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新海诚专访:不想做为了悲伤而悲伤的电影

spruce·2019-07-22 10:22:00·动漫
9.8万阅读
摘要:距《你的名字》上映后3年,新海诚导演的最新作《天气之子》正式上映。面对《你的名字》上映时涌来的非议,导演给出的答卷便是《天气之子》。这到底是一部怎样的电影?

电影《你的名字》自上映后,票房突破250万日元。时光飞逝,转眼3年,如今新海诚导演的最新作《天气之子》正式上映。面对《你的名字》上映时涌来的非议,导演给出的答卷便是《天气之子》。这到底是一部怎样的电影?我们对新海诚导演进行了单独采访。

你的名字带来的大热让我能够更加自由的创作

——导演,我们都看到了您在推特上上传的自己赶进度的照片。临近正式上映影片还在制作,不少粉丝为此捏了一把汗,为此您怎么看?

实际上工作是完全按照计划表走的,其实我在最开始的时候就预见到,这次的时间很紧张了。去年12月的时候我就说过,“预计正式完成是在明年7月”。更早之前,早在2017年3月上交企划书的时候也说过,考虑到这次的工作量,要想在2019年夏季上映,行程还是相当赶的。尽管如此,因为《你的名字》没能正正好赶上暑期档,所以才想着这回努力一把试一试。

——《你的名字》引爆大热对您的创作有什么影响吗?

创作上倒是没什么影响。不如说,如今我能更加自由地创作,感觉无论做什么都会被批准,还是很高兴的。反倒是生活上,一下子变得拘束起来,感觉无论做什么都会被关注,尽管这并非大众的本意,但我还是有一种被监视了的感觉。

新海诚专访:不想做为了悲伤而悲伤的电影

新海诚,1973年出生于长野县。动画导演。2002年他几乎仅凭自己就完成了一部短篇动画《星之声》,从而引起关注。之后又陆续推出作品《云的彼端,约定的地方》《秒速5厘米》、《言叶之庭》等,获得国内外无数大奖。2016年他的作品《你的名字》引发了社会级讨论。在这之后,他执笔的《小说 你的名字》也成为热销书,销量超过170万部。

前作《你的名字》讲述的是,时隔千年,彗星再度降临地球,事发一个月后,住在日本某个深山乡下小镇的女高中生三叶和住在东京的男高中生泷身体互换了的故事。抓住暑期的尾巴上映的这部电影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大热,据统计,观影人数达到了1900万人。

自那以后过了3年,导演新海诚新作《天气之子》正式上映。2018年12月影片宣布正式开始制作时,导演曾在推特上说过:“这应该会是一部能够让人时而落泪,时而爆笑的有趣作品。”

——说起来,您为什么会选择“天气”作为您此次作品的主题呢?

在为《你的名字》做宣传而焦头烂额的时候,我时常眺望天上的云,想着“啊,真想躲到那朵云上偷会儿闲啊”什么的,这也为我带来了灵感(笑)。另外我希望这次的主题能让所有人都感到与自己息息相关,因而最终选择了“天气”。天气的变换明明就是只大气的循环造成的现象,却具有影响人类的身体状况,甚至是心情的神秘力量,这也十分有趣,我希望把这种感觉带入我的作品。

还有一个原因,我希望能将我最在意的东西融入我的作品中。在我至今为止的所有作品中,我一直想将日本温和、优雅、四季交替的气候之美带给观众。然而近年来,延续不断的酷暑,突如其来的暴雨变成了理所当然,让人切身感觉到“天气变了”。这样的天气,别说美了,它甚至变成了人类的敌人,让人类不得不时时刻刻提防着。于是,我就想通过“天气”这个主题来向观众们传达我的感受。

新海诚专访:不想做为了悲伤而悲伤的电影

帆高、阳菜(原本是想叫日向)和照顾帆高的作家须贺等,这些主要角色是在写企划书的阶段就已经定下来的。另外企划书里还写着“希望这句话务必出现在台词里”,而最后这句话成为了帆高的台词,由他负责在剧情的高潮阶段大声的喊出来。

新海诚专访:不想做为了悲伤而悲伤的电影

2019《天气之子》制作委员会

我不想做出为了悲伤而悲伤的作品

主人公帆高离开家来到东京,疲于生计,最后被作家须贺捡到,为他的神秘学杂志写稿。拥有着神秘力量的少女阳菜和她弟弟两人相依为命,住在大都市的小小一角。就在这时,帆高与阳菜相遇了。两人的相遇推动了命运的齿轮,齿轮开始慢慢转动。这就是《天气之子》所描绘的故事。

——《天气之子》的主人公们都是十几岁的少年。这部电影是否是在为感到迷茫的十几岁少年们声援呢?

