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我是谁?”,一位日本战争遗孤的坎坷寻亲之旅

可妮兔·2019-08-15 09:04:00·社会
3.2万阅读
摘要:她,因为战争,5岁时失去了双亲,后来拥有了完美的家庭,工作也顺风顺水。如今74岁的她,每每回想起儿时的经历,泪水不禁涌出眼眶。

她,因为战争,5岁时失去了双亲,后来拥有了完美的家庭,工作也顺风顺水。如今74岁的她,每每回想起儿时的经历,泪水都不禁涌出眼眶。

二战结束后的第74年,这位女性迈上了坎坷的寻亲之旅。

户籍上父母一栏是空白

这位女性是居住在北海道江别市的谷平仄子(74岁)女士。

“我是谁?”,一位日本战争遗孤的坎坷寻亲之旅

谷平仄子和丈夫

谷平女士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户籍册上“父母”一栏也是空白。

“我是谁?”,一位日本战争遗孤的坎坷寻亲之旅

年幼时期,最早的记忆就是在琦玉县的战争孤儿保护机构。5岁时,谷平女士被养父母接到了北海道。

孩童时期的谷平女士只知道自己是战争遗孤。战后的一段时期,日本民众生活困难,经常食不果腹。在这样的情况下,养父母将她抚养带大。谷平女士也难以开口向养父母打听有关亲生父母的事。

“我是谁?”,一位日本战争遗孤的坎坷寻亲之旅

谷平仄子和养母

一定要弄清楚身世

谷平女士毕业后来到大学任教,27岁结婚,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之后养父母相继去世,如今谷平女士也已年过古稀,她参与了战争记录片的录制。

在访谈过程中,让记者印象最深刻的一个感受是,“我是谁?我在哪里?弄不清楚事实死不瞑目。”

谷平女士的内心十分压抑。她说:“早上起床,不知道为什么眼里都是泪水。”去年秋天,谷平女士和丈夫开启了这场填补记忆空白的寻亲之旅。

第一次看到幼年时期的自己

夫妇二人最先到达的地方是被养父母接走的琦玉县加须市的儿童福利机构。

“我是谁?”,一位日本战争遗孤的坎坷寻亲之旅

这所机构是基督教的牧师在二战后建立的战争遗孤保护机构。本以为早就不存在的福利机构,如今仍旧在接收儿童。

工作人员找出了当时的照片,照片上年幼的谷平女士坐在第一排,光着脚望着镜头。

“我是谁?”,一位日本战争遗孤的坎坷寻亲之旅

谷平女士说:“因为当时皮肤不好,脚总是痒,穿不了鞋,所以我一直光着脚。”

一张照片唤起了谷平女士尘封已久的记忆。

“我是谁?”,一位日本战争遗孤的坎坷寻亲之旅

终于找到了母亲的名字

在福利机构保存的儿童姓名册里记录着谷平女士原来的名字。旁边写着生母的名字“菅谷みさ”。这是谷平女士生平第一次得知母亲的名字。

“我是谁?”,一位日本战争遗孤的坎坷寻亲之旅

谷平女士说:“菅谷みさ,这是我的亲生母亲啊。我做梦都想知道母亲的名字,现在好想见见她。好像小孩子找到了妈妈一样。”

如果生母还在世的话,应该有90岁了,按捺不住激动心情的谷平女士决定前往名册上记录的地址,“世田谷区的区政府”,打算在那里查找母亲的户籍等信息。

但是因为无法提供亲子证明,相关机构的工作人员无法提供信息。不愿放弃的谷平女士拿着地图开始寻找母亲的消息。

“我是谁?”,一位日本战争遗孤的坎坷寻亲之旅

但是,经过多番打听谷平女士也没能得到母亲的消息。在战后74年的东京,谷平女士只得到了母亲的姓名。

得知与身世相关的信息

谷平女士回到北海道后,有人告诉她一个渠道,在行政厅或许有养父母当年领养的记录。这可能会帮助她找到母亲。

于是谷平女士来到了北海道信息公开的服务机构,在这里她找到了意想不到的信息。

“我是谁?”,一位日本战争遗孤的坎坷寻亲之旅

据相关资料显示:因战争灾害母亲疾病缠身,无法抱着婴儿四处避难,见此惨状的某某妇人将婴儿带到了安全的地方避难,但母亲的下落不明。考虑到当时的情况,母亲很有可能已经不幸被烧死。某某的丈夫复员后无法接受事实,在与某某商谈后,最后决定将婴儿送到琦玉县爱泉寮。户籍是后制作新户籍。

