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日本通·2021-03-31 13:02:00·文化
5.3万阅读
摘要:“满分的导演,零分的爸爸。”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哔哩哔哩(ID:bilibiliwx),作者:格调,编辑:Raku,日本通经授权发布。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满分的导演,零分的爸爸。”

全世界都在夸宫崎骏的时候,只有他的儿子在背地里骂他“死老爹”。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宫崎吾朗,众人口中的“宫崎骏的儿子”,也是个动画导演,也在吉卜力打卡上班。

处女作《地海战记》豆瓣6.2。制作期间宫崎骏多次向高层要求撤换他的职位。

第二作《虞美人盛开的山坡 》豆瓣8.0。宫崎骏给他的建议是“别做了”。

当有人向吾朗打探起他的父亲时,他给出的回答是——

“他是个满分的导演,却是个零分的爸爸”。

■ “满分的导演”

对于父亲的才华,吾朗从未否认过。

当年在筹备《虞美人盛开的山坡》时,吾朗遇到一个很大的困难:女主角松崎海的人物设定不够亮眼,导致整部电影缺乏生命的活力。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吾朗笔下的海的辫子是垂垂的,眼睛也不大。

情况一度糟糕到制片人铃木敏夫看了都无奈摇头,表示这样子还不足以上映。

宫崎骏的评价则更加不留情面:“相当糟糕”、“没有灵魂”。

嘴上虽然厉害,但几天后,吾朗发现父亲在工作室里留下了一张视觉图。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宫崎骏画下的视觉图中,身着水手服的海,手提一个皮箱,正快步走着。她的两条辫子轻盈地飘起,迈着大步跨过大桥。

看到图片的两位吉卜力员工都不约而同地发出感叹:“好棒,女主角海看起来不一样了。”

就凭这张图,整部电影的主基调有了。

在正式上映的版本中,我们看到海的辫子跟着奔跑的节奏跳跃着,眼睛也变得大而有神,《虞美人盛开的山坡》因此一下子变得明快起来。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这种“神来一笔”的轶事在宫崎骏身上还发生过很多次。

在创作《悬崖上的金鱼姬》时,一幅描绘波妞奔入宗介怀里的原画被他单独揪了出来。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这是电影中波妞和宗介重逢的场景,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幕,但宫崎骏感觉这幅画没能展现出波妞见到宗介时的强烈感情。

“波妞拥抱宗介的时候,脚趾要大大地张开,衣服的下摆要被挤得皱起来,这才能看出,她在用尽全身力气去拥抱宗介。”

在这之前,没人考虑过脚趾张开的幅度这种细节。

但在宫崎骏亲自重新画完后,所有人都服气了。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波妞再见宗介时的那种无法抑制的喜悦快要冲出屏幕了。

“我是电影的奴隶。”宫崎骏如此自我评价。

但工作之余,他也有可爱的一面。

他会在工作间隙带着全体同事在原稿的大山之中做起体操。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会陪邻里的小朋友们玩耍。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每天早晨,他还会和助手一起将一把长椅搬到工作室楼下,并摆放上“请随意坐下”的标牌,以便周边的居民来这里歇脚小憩。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而在平日里,即便没什么事,宫崎骏也会时常来工作室,并不时地跟作画中的工作人员搭话:“这个太粗糙了”“这里可以多画一些植物呀”。

但只有吾朗的工位,他总是刻意地避开。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这两个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 “零分的爸爸”

据说,吾朗出生时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爸爸”。

在小吾朗模糊的童年记忆中,宫崎骏是位称职的好父亲。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宫崎骏(左)和年幼的吾朗(右)

他像父亲一样,从小就喜欢画画,于是宫崎骏就每天悉心教儿子画画。

这段时间,他为年幼的吾朗画下了许多饱含爱意的素描,一直完整地保存到现在。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宫崎骏为儿子画的素描

为了逗儿子开心,宫崎骏还特意为五岁的吾朗创作了一部叫做《熊猫家族》的动画。

动画中的车站是照着宫崎家附近的车站画的,故事的结尾则是熊猫爸爸下班回家的场景。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熊猫家族》截图

但在五岁过后,吾朗突然发现:爸爸消失了。

那时,宫崎骏的动画事业正进入上升轨道,为此他不得不四处奔走,很多时候回到家时天都亮了。

吾朗读小学时,宫崎骏某天想去学校看望他,可走进校门才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想不起儿子就读于几年几班......

