下一次的轮回。

这群日本女性亲手印证,天使真的来过这世界

而市面上能够买到的婴儿衣服,最小尺码也要50厘米,逝去的孩子,在肥大的衣服里缩成一团,愈发显得弱小、可怜。那些痛失宝贝的母亲的痛,原田惠里香自己也亲身体会过。

“微笑nikona之会”提供了8厘米、10厘米、20厘米和30厘米四种身长的尺码,让那些不能陪伴在母亲身边的孩子,也能完整的离开。

最初,这项活动只在曾有痛苦经历的母亲中悄然进行,她们每两个月集会一次,地点选在佐贺县市民会馆,一边做手工,一边分担着彼此的伤心,相互鼓励着走出阴影。

后来,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这个队伍中,佐贺县附近的福冈、熊本、大分等县都有热心妈妈加入。佐贺县小城市一所职业高中十来位学习服装设计的学生,也将给夭折或流产婴儿做服装选定为她们的毕业设计作业。

有多少小女孩,是在给洋娃娃打针的时候,默默埋下了将来成为医生的愿望;又有多少人,意识到,最初拿着塑料模型玩过家家的时候,家和责任,就已经被深深地写进心里。像是手工课练习一般的毕业设计作业,这些即将成人的少年,没有人把它当游戏。她们感同身受的体谅妈妈们的艰辛,以及生命的重量。

如今,“微笑nikona之会”的队伍已经吸纳了50多名成员。她们把做好的衣服寄往日本各地,温暖过200多位痛失宝贝的妈妈的心。

真希望,有一天,她们手工制作的特殊婴儿服装,会无用武之地。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日活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