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日本殿堂级吉他手SUGIZO专访:我的人生死而无憾

卡饼·2019-12-14 14:05:00·文化
7.6万阅读
摘要:LUNA SEA、X JAPAN 的吉他手SUGIZO,是日本屈指可数关注难民问题的音乐家。他一直致力于志愿活动,足迹已经遍布世界各地。而他的人生从一无所有到现在的死而无憾,这巨大的转变到底源于什么?下面让我们一起看看这个老男孩的自述。

今年秋天,LUNA SEA、X JAPAN 的吉他手SUGIZO(50岁)前往了伊拉克和约旦的难民营。 自东日本大地震以来,他一直奔波在世界各个受灾地,为各地提供志愿服务。回顾过去的人生,SUGIZO表示:“我之前活的很差劲。如果还按照之前的方式活着我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了。” 那么SUGIZO改变自己生活方式的理由究竟是什么呢?

日本殿堂级吉他手SUGIZO专访:我的人生死而无憾

前往伊拉克、约旦难民营

今年秋天,SUGIZO开始了他的中东之旅。 从9月下旬起大约2周时间,他去了伊拉克和约旦的难民营,通过个人“ COSMIC DANCE QUARTET,简称CDQ”活动以及专为难民营设计的“ BABAGANOUJ”(三人一组为单位)的活动展开现场演奏活动,同当地难民展开交流。

“看演出中也有小朋友,有些还会跑到舞台上,挨在我旁边想和我合影。对他们来说完全没有享受音乐这一概念。 但是我们年轻一代曾经追求的音乐革命,尤其是60~70年代流行的摇滚音乐,其肆意张扬的热情可以让全场欢呼雀跃。”

SUGIZO是LUNA SEA以及X JAPAN摇滚乐队的成员之一,早在20年前,他就开始对难民问题表示出极大的关心。可以说他是日本屈指可数关注难民问题的吉他手。

“2010年左右,我开始与UNHCR(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共同展开合作,在他们的帮助下,2016年初我首次访问了约旦的阿兹拉克和紮塔利难民营。当时本想以个人名义前往访问的,但是他们突然给我发请求表示“难得去一趟,不如过去为他们演奏吧”,就这样我接受了他们的请求。于是我就拿着当地人们为我准备的一把小提琴,在还未通电的阿兹拉克(Azlac)的难民营中以最简单的方式弹奏。这就是'BABAGANOUJ'的开端。

在舞台上,我目睹了台下近乎癫狂的人们随意扭动歌唱,这高涨的气氛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

日本殿堂级吉他手SUGIZO专访:我的人生死而无憾

“穆斯林妇女们也跟着音乐手舞足蹈,她们边拍着手边跳舞。虽然我这么说可能有点夸张,我想这就是她们来宣泄她们每天痛苦生活的一种方式,这些感情仿佛一触即发。不论是我还是她们,在那一瞬间应该都察觉到了音乐的魅力。”  

2018年,我去了巴勒斯坦难民营。而今年我带着众筹的资金再次来到了伊拉克和约旦的难民营。为了能达到现场表演的那种效果,我们尽可能地从日本带来了更多的设备,全程自行安装和拆卸。

“没有助理、也没有形象设计师,不做发型也不化妆。要是出了问题,那就一个一个根据具体情况做出回应。”这就是我们当时的现状。

“CDQ”根据场地环境,在“嗨翻全场”这一主旨下进行30 ~70分钟不等的现场表演。伴随着强劲的音乐舞蹈, 此时BABAGANOUJ的成员们将加入我们,他们负责声学部分,共同演奏中东特有的音乐,或是SUGIZO弹奏对难民饱含深情的歌曲《The Voyage Home》等音乐。

