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在这个疯狂的世界,痛苦是常态——野田洋次郎给“痛苦”的你写的一封信

卡饼·2019-08-30 12:27:00·娱乐
5.3万阅读
摘要:由于日本年轻人自杀率不断增长,日本读卖新闻在暑假结束前,为这些处于痛苦中的年轻人组织了一场名为“STOP 自杀,给痛苦的你”的活动,让一些曾经历过烦恼、痛苦以及受到过不公对待的各领域名人,给现在正处于“痛苦”的你写一封信。

今天,为“你”写信的是RADWIMPS摇滚乐队的主唱野田洋次郎。他是一个音乐人,最近上映的电影《天气之子》的主题曲就是由他献唱。

在这个疯狂的世界,痛苦是常态——野田洋次郎给“痛苦”的你写的一封信

野田洋次郎

你肯定不知道他在10多岁的时候也曾经历过校园欺凌、不去上学,与父母关系僵硬等各种烦恼。所以现在抱有类似烦恼的年轻人,请听听野田洋次郎的心路历程,看看他是如何走过那段痛苦的过去。

野田洋次郎:“你要坚信与现在不一样的未来一定会到来。你可以尽情逃避、大叫、或是哭泣。我想让你知道你就是你自己的主宰者。”

在这个疯狂的世界,痛苦是常态——野田洋次郎给“痛苦”的你写的一封信

仅小学,我就换过4所学校,美国3所、日本1所。每次转校时,新学校的规定、环境以及班级的教学内容都与以往大不相同,每次都要从零开始。感觉自己不论去到哪里都很消极,一直觉得就像个异物,与他们格格不入。

在美国洛杉矶有很多日本人,因为我一直和热情的美国人交朋友,便受到了日裔圈子的议论和排挤。被他们边缘化,被他们殴打,这让我讨厌日本人。

回到日本后,因为我这个名字很少见,于是我就成为他们的嘲讽对象,经常被他们挖苦“说英语啊!不是从美国回来的嘛”。连日本小学生标配的双肩包都没有,我这样果然是个怪物吧。不论是在日本还是在美国,我都经历过像这样被同学捉弄讨厌,所以我一直都很自卑。我只是在等待着“讨厌的日子”赶快过去。低着头,默默等待。

在这个疯狂的世界,痛苦是常态——野田洋次郎给“痛苦”的你写的一封信

这样的状态大概持续了半年左右,我终于受不了了,我开始反击,朝着他们大吼“你们真是够了!”一直积压忍耐的怒气终于发泄了出来。那时候正好我个子发育的很快,再也不是以前那个瘦小被他人欺负的自己了。就这样我突然就没有招他们嫌弃了。

我非常鄙视那些随意挪动别人的位置,为了吸引大家的注意力随便去嘲弄他人,但在老师和家长面前却装作是一本正经乖巧的天才的人,他们的这幅嘴脸让我感到恶心。这些欺凌他人的人永远不觉得自己做了这样的事。直到现在我曾受到过的霸凌仍旧历历在目,而他们可能全都忘了吧。而且到了这个年纪他们应该理所当然的为人父母了吧。


- 音乐是一个圣地- 

在这个疯狂的世界,痛苦是常态——野田洋次郎给“痛苦”的你写的一封信

回到日本后不久我就开始在家练习吉他了。到了初中我渐渐地沉浸在了音乐的世界里,学校篮球队的活动结束后,家人互道晚安后我依然抱着吉他边弹边唱。第一次尝试写歌词是在初二的那会。在班上我有了朋友,在篮球队里也有玩的不错的哥们,还积极活跃在棒球队。但是我依然觉得无处容身,这种感觉时而强烈时而低沉。不知道是偶然还是必然,我觉得音乐是我最好的容身之地。

从中学开始,我开始叛逆。反抗父母,不信任他人,矛盾苦闷的各种情绪在我心中肆意生长。我也说不清这是否与我的家庭有关。从我记事开始,父母就严厉要求我们必须对他们使用敬语。我的家庭比大多数家庭都要严格,从小我就羡慕别人和父母的关系如此亲密。

在这个疯狂的世界,痛苦是常态——野田洋次郎给“痛苦”的你写的一封信

小时候,只要父亲在家我就觉得家里的气氛很恐怖,全家人都是看他的眼色行事。我也是一直紧绷着,直到父亲离家去公司上班我才能喘口气,放松紧绷的神经。父亲生气的时候甚至会出手打人。那时候我总觉得他真是像极了昭和时代的父亲(昭和时代的父亲形象:脾气暴躁,大男子主义做派,严于律人,宽于律己)。这一直持续到我的个子突然拔高,在力气上也胜过他的时候才开始免遭毒打。

即便如此,我从来没有反抗过他。这到底是好是坏不得而知。每次当我想要还手的时候我都是从二楼跳下去,或者是从开着的车上跳下去,以这种方式发泄我的不满。当被他们怒吼时,被他们打得受伤时我就在想“为什么要生下我”。我也不知道要逃跑,如果逃跑了可能就不会有这种苦痛的经历吧。