嗯,该怎么说好呢......首先从现状来看,最近社会变得越来越拘束。不止我一个人有这样的感觉,周围的人啊,媒体啊也常常提及日本的未来不容乐观。尽管有很大一部分人都感觉到整个社会好像在向着一个不太好的方向前进,但我不希望孩子们也有同样的感受。

就比如说,我们现在常说“现在的四季和以前感觉不太一样了”,从某种意义上来看,其实也只是人云亦云。但是,对于孩子们来讲,四季就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的,也因此,他们并不认为现在的气候属于“异常现象”。《天气之子》的舞台是阴雨连绵的东京。尽管周围的大人们以及新闻媒体都对连绵大雨忧心忡忡,但帆高和阳菜实际上并不感到焦虑。孩子们总能时刻保持着乐观的态度去面对大人们所谓的苦恼,而我想描绘的便是这样的故事。

新海诚专访:不想做为了悲伤而悲伤的电影

7月制作发布会的照片。从左起,新海诚导演,帆高的声优醍醐虎汰朗,阳菜的声优森七菜。2018年7月2日于东京·六本木,东京中城大厦拍摄。2019《天气之子》制作委员会

——《天气之子》中,除了十几岁的主人公,还有年长于主人公的角色,如40多岁的须贺、在须贺事务所打工的大学生生夏美等。因为这些角色的出现这个作品的世界得以延伸。在这些角色的配置上,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刚才也有谈到,关于帆高的台词。帆高是在自己的价值观与整个社会的价值观产生矛盾时不由自主地喊出这句台词的。为此须贺和夏美等人是不可或缺的,他们的价值观就代表着整个社会的价值观。

在描绘大人的时候,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岩井俊二导演说过的话。岩井先生说:“对于孩子们来说,大人啊,大多是不靠谱的。”事实上,确实是这样子的呢(笑)。对于孩子们来说,我也是个不靠谱的大人。但是从我自己的角度来看,像须贺那样不靠谱的大人有时候也是很可爱的。

新海诚专访:不想做为了悲伤而悲伤的电影

2019《天气之子》制作委员会

——另一方面,关于主人公的身世背景,有一些部分没有特意描绘出来呢

尽管我有想过正式上映后肯定会有人说些什么,但还是决定抛开犹豫。我不想听到别人说,这样的故事我好像在哪里听过,更不想做出“为了悲伤而悲伤的作品”,关于这一点,制作人川村元气先生也表示完全同意我的想法。相比之下,我更想刻画出既然已经迈出脚步,那便勇往直前的这样的一群人们。

另外,RADWIMPS的(野田)洋次郎先生也把他想要刻画的东西直截了当地写在歌曲里交给我了。其中一首《ground escape》 (RADWIMPS)在这回的预告片里也有用到,当我初次听到这首歌时,我就觉得“这下电影总算有了灵魂”。

新海诚专访:不想做为了悲伤而悲伤的电影

——在《天气之子》中,由RADWIMPS创作的主题曲共有5首呢

我很喜欢洋次郎先生这个人,也很喜欢他的作品。他的曲子能够传达给我很多东西,就比如“原来这部电影带给人的感觉是这样的啊”之类的。具体操作还像之前《你的名字》时那样,他把唱片寄给我,然后我把唱片和视频合并剪辑后再拜托他进行修改,然后他再把修改完的部分交给我,我再进行合并剪辑,就这样不断地来来回回。不过,在为《你的名字》作曲的时候我总感觉他们好像相当苦恼,取材的时候也说“都是千篇一律的东西”。不像这回,我才想好5首主题曲要如何与内容结合,决定好分镜,洋次郎就说:“已经完成一首了”,感觉相当游刃有余(笑)。