日本殿堂级吉他手SUGIZO专访:我的人生死而无憾

当地演奏现场 SUGIZO和当地居民

“每个国家和种族都有其特有的BPM(节奏)。巴勒斯坦人更喜欢节奏慢或是思乡型音乐,而库尔德人却更偏向节奏快的歌曲。 在与他们接触的过程中,我也学到了不少的音乐知识。”

除了现场表演,SUGIZO还向难民捐款。他把女儿过去穿过的衣服以及出售的艺术品得来的钱全部捐赠给了当地难民。SUGIZO笑着说:“我经常在难民营和城镇中看到穿着LUNA SEA T恤的人。”自上次访问以来,SUGIZO还一直与伊拉克的一个难民家庭保持着联系。

日本殿堂级吉他手SUGIZO专访:我的人生死而无憾
SUGIZO和难民营家庭

不仅是捐赠,现场表演以及是志愿活动都是公益性的。SUGIZO还将此类志愿者活动称为“一种在日常工作中能获得价值和能力的兴趣”。

“我曾经将这个活动称为‘毕生事业’,但是现在想想,这并不是事业或者工作,准确来说应称之为‘毕生爱好’。2011年,我第一次开始志愿活动,那时候心已决定交付由身,任自己去做。”

担任救灾志愿者的现场指挥员

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不久,SUGIZO立刻赶往东北部受灾地区开展志愿服务。 我不是以艺术家的身份去的,当我穿上工作服的时候我就是一名志愿者,我的眼里只能看到被地震摧残的惨状。

“地震发生后不久,我随即意识到‘现在我不能用音乐做任何事情’,‘我现在能做的只是把土扒开’。 于是我寻求以前一起参与环境保护活动的人们帮助,他们将一支石卷市志愿者团队交给了我,在石卷期间,我人生有史以来超过10天没洗澡,我们一起在女川、雄勝、大川小学附近展开志愿活动。共计工作了20多天。”

从那以后,每当灾难发生时,我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出于本能会驱往受灾地”。 2016年熊本地震受灾区之一的益城镇、去年8月因暴雨受灾的冈山县仓敷市的真备镇;今年11月因台风19号而损失惨重的福岛县磐城,即使工作安排紧密,我也会挤出时间前往各地灾区尽我一份绵薄之力。

日本殿堂级吉他手SUGIZO专访:我的人生死而无憾

“由于在3·11地震中积攒了关于地震以及洪水造成的综合性损害的救灾经验,我们总结的救灾技能对其他所有灾害的应对都有借鉴意义。不幸的是在过去8年时间里日本各地屡次受灾,但是另一方面,通过救灾我们积攒了更为丰富的经验并且也不断提高了我们救灾的技能。”

“去年,在麻美町我被任命为现场总指挥员,根据年龄和体格,我给来自全国各地约40名无经验的志愿者分配任务并指导他们进行救灾活动。若不前往灾区现场的话,我永远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这真的很不可思议。志愿者的要领是‘永远不要逞强’。很多初次做志愿活动的人总是带着大容量的东西,又或是进入危险的区域。这时候我就必须告诉他们‘只做你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 ‘两个人搬着都吃力的东西由四个人一起分担就会轻松不少 ,千万不要逞强’。最开始谁都是一张白纸。我当然欢迎有更多的人加入到志愿者团队中来。十年前我也是个志愿小白,但是现在已是这支队伍的行家。要是在音乐界走投无路了,那我还可以靠担任救灾指挥员混口饭吃(笑)。”

日本殿堂级吉他手SUGIZO专访:我的人生死而无憾

“当然,从音乐家的角度来说的话,的确可以通过现场表演或是慰问活动来鼓励受灾群众,但我知名度还不够。别说小朋友了,爷爷奶奶那一辈人也不知道我。所以如果是杰尼斯的成员或是运动选手来展开慰问活动的话是有意义的,换我来的话恐怕只是自我满足吧。所以还不如直接参与灾区救援活动,这么做我的良心也会好过一点。所以我抱着‘想尽力帮忙’‘想变得更勇敢’来到了受灾地。虽然最后反倒是我被受灾地的人们鼓舞。”