这就是当年与母亲分别的场景。战争中,病弱的母亲无法抱着自己四处躲避空难,最后不幸被烧死。

谷平女士说:“母亲用自己的生命作交换,让我活了下来。可能母亲到最后都无法安息,但是我真的好想紧紧地依靠着她。”

“我是谁?”,一位日本战争遗孤的坎坷寻亲之旅

接着她又说出了这样的话。“我曾经被母亲紧紧地抱在怀里,这样的感觉真好啊。因为我真切感受到母亲的存在,心里平静了许多。”

从有限的资料中感受到了母亲深沉的爱。比起当时只知道姓名,这时候的谷平女士的内心得到了慰藉。人生的空白终于有了内容。

被“涂黑”的人生空白

在资料中,还有一个惊人的地方。

“我是谁?”,一位日本战争遗孤的坎坷寻亲之旅

谷平女士与母亲分离之后,她被一位女性收养了两年。但是这名女性的姓名在资料中被涂黑了,谷平女士无从知晓收养者的信息。政府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保护他人的个人隐私。

这名女性到底是谁?她是否知道谷平女士生母的信息呢?谷平女士将资料举起来,透过阳光仔细观察,试图寻找答案。

在支离破碎的信息碎片中,谷平女士不断幻想着各种可能,她急切地想要将人生的空白填满。但眼下却被信息保护的高墙壁垒阻挡住了脚步。

谷平女士说:“战争是国家引起的,但是孩子们却因为战争与父母诀别,我就是战争的受害者。我怎么也忘不了过去,非常苦恼。在找寻自己身世的时候却发现事实的真相被涂黑了,心如刀绞。为什么政府工作人员都能看到的资料,偏偏身为当事人的我却看不了?”

谷平女士找到了广田拓郎律师,律师认为,仄子女士想要知道自己年幼时被怎样的父母收养,想知道自己是谁,这是宪法所保护的权力。而且在被送往福利机构的前两年间,不知名的女性及其家庭一直把仄子女士当作亲人一样抚养,这些信息都应该公开。

“我是谁?”,一位日本战争遗孤的坎坷寻亲之旅

左一 广田拓郎律师

之后谷平女士向北海道厅提出了申请,希望他们能将资料上涂黑的部分公开。审查会预计会在9月公布结果。

政府应该协助战争遗孤了解身世

了解孤儿战后历史的立教大学教授浅井春夫做出了如下分析:

为战争孤儿提供父母的信息本来就应该是发动战争的国家的责任,但现实是不让这些孤儿知道自己的身世。可以说这是国家的不重视造成的。国家在建设孤儿战后史相关的信息调查和收集机构时,有必要为孤儿开设帮助其了解身世的窗口。

“我是谁?”,一位日本战争遗孤的坎坷寻亲之旅

浅井春夫教授

战争硝烟散去,留下的不仅是满目疮痍,还有许许多多战争孤儿。据统计,日本现在大约有12万名战争孤儿。当年年幼的他们,如今已经步入人生的晚年。

“我是谁?”,一位日本战争遗孤的坎坷寻亲之旅

谷平仄子一生都在期待能够找回自己5岁之前的身世,但现在却因为74年的漫长岁月与个人信息保护的壁垒无法得知真相。一个人的力量太过渺小,希望像谷平女士的战争遗孤们能够得到应有的支援与帮助。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日本通平台签约作者发表,版权属日本通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