新海诚专访:不想做为了悲伤而悲伤的电影

肯定会有人说这样的主人公爱不起来

2002年新海诚导演靠着《星之声》出道。在这部25分钟的全数字动画电影中,新海诚一人分饰多角,担任了导演、脚本、演出、作画、美术、编辑等。在这之后他又创作出了《秒速5厘米》、《言叶之庭》等作品,收获了一波粉丝。紧接着风靡世界的热门作品《你的名字》更是为他拓宽了作品受众层面。

——为什么想做,“主人公与社会的价值观产生矛盾”这样的一部电影呢

这个嘛......如果单从我自己的心情角度出发的话,不知道怎么说好呢。举个例子吧,《你的名字》也曾受到相当严厉的批判。在《你的名字》上映期间,打开电视也好,翻看杂志也好,到处都能看到批评的语句,像什么“有点孩子气的电影啊”,“这就是一个无偿地让人重生,改变历史获得幸福的故事”。我当时就想,“这完全不是我想要传达给观众的”。泷和三叶,他们都曾失去过自己无可替代的东西,也因此他们才决定做出改变。

新海诚专访:不想做为了悲伤而悲伤的电影

开始制作《天气之子》时,我就想到,我该做出回应了。但是所谓的回应并不是指“既然他们不喜欢,那就做出他们喜欢的东西就好了”。反其道而行之“我想做出让他们更加讨厌的电影”。就让那些讨厌的人更加讨厌去吧,也许这才是我当时决定做出“主人公与社会的价值观产生矛盾”这样一部电影的主要原因。

新海诚专访:不想做为了悲伤而悲伤的电影

作品制作中工作室的场景。2019《天气之子》制作委员会

——至今为止您都是长篇短篇电影交替制作的,这次没想过不做长篇电影,而是制作短篇电影吗?

没想过呢。一些企业递来的广告委托也全部拒绝了。平常的话确实是会制作完长篇电影后,做做短篇让自己放松一下。但是这次果然还是想把在《你的名字》中学到的东西好好运用一番。

像《言叶之庭》那样的小规模电影(于全国23所电影院进行小规模公开),喜欢的人仍然会褒奖,但是相对来说并不会产生过大的意见分歧。这次《天空之子》上映后,尽管可能会遭到很多批判,但反之说着“真厉害啊”的人肯定也不会少,更多的受众意味着我可以听到更多意想不到的东西。同时在更加庞大的舞台上映,可以让更多的,甚至是平常不看这类电影的人也看到我的作品。

新海诚专访:不想做为了悲伤而悲伤的电影

作品制作中工作室的场景。2019《天气之子》制作委员会

——您曾在之前的采访中说过,像写《小说 言叶之庭》那样将自己的作品改写成小说对您的电影制作也有很大帮助。那么,对您这次的创作是否也有帮助呢?

我将那些在电影中只出现过一瞬的人物们变为主人公,赋予他们属于自己的小故事,而将这一个个小故事连起来,就成了《小说 言叶之庭》了。各式各样的职业在小说中登场,在取材时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沉浸在这些小故事中,这也让我感到十分愉快。

我认为,这样的经验也会影响到我对电影中的某些小角色的塑造。在《天气之子》中,我也抱着“群众角色(除主要人物以外那些没有名字的角色)他们不单单只是群众角色”的想法去刻画每一个人,小混混也好,警察也好,在电影的深处他们也有他们自己的人生。

新海诚专访:不想做为了悲伤而悲伤的电影

作品制作中工作室的场景。2019《天气之子》制作委员会

制作《你的名字》的时候,我们就像挑战者,兴致勃勃地奔向目标。这回则是完全无法预期结果,唯一能肯定的是,对于这次作品,肯定会有人抱着强烈的厌恶感。我敢断言,肯定会有人说“这样的主人公爱不起来啊”(笑)。

我在最初想要描绘的帆高的呐喊,无关政治,无关课本,无关报道,只是一种纯粹的情感的抒发。在现实中,这样的抒发方式也许不被人所理解,但通过动画这种形式,我相信情感一定能得到传递,引起大家的共鸣。对于这部动画想要描绘的东西,无论大家最终是反对,还是认可,我都认为这是一部值得大家到电影院认真品味的动画。

新海诚专访:不想做为了悲伤而悲伤的电影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日本通平台签约作者发表,版权属日本通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