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在这里,没有年轻人考公了

日本通·2023-12-09 09:00:00·社会
10万+阅读
摘要:如果给公务员祛魅,抛开它特殊的职业荣誉光环,当它只是一份工作时,有多少年轻人还会选择这份职业?

本文经授权转自公众号:南风窗(ID:SouthReviews),作者 | 贺一

在这里,没有年轻人考公了

如果给公务员祛魅,抛开它特殊的职业荣誉光环,当它只是一份工作时,有多少年轻人还会选择这份职业?

这几年,关于国内应届毕业生不断涌入考公赛道的新闻铺天盖地,人们好像习惯了“公务员就应该是个受欢迎职业”的叙事。然而,在和我们隔海相望的邻国,年轻人正逐渐远离这一职业。

在这里,没有年轻人考公了

《新哥斯拉》剧照

据日本人事院的公开数据,十年来,报考国家公务员综合岗位的人数,减少了近一半。报考人数从2012年的2.3万人,到今年已骤降至1.4万人。

在这一背景下,日本政府试图通过涨薪和“一周三休”的方式,挽留住这些新鲜血液。

但是,在日本,稳定的工作保障,更高的平均薪资,对公务员来说,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优势。年轻人们可以在一种相对轻松的就业环境中,去谈论工作带给自己的价值感,或是在更广泛的职业空间内选择“躺平”。

作为“社畜”一词的发源地,日本从来不乏对企业职场文化的批评和审视,日本人对“黑心公司”也深恶痛绝,但即便如此,年轻人也没有退而考公的打算。公务员的吸引力,为什么变得这么低?

在这里,没有年轻人考公了

远离“铁饭碗”

8月7日,日本人事院(The National Personnel Authority,NPA)向国会和内阁提议:给公务员加薪。一般职位公务员的月薪平均提高0.96%,即3869日元(约为人民币194元),这是26年来的最高增幅。

此外,它还建议实施“更加慷慨”的加薪举措:无论职位如何,奖金都应该增加至4.5个月的薪水;尤其是重点提高年轻公务员的薪水,将高中毕业生的起薪提高1.2万日元(约为人民币603元),大学毕业生的起薪提高1.1万日元(约为人民币552元)。

在这里,没有年轻人考公了

8月7日,日本人事院在首相官邸向岸田递交了修改本财年国家公务员工资的建议/图源:日经中文网

最后,人事院还建议修改法律,从2025年4月起,实行每周工作四天。目前,“四天工作制”仅限于有义务照顾孩子或有看护需求的员工。

人事院之所以煞费苦心,自然是为了吸引、留住年轻人。

一个现实是:越来越多的毕业生,特别是名牌大学生,不愿考公了,更不用说靠公务员来实现职业理想和野心。

据日本人事院的公开数据,十年来,报考国家公务员综合岗位的人数,减少了近一半。东京大学曾被誉为“公务员摇篮”,但在2022年,东大只有217名学生考上公务员,创造了1998年有统计以来的最低纪录。

与此同时,公务员们也在明确传递一个信号:“别来,快逃”!

选择逃离“围城”的公务员也越来越多。根据公益网站走进日本(nippon.com)2022年发布的数据,2013年至2017年间,做不到10年就离职的公务员,每年不到100人。然而,在2018年,离职人数上升至116,2019年进一步攀升至139。

今年6月,日本人事院发布2022财年年度报告(也被称为“公务员白皮书”),其中一项调查,是国家公务员和私营公司雇员的工作意识。只有25.8%的国家公务员,愿意“向亲密的朋友或熟人推荐目前的工作”。

在这里,没有年轻人考公了

《七号公务员》剧照

相反,在雇佣300人或以上的私营公司中,情况就大不一样了,有36.5%至40.9%的员工,愿意推荐自己的工作。

这或许有些让人费解,毕竟在日本做公务员,待遇不低,福利还不错,还有一定的社会地位。按理说,这应该是个不错的就业选择。

国家公务员考试录取信息网站对日本公务员进行了透明的工资公示。刚入职的大学生公务员,平均薪资约为24.3万日元(约为人民币12100元),这比日本大学毕业生平均起薪(20.6万日元)高出不少。

更何况,与一般职业相比,日本公务员也享受着较好的福利制度,可以拿到住房津贴、家属津贴、通勤津贴、离家津贴、职务津贴等多项补贴。随着服务年限的增加,奖金也会稳步增长。

那到底是什么阻碍了日本年轻人进入体制内的步伐呢?

在这里,没有年轻人考公了

“996”是福报

对于很多日本年轻人来说,是否选择成为公务员,和拿多少钱关系不大,关乎的是有没有命花掉它。

作为日本政府部门集中地的霞关,被公务员们称为“黑色霞关”,在这里,加班是常态。即便夜色已深,人们仍可以看到排着长队等待公务员下班的出租车,以及灯火通明的政府大楼。

在这里,没有年轻人考公了

日本的行政中枢霞关

根据2020年日本内阁人事局对5万名国家公务员的工作调查,在超过20岁的公务员中,每月加班时间超过80小时的占30%;其中,每月超过100小时的员工就逾三千人。

日本社会界定的“过劳死警戒线”,是发病前1个月加班超过100个小时。

在这种畸形的工作环境下,很多公务员不得不牺牲自己的生活,甚至是付出生命的代价。

在NHK的走访中,有做公务员的丈夫在凌晨4点47分才有时间回复几小时前妻子发来的短信,并表示已经在打车回家了;有的因为处理500封邮件,在晚上十点多才吃上第一份正餐——便利店的意大利面;也有抱着一腔热血进入体制的年轻人,因为扛不住长期超额加班的压力,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只留下了一封写有“我是不孝的儿子,真的很抱歉”的遗书。

