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日本医生行业现状:人才不足且分布不均

可妮兔·2019-07-03 11:00:00·社会
2万阅读
摘要:专家预测,到2035年,日本医生不足的问题仍旧无法解决。那么,为什么日本医生不足问题如此严峻?让我们来看看内科专家谷本哲也医生的见解。

专家预测,到2035年,日本医生不足的问题仍旧无法解决。那么,为什么日本医生不足问题如此严峻?让我们来看看内科专家谷本哲也医生的见解。

首先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日本近代医师队伍的发展史。在江户时代,汉方医学成为业界主流。到了明治和大正时期,西洋医学传入,并占据主流地位。早期承担培养医生重任的是旧7所帝国大学(北海道、东北、东京、名古屋、京都、大阪、九州)。

日本医生行业现状:人才不足且分布不均

1919年,随着大学令的施行,7所医科大学(国立千叶、新泻、金泽、冈山、长崎、熊本、京都府医科)先后成立。私立名校庆应义塾、东京慈惠会医科、日本医科也有同样悠久的历史。

1930年以后,受战争影响,军医需求急速上升。被称作“旧医专”的29所医学专业学校(国立10所、公立7所、私立10所)相继成立。当时日本总人口约为6000~7000万,平均寿命在50岁左右。

战后医疗需求急剧上升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人口增加,经济步入高速增长的轨道。1961年国民皆保险政策实施,加上卫生医疗环境的改善、医学技术的进步,人均寿命不断提高,对医疗方面的需求也急剧上升。

当时,日本18岁的年轻人中每700人中就有一名是医生。1969年高等院校的医学部一学年共招收了4040名学生,各地医生资源短缺。为解决这一问题,田中角荣提出了“一县一医”的构想,新成立了34所医科大学(国立17所、大学1所、私立16所)。

至此,日本约有80所学校设立了医学部,医学部招收的学生数量为一学年8280人。大概每230人中就有一人能够入学。但是,步入1980年以后,随着医疗费亡国论的出现,对医生过剩的担心甚嚣尘上。于是政府决定削减高校医学部的招生名额(一学年降至7625人)。

从今天来看,还有很多原因造成医生不足。例如,地区人口规模的变化和寿命的增长,医疗水平日趋高度化和专业化,医生对合理的劳动时间的需求,男女医生劳动时间差异等等。

日本医生行业现状:人才不足且分布不均

医疗题材的日剧《黑色止血钳》

当然,这与医学部的设立和周边地区医生人数也有很大关系。例如,鸟取县总人口不足60万,比起90多万人口的东京都世田谷区相形见绌,但是鸟取县在1945年设立了米子医专,1949年发展为今天鸟取大学的医学部。在人口较少的地方拥有雄厚的医学教育资源,鸟取县也因此成为人均医生数最高的县。

埼玉县的医生数仅为鸟取县的一半

据厚生劳动省的调查显示,2016年,日本平均每十万人口中的医生数为240.1人。按地区来看,鸟取县为298.1人,东京都为304.2人。鸟取县基本可与大城市东京相媲美。而排名最后的埼玉县,调查结果仅为160.1人。

为什么埼玉县的医生占比如此低?1945年,埼玉县的总人口约为200万左右,随着经济发展,人口大量流入首都圈,2018年埼玉县总人口达730万。但是,埼玉县高校的医学部设立并没有跟上步伐。战后仅有一所高校在1972年增设了医学部,而这一个医学部要应对增长了3倍的人口。

此外,在首都圈城市每10万人口的医生数的调查中,茨城县为180.4人,排名第46;千叶县为189.9人,排名第45。

日本医生行业现状:人才不足且分布不均

医生可以去想去的地方工作,医学专业学生也可以自由选择学校,所以行业流动性比较大。谷本哲也与同属バナンス研究所的专家冈田直己做了一项调查,调查医学部学生毕业后会选择去哪里工作。调查发现,获得医师资格证的人和在当地从业的人存在着一定的比率。例如,如果一个县有1000人取得医师资格证,那么实际在这里工作的仅有500人,也就是说,有50%的医师人才流向了其他地方。反之,如果一地有1500名从业者,那么应该有50%的医师人才会从其他县流入。这一结果引人深思。医生流出最多的地方是石川县(68.2%),其次依次是鸟取县(55.5%)、秋田县(54.2%)。流入最多的是千叶县(245.4),其次是埼玉县(223.7%)、静冈县(71.7%)、兵库县(68.4%)、广岛县(58.2%)。

如何决定工作地?

医生选择工作地时要考虑众多因素。如家乡、工资、家庭、人际关系、毕业院校、劳动力市场的工序等。所以要分析医生流动的原因比较复杂。但是可以从地区医师资格证的取得率来分析。

日本医生行业现状:人才不足且分布不均

医生正在与福利机构就避难救助问题进行研讨

日本医师资格证考试的通过率约为90%,所以持证人数基本与医学部的入学人数持平。每10万人口中取得医师资格证的,埼玉县为1.5人,千叶县为1.6人、静冈县为2.6人,茨城县为3.3人、广岛县为3.4人。按照人数从高到低来看,石川县为16.5人、鸟取县为13.4人、岛根县为12.8人、福井县为12人、高知县为11.7人。前后差距超过10倍。埼玉的年轻人因为当地的学费高,很多人选择去外地上学最后再回到家乡。相反的,鸟取等入学率高的地方更能留住本地学生就业。

谷本哲也认为,日本在医疗供给方面不会太考虑社会需求。医学部的设置就是典型的案例。因此也造成了人均医师数量西高东低的现状。东北、关东地区医生不足问题更严重。而不是简单地呈现出“大城市医生多,偏远农村地区医生少”的特点。

步入21世纪,日本开始重视医生不足的问题。2008年,在东日本地区的两所私立学校增设了医学部。2017年,日本高校医学部一学年的招生人数上升至9420人,创历史新高。

到2035年,医生不足的问题仍旧存在

医学部招生名额的扩大,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医生不足的现状。厚生劳动省再次考虑削减招生名额。但是,据内科专家汤地晃一郎、信息科学家井元清哉等人分析,随着日本高龄化问题的加剧,医生不足的问题可能会一直持续到2035年。

日本医生行业现状:人才不足且分布不均

对于医师资源地区分布不均问题,厚生劳动省制定了僻地勤务认定医制度,吸引人才到偏远地方工作。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以及信息全球化的推进,人们利用人工智能、远程医疗、自助翻译便可实现跨国就医,再加上部分东欧国家的医学部学费比日本私立学校低,所以很多人才选择出国深造。

医师行业的课题

谷本哲也认为,医生不足、分配不均不能仅仅依靠国家政策来解决。日本各地有必要探索适合自己的解决方法。目前关于医生工作时间长的问题依然没有着手解决,而以长时间的劳动弥补医生不足,易导致工作效率低下,甚至发生医疗事故。因此,如何在信息全球化的今天提升医生的工作效率,成为日本医师行业要深入探讨的课题。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日本通平台签约作者发表,版权属日本通所有,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