两年前我开始自费给一些孤儿院的孩子以及职业学校的学生举办演奏会。

“果然音乐能给人带来能量,所以我想着即使只有一瞬间我也想让他们感受下音乐的魅力。相遇是看缘分和时机的,我经常被问道这样的问题‘为什么是叙利亚?’‘那些孩子为什么会这样?’ ,这些都只是一种联系还不能说是缘分。不论是受灾地区的民众还是和孤儿院的孩子,我都想竭尽全力帮助他们,但这不现实。所以我想尽全力加深与相遇的人们之间的羁绊。”

“女儿的出生令我的人生发生巨大转变”

你留心周围就是为他人考虑。这是时隔多年SUGIZO才领悟的道理,他说之前完全不是这么想的。

“我曾经过着非常糟糕的生活。我脾气火爆容易与人争吵;喝醉了就跌倒在路边;我讨厌与人交往,我拒绝与他人产生任何联系。如果我仍保持这种状态的话,我想我现在要么是在监狱要么就在嗑药,或者早已不在人世。”

让我发生巨大转变是我女儿的出生,那年我26岁。

日本殿堂级吉他手SUGIZO专访:我的人生死而无憾

“我的女儿是如此的惹人怜爱。随着她逐渐成长,我不仅爱她,也爱和她同龄的孩子,甚至是世界各地的孩子。也正是那时我才了解到难民营的小朋友的生活现状。我从小就很孤独,是女儿的出生让我第一次直面我的内心,我不再感到孤独。从那之前谁都无法宽慰我的内心。”

SUGIZO从小就生在一个音乐世家,父母都是东京交响团的成员,他从3岁开始就开始练习小提琴。

“我的母亲和我的祖母不和,两人总是争吵不停,有时候甚至厮打在一起。而父亲则是我的恶魔老师,我很怕他。我每天都得花两三个小时练琴,同样的错误若犯了3次的话,他就要打我。我一边拉小提琴一边流泪。其实我的爱好是考古学和天文学,因为兴趣特别所以在学校和同级生也没有共同话题。这样的生活暗无天日。‘如果指尖受伤了的话就不必弹琴’,于是我经常在体育课上故意弄伤自己的指尖。”

少年时,父母离异,我跟着母亲生活。

“记忆中,我没有被父母关怀照料,也从未听他们对我说‘我喜欢你’、‘你很重要’或是‘我爱你’这样的话语。 即使我每天都在坚持不懈的练习小提琴,也没有得到父亲的表扬。在浪漫的古典世界这些都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在昭和时代就不可能会有。但如果我为人父母的话,绝对不会像我的父母那样对待孩子。 因为他们就是个反面教材。如果我能早点意识到小提琴的乐趣并且中途不放弃的话,那我的小提琴水平肯定高于现在。''

我是从摇滚中发觉音乐的乐趣。大概在我十几岁的时候,我对YMO和RC的乐趣感到十分震惊,那时开始我便尽情徜徉在音乐世界里,我听了各种类型的音乐,比如硬派朋克、新浪潮和爵士乐。1992年,我与少年时代的玩伴一起以LUNA SEA的成员首次亮相。

日本殿堂级吉他手SUGIZO专访:我的人生死而无憾

“说实话,从第一张的专辑到第三张专辑,我都没完整的听过,因为我无法正视当时的作品。我很反感“大人们怎么说”。我还很后悔当时没有在乐队中加入一名录音师。 随着时间的流逝,过去的经典音乐受到了人们的追捧,但遗憾的是,早期LUNA SEA的音乐质量并不高。”

“在乐队活动早期,我们还曾被别人称为‘视觉乐队’和‘化妆乐队’,因为我们身着奇特的服装,顶着直冲云霄的长发,妆容也标新立异。”