在我20岁出头的时候,有一次与父母见面时,我问父亲“我是不是从一出生就被你嫌弃”。听完这句话,父亲羞愧地回答说“我也是突然就当上了父亲。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去和你们相处。”我想这是他的真心话吧。因为没有做父亲的经验,所以他就干脆端着架子,以彰显自己作为一家之主的绝对威严,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他们也会感到不安。当我自己为人父的时候我应该也会为如何成为一个好父亲而烦恼吧。

当时那个脾气暴躁的父亲现在已俨然是个脾气温和的白发老头了。我们的关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每次见面都能敞开胸怀地畅谈了。我很感谢他。

在这个疯狂的世界,痛苦是常态——野田洋次郎给“痛苦”的你写的一封信

我高一的时候成绩很优秀,但是进入到高二后我退出了篮球部,也不怎么去学校上课。我们学校是根据成绩分班的。所以到了高三,班上同学成天都在议论谁被学校推荐去了哪所大学,谁的成绩很差,同学之间开始为了成绩明争暗斗。甚至曾经关系要好的朋友也板着个脸,关系渐渐冰冷。有一些人自尊心很强,对这样的竞争都嗤之以鼻,渐渐的当中部分人开始逃课,坐着电车慢慢摇去江之岛,然后又朝着反方向的新宿前进。

那时候我感觉这一切都很荒诞无稽。我仿佛失去了知觉,一直遨游于宇宙之中。我讨厌大多数人,他们看起来真是无聊之极。我也鄙视那些拼命学习的人的某些地方,所以我就转身继续做自己的音乐了。但即使这样我也没有勇气退学,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要做什么,我试图在拖延一切,暂时先这样过着吧。

在这个疯狂的世界,痛苦是常态——野田洋次郎给“痛苦”的你写的一封信

高三的那个秋天,我迫不得已暂时放弃了乐队开始学习,也没有勇气在高中毕业后无目的的踏入社会。不可思议的是,我竟奇迹般地考上了大学。到了入学那天,我刚出车站,各大企业摆台招聘把车站门口堵得水泄不通,看到这阵势我扭头就往回走了,没有参加入学典礼。19岁的时候我下定决心退学,决定出道,做出这样选择其实我也很害怕,所以我可能还是个胆小鬼吧。从小学开始一直到高中到大学,包括现在在音乐界,不论是家族还是我自己组建的乐队,我都想逃离,从那些地方逃离出来跑到遥远的地方去。我不属于任何群体,也不想与任何东西有沾染,或许是因为我想成为一个没有实体,一个虚幻的东西吧。对于一直被这个世界视为异物的我来说,这将是我毕生的愿望。


- 写给想自杀的你 -

在这个疯狂的世界,痛苦是常态——野田洋次郎给“痛苦”的你写的一封信

我不知道你的痛苦。但是你的痛苦就是你的痛苦。而且你的痛苦还将持续折磨你的身心。你痛苦的原因,肯定是因为不知道要如何去度过这段艰辛的日子。我可能也不知道你到底在经历怎样的痛苦。早上起来,吃饭,上厕所,出门,走路,回家,泡澡,入睡,你的痛苦一直如影随形。

你们肯定会这样幻想,早上起来,所有的心酸痛苦都是梦境。别想了,这是不可能的。明明我连你们正烦恼的事情一件都不知道,却还在旁边不痛不痒的这样说教你们,这听起来我很不负责任。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坚强的活下去,直到你们都成了白发苍苍的老爷爷老奶奶。

即使我们生活在一个不温柔、不平等、残酷而又充满谎言的世界里,但你们仍要坚持向前走。

在这个疯狂的世界,痛苦是常态——野田洋次郎给“痛苦”的你写的一封信

因为这个世界是一个如此疯狂的世界,所以你会感到痛苦,感到悲伤,还感到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这都很正常。你想逃离这个世界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在这个疯狂的世界里,有很多人不带任何的疑问理所当然的生活着,与你们相比他们其实更奇怪。但是我不想看到你们缺席这个世界。因为我讨厌没有你们的这个世界。

现在支配你的悲伤和痛苦,我敢保证它们不会持续一辈子的。现在你的生活看似被这些纷杂的痛苦所笼罩,无力改变任何东西。但事实上不是如此。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事和物是会发生改变的。你将会看到全新的景象,找到新的角度去看待你所经历的一切。你要相信与现在全然不同的未来它一定会来。希望你能等到那个时候。现在的你想逃跑,想大叫,想大哭,这都没什么,尽情的去发泄你的情绪吧。但是你要知道的是,你是你自己命运的主宰者,所以请你保护好自己。谢谢你读到这里,希望你坚强地走下去。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日本通平台签约作者发表,版权属日本通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