那段时间,宫崎家变成母子二人相依为伴,吾朗至今仍记忆犹新。

“父亲总说一起去投球吧,带我出去玩什么的。他其实不用说这些,只要能多陪陪我就好了。”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而在儿子童年的缺席也一直让宫崎骏愧疚难安。

在创作《悬崖上的金鱼姬》时,他把男主角宗介画成了自己记忆中吾朗五岁时的样子。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悬崖上的金鱼姬》男主角宗介

宗介的父亲耕一总是在海上航行,甚少陪伴家人。就像是那时为了动画事业而忽视了家人的自己。

“我欠那孩子一个道歉。”他轻声承认。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在父亲消失的那些年,吾朗是靠着父亲创作的动画来填补内心的空白的。

从宫崎骏初次执导的系列动画《未来少年柯南》,再到电影处女座《鲁邦三世:卡里奥斯特罗城》,父亲的每部作品吾朗都看得烂熟于心。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未来少年柯南》是宫崎骏初次执导的系列动画片

高中时,吾朗鼓起勇气告诉妈妈,自己也想像父亲那样走进动画世界。

妈妈却劝他打消这个念头:“这是一个需要才能的残酷的世界。”

适逢宫崎骏以《风之谷》一举成名,吾朗一下子成了路人口中的“宫崎骏的儿子”。对于这个头衔的厌恶也一并驱使着他远离父亲的职业道路。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最终,他成了一名建筑设计师。

但他和动画的缘分没有就此中断。

2003年,吾朗被吉卜力邀请去设计一个美术馆。

在一次企划会上,吾朗偶然透露自己是《地海战记》原作的忠实读者,一聊起这个作品就眉飞色舞,在一旁聆听的制作人铃木敏夫当场脱口而出:“要不你来做导演试试?”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地海战记》剧照

对于执导动画吾朗显然毫无经验,但铃木的话在他的心中撩起了一丝波澜。

“就赌这一次。”

可宫崎骏并不同意。

“导演不是你想做就能做的,你确定做好觉悟了吗?”这是他对儿子说的原话。

他先是召开了家庭会议来商讨此事,又向铃木敏夫提出将吾朗的导演职位撤换,甚至远赴美国告诉原作者娥苏拉·勒瑰恩吾朗无法胜任,却依然无法动摇吾朗逐渐凝固的决心。

因为这件事,父子二人一度陷入了冷战,互不理睬。

首映那天,宫崎骏在观众席看到一半就起身离场了。

“人不该就自己的个人感情制作动画。”说完他点了根香烟。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地海战记》最终拿下了日本当年的票房冠军,却在口碑方面遭遇了滑铁卢。

从《周刊朝日》到《文艺春秋》,诸多日本权威媒体给出了一致差评,《电影艺术》杂志甚至直接将其评为年度最烂电影第一名。

在威尼斯影展上,人们批评《地海战记》“风格单调、画面缺乏创造性”,并且“远不如父亲”,言辞激烈到宫崎骏一度以为吾朗会彻底放弃做动画导演的念头。

但他没有。

事后他解释,自己当时已经到了一个进退维谷的位置,没法放弃了。

他必须再一次证明自己。

听到儿子的决定后宫崎骏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叮嘱:“既然都拍过一次成品就已经是动画导演了,对动画导演来说,第二部作品就是要看成果。”

吾朗心里很清楚,要是这次再失败,就没有以后了。

■ 父与子的战争

《虞美人盛开的山坡》的创作是一个吾朗竭力避开父亲影响的过程。

他会故意把东西在宫崎骏面前藏起来,因为“给他看了就得被说,为了坚定自己的信心,我必须独自做下去”。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吾朗用白板把分镜盖住