在这里,没有年轻人考公了

《重启人生》剧照

然而,在日本,国家公务员并不适用于《劳动基准法》,因此不受“加班时长规定”的保护。虽然日本人事院有出台过相关规定,但并不具备法律效力。

较强的公共服务动机,确实是很多年轻人选择成为公务员的重要原因。日本官僚意识调查研究会2019年发布一项报告,有97.6%的公务员表示,“为公共利益做出贡献对自己来说很重要”,但现实早就变了味——加班问题,打破了公务员这一职业的光环和神圣性。

在过去,成为公务员是令人艳羡的,也是受人尊重的职业,然而,随着日本公务员改革与日本官僚丑闻频发,这一职业也被拉下“神坛”。

关于官员被私人利益相关者宴请、官员被指控性骚扰、工作失误等新闻,层出不穷,这也降低了人们对公务员群体的期待和评价。

据《朝日新闻》报道,许多学生表示,层出不穷的官僚丑闻“降低了公务员在我心中的形象”,以及自己不太相信能“通过成为一名官僚来赢得人们的尊重。”

在这里,没有年轻人考公了

被嫌弃的公务员

“在日本没人想当公务员”这件事,看似奇怪,但如果从日本整体劳动市场来看,也显得稀松平常了。一是因为在日本,不只有公务员缺人,二是因为在日本,公务员真的只是一份“平平无奇”的工作。

日本出生率多年来呈下降趋势,社会人口老龄化严重。日本的就业率显示,未来20年劳动力将减少五分之一。2019年4月,为了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日本甚至开始实施一项新的签证计划,以吸引更多的外国人来日本工作。

在这里,没有年轻人考公了

《何者》剧照

据全球统计数据库Statista最新数据,日本2023年3月毕业大学生所面对的企业求人倍率(岗位需求与求职人数的比率)是1.58。这一比例在2019年后首次上升。这个数字表明,每100个毕业生,可选择158个空缺职位。这对求职者是个好消息,一方面,他们可以相对轻松地获得多个Offer,另一方面,他们也在劳资谈判中享有更大的话语权。

当然,对于招聘方来说,问题就有点令人头疼了。

在全球化人才服务提供商Globalization Partners为外商提供的在日招聘指南中,直白地点出了这一“残酷”的现实——与你在本国可能习惯的做法相比,在日本招人的主要区别在于,你要把你的业务“兜售”给你感兴趣的申请人,而不是期望他们把自己卖给你。

根据日本银行2023年4月的报告,在对2015年至2022年的在线招聘大数据(约580万个样本)分析后发现,在劳动力市场趋紧的情况下,日本企业会普遍通过提高工资以留住劳动力,因为他们很容易跳槽到其他提供高薪工作的企业。

据日本最大的工会联合会Rengo的最新统计,今年春季日本主要工会和员工在谈判中同意加薪3.58%。

与此同时,根据日本最大经济团体“经团连”公布的2023年春季劳资谈判的最终统计结果,在大企业,包括定期加薪与上调基本工资在内的合计加薪率已达到3.99%,比2022年的实际情况高出1.72%。其中,平均加薪幅度上升了5800日元(约合人民币293元),达到13362日元,这大约是近30年来的最高水平。

由此可见,日本人事院在今年提议的涨薪幅度,并没有多少诱惑力。更别说,这一相关提议还未真正实施,而且来得勉强。

日本人事院院长川本裕子表示,“民间已大幅提高工资”,如果政府再不提高公务员的月薪和奖金,很难留住优秀人才。

在这里,没有年轻人考公了

《何者》剧照

与此同时,日本式雇佣体系也“独树一帜”。有日本学者将日本式雇佣制度定义为 “一种以长期生活保障和技能发展为目标的雇佣和劳动制度”。日本企业利用资历制度、终身雇佣和内部工会三者相结合的方式,来培养对公司高度忠诚的员工。

解雇行为,也受到《劳动合同法》的严格监管,这意味着雇主必须提供客观原因的证明,才能进行解雇。

一般来说,日本企业很少出现员工被解雇的情况,除非严重违反合同。从这一点来看,所谓的“因稳定而进入体制”的叙事结构,在日本并不是很成立。

稳定这个词,无论对于公务员或是其他饭碗,都在年轻人中丧失了吸引力。新一代的年轻职员,在企业更是一不高兴就离职,换工作如换新衣。今年,Riskmonster针对“就业后3年内离职率的推移”进行了调研,数据显示,入职3年内的新职员中,有47.5%想在3年内辞职,其中有54%表示在“1年后都不会继续工作”。

在这里,没有年轻人考公了

《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剧照

尤其是00后雇员,更注重“到点下班”的权利、对私人时间的捍卫;或者追求自我价值的实现,“想被认可,想被说厉害”;年轻人们也更乐于讨论工作“有不有趣”的问题。

毕业于庆应义塾大学法学部的山口綾菜(化名)对记者表示,成为公务员之所以不符合她的求职偏好,是因为这份工作“业务内容太单一枯燥”。

在她看来,她有能力做“更有创造性,更有价值的工作”。

本文经授权转自公众号:南风窗(ID:SouthReviews),作者 | 贺一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南风窗(ID:SouthReviews)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日本通 资深作者
86492篇文章

作者简介

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