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日本的年收超千万者反而不幸福?

日本新华侨报·2021-01-05 09:05:00·社会
5.6万阅读
摘要:除了疫情的冲击,还有哪些因素成为压垮高收入人群的“稻草”呢?

作者:王雪

如今,在日本,年收入税前达到1000万日元(约合63万人民币)的人,常常被称为是“人生赢家”。比如,驾驶飞机的副机长,在25岁以后就可以轻松地年收突破千万日元。如果是机长的话,年收甚至可以拿到2000万日元(约合126万人民币)。还有,中小企业的老板、大企业的高层、那些外资以及咨询行业的精英、律师、税务精算师等等,在30岁左右也都可以稳稳拿到超过千万日元的收入。不过,不可忽视的数字是:像这样个人工资年收超过千万日元的,只占日本工薪阶层的5%;如果是以家庭为单位,夫妻双方都工作的情况下,年收入1000万日元的也只占工薪阶层的12.2%。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近年来,由于日本的国家增税和社会保障制度的改革,即使收入达到了很高的水平,生活并不会因此变得更加美好。尤其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以往各大有高收入的企业,纷纷削减员工的年终奖金,减少支付加班费,处在严峻事态的航空业甚至取消了本年度的员工奖金,并裁员30%。这使得日本很多家庭临近“破产”状态。那么,除了疫情的冲击,还有哪些因素成为压垮高收入人群的“稻草”呢?

日本的年收超千万者反而不幸福?

我们举例一位40岁男性A先生,他的年收入在税前正好是1000万日元。他需要抚养自己的家庭主妇太太,还有2个在上小学的孩子。在用于日常开销之前,用于他个人和家人的健康保险、就业保险和福利年金保险的社会保险费通常约为年收入的15%, 再扣除所得税和居住税后,他实得年收约为733万日元(约合46万人民币)。如果将其转换为月薪的的话,约为61万日元(约合3.8万人民币)。这要比原先1000万日元除以12个月的83多万日元(约合5.3万人民币)差了不少。

可对于A先生和他的家人来说,还要真正要面对以下的“陷阱”。

第一,是躲不掉的“增税”制度。日本采用的是“累进税”的制度,其中收入越高,税率越高。当年收入接近1000万日元时,税收负担将变得沉重,在某些情况下,将无法获得有关津贴和政府补助。根据日本国税厅的资料,日本只有9.8%的人年收入超过800万日元,但其税额为6,923.30亿日元,已占税金总额的65.6%。

回顾日本的“增税”历史,税前1000万日元情况下,在2002年时,扣除各种税金后到手有800万日元,之后税金比率逐年上涨,如今税后仅为720万日元,18年间整整减少了74万日元(约合4.8万人民币)。

日本的年收超千万者反而不幸福?

第二,日本日益高涨的房产价格。相对于中国国内一线城市的房价,日本同等位置的房价显得物超所值。其实,在过去的5年内,东京及周边或是大阪、京都、神户等大城市,不管是新房还是二手房的价格都在持续上升,这对于经历过房产泡沫之痛后“买房是用来住”的日本人来说,既想选择满意的房屋也得有合适的预算,可谓是“难上加难”。

第三,如“无底洞”般的子女教育费。日本作为少子化严重的国家,其背后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教育费负担。对于日本夫妇来说,考虑到教育费的支出,什么时候生孩子,生几个孩子都要经过“严密计算”。稍有不慎,轻者是紧巴巴的过日子,重者甚至是会“家庭破产”。

虽然日本社会在各方面保障制度较为完善,但今年12月,日本联合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推出免除年收入超过1200万日元(约75万元人民币)家庭的儿童补贴。儿童补贴从0岁开始每月发放到初中毕业,合计每个孩子可得到补贴金213万日元(约合13.5万元人民币)。但对高收入家庭来说,从此补贴金与他们“无缘”。

日本的年收超千万者反而不幸福?

通过文科省的资料等看看日本孩子的学费,一个孩子从幼儿园开始直到大学毕业,如果全上公立学校的话,需要交纳学费2113万日元(约合130万元人民币),私立学校的学费更高达到3000万日元(约合200万元人民币)。除此之外,为了增强孩子的竞争力,从小学到高中阶段都需要上各种课业的补习班还有兴趣班,这部分的费用平均每年在70万日元(约合5万多元人民币)。

这样看来,辛辛苦苦工作一辈子的日本人,到头来没有给自己留下什么。高收入,并不等于生活质量的提高。现如今,日本的养老制度也无法再为他们提供足够的保证,没有足够的储蓄是不敢老去的。

“年收入越高,就会越幸福……”这在日本已经常成为一个美丽的幻想。 (本文作者系日本高崎经济大学讲师)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日本新华侨报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