在看到父亲走开后,他才会把画好的分镜和脚本拿出来和工作室的大家一起讨论。

但身为父亲的宫崎骏始终对此忧心忡忡,有一次忍不住主动向他提出看分镜,还被拒绝了。

“我知道自己画得不好,但依他的葫芦画瓢什么的,总让我感到不爽。”吾朗事后解释,“虽然那样就轻松多了,但我不甘心。”

而离开工作室的宫崎骏则是一嘴的不满:“画得太幼稚了,这样的世界观根本还不完善。”

就像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父亲的不认可和儿子的不服气在互相角力。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这种僵持的局面在几个月后被制作人铃木敏夫的几句话打破了。

看完吾朗独立完成的分镜后,铃木敏夫直白地表示:目前这个样子还不足以上映。

这时,憋着一股劲努力了许久的吾朗终于忍不住了。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吾朗捂住脸哭泣

儿子受挫的消息很快传到了父亲耳中。

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去找铃木:“实在不行我来做?”

被否决后,他一个人坐在工作室里,一边看着吾朗的画一边喃喃自语:“真愁人。”

他想要动手去帮儿子做,但又知道吾朗的自尊心绝对不会允许,焦虑之中他走上了工作室的天台,一边眺望着远方一边不停地叹气。

“执导动画非儿戏,导演要做的,是将自己一次次逼到极限,才能做出完美的作品。”

“不行啊。吾朗还是不做导演的好,别做了,不适合他。想做和能做是两码事。”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辗转反侧几天后,那幅凝聚了父亲良苦用心的视觉图出现在了吾朗的工作室里。

吾朗很快按照那幅视觉图开始了修改,得知后宫崎骏的反应很淡然:“我可没打算插手。只是给了一点灵感。”

2011年,《虞美人盛开的山坡》的试映会如约而至。

这一次,坐席上的宫崎骏看得百感交集。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走出影院时,他的脚步异常轻快,还托记者带给儿子一句话:“再稍微给我点压力看看?”

然后,措不及防地咧嘴笑了。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那一年,《虞美人盛开的山坡》拿下了日本国产电影部门票房冠军,口碑也得到了回升,甚至被日本电影学院奖提名为最佳动画作品。

许多资深动画人跑来跟宫崎骏说,吾朗真的成长了,这一次的人物描绘要比《地海战记》时强了很多。

宫崎骏听到后只是淡淡地说:“成长了就好。”然后长长地吁了口气。


如今,宫崎骏已年近耄耋。

他在筹备或许是他人生中最后的长篇动画电影《你想要活出怎么样的人生》。

我的爸爸是宫崎骏

《你想要活出怎么样的人生》改编自小说家吉野源三郎1937年发表的同名小说

由于年事已高,宫崎骏的创作节奏早已不比当年,每工作一会儿就需要按摩来疏解肌肉的疲劳。

铃木敏夫似乎也明白,这或许是宫崎骏的最后一次大手笔,于是给予了他大量的时间和资源。

而吾朗也已经54岁了。他对于父亲的看法也随着年岁渐长慢慢发生了变化。

他发现自己越来越能理解那个“零分的爸爸”了。

此前,日网上举办了一次“谁是宫崎骏接班人”的公众投票,吾朗以高票排在第一。

但他丝毫不为所动。

“他太厉害了,我可能永远都追不上他了。”

而曾经对父亲在童年缺席的耿耿于怀,现在也释然了。

因为在成为动画导演后他终于明白,对于当年的父亲来说,动画创作就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是必须全身心去投入与追求的。

“这就是父亲的生存之道,必须不停地奋勇前进。”

素材来源:纪录片《宫崎骏:十年一梦》、《不了神话:宫崎骏》以及宫崎骏早期作品《阿尔卑斯山的少女》、《三千里寻母记》等。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哔哩哔哩(ID:bilibiliwx),作者:格调,编辑:Raku,日本通经授权发布。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哔哩哔哩(ID:bilibiliwx)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日本通 资深作者
86220篇文章

作者简介

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