“视觉系对我来说是一个歧视性术语。直到现在如果有人拿早期活动我们的妆容来说笑的话,我仍然感到恶心。受到David Bowie和JAPAN等艺术家的影响,我认为化妆登上舞台也毋庸置疑。 但是也不能说男生化妆就是那种“视觉男”。而且当时也没人告诉我,我们乐队的音乐质量并没有向他们传达我们想要描绘的视觉效果。''

日本殿堂级吉他手SUGIZO专访:我的人生死而无憾

“我年轻的时候很自大,所以在采访中还自信满满地回答说‘我们的实力被低估了’,现在想想真是羞耻万分。但是,我对90年代后期开始到最近的作品以及音乐会还是充满了信心。因为我对自己的音乐创作要求很严格,我不满足现状。所以我一直都是抱着‘下一个一定是最完美的作品’的想法不断努力,挑战自己。”

曾经一无所有:没钱没住所没朋友

X JAPAN被世人知晓的契机源于HIDE(本名松本秀人)在小房间里演奏的一首乐曲。悲痛的是HIDE在1998年突然病逝(当时的X),年仅33岁。对LUNA SEA和SUGIZO而言,HIDE是他们的大恩人,可以说没有HIDE就没有LUNA SEA和SUGIZO。2009年,SUGIZO正式成为X JAPAN的一员。

日本殿堂级吉他手SUGIZO专访:我的人生死而无憾

HIDE

“ HIDE很会照顾人,但他不喜欢独处,他总想和谁待在一起。在X JAPAN早期, YOSHIKI(日本乐团X JAPAN的团长及创办人闻名于世)费尽心思想把X JAPAN客观地呈现给大众,是我们当之无愧的团长。”

“YOSHIKI就像是生活在摇滚世界中的现代彼得·潘。虽然他还做过一些史无前例的事情,但是在我看来,带着纯粹的心态做音乐的恐怕只有他一个。他很优秀,YOSHIKI是一个对美学独有见解的人,而Hide是一个不爱常理出牌的人。其实Hide在流行音乐上也很有造诣,他本来想开展个人活动的。若是Hide还活着会怎么样? 我想他肯定会做很多有意思的事情。”

日本殿堂级吉他手SUGIZO专访:我的人生死而无憾

YOSHIKI——日本乐团X JAPAN的团长及创办人

SUGIZO回忆说他二十几岁的时光就像处在“战国时代”一般激烈。

“我的二十几岁,血气方刚。竞争心和胜负心都很强。我当时强烈渴望我能跻身到音乐界的顶端。我所有的表现都是为了取胜而铺路。 直到我遇到了我后来的队员,我才发现自己遇到了劲敌。当时我还想着如果我位居音乐界第一的话,那么我要在武道馆举办演奏会,还要在东京巨蛋举行演唱会,我希望得到大家的认可。在我们25、26岁的时候一些不认识的大人来奉承我们。因为我从小就一直被否定,所以我都是带着‘不论做什么都要让自己被认可’这样一种强烈的意愿做事。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超级朋克。”

但此后,SUGIZO陷入了窘境。2000年, LUNA SEA宣布终止活动。2003年,SUGIZO发现他的员工债台高筑。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SUGIZO作为连带担保人突然就背负了一笔巨额债务。

“当时我没有住所、没有钱也没有朋友。由于我当时的事业也受到重创,很多朋友纷纷离我而去。那时候真是尝遍了世间冷暖炎凉。在这样的处境下,我依然没有放弃音乐。我仍坚持不懈走音乐之路,再后来情况也渐渐转好。 ”

“我的人生死而无憾”

现在,对于SUGIZO来说,LUNA SEA和X JAPAN是一个“让他一直是少年的地方”。

“ LUNA SEA是一个从我十多岁的时候就一直陪伴在我身旁的好朋友。在LUNA SEA我可以完全释放我对炫酷摇滚乐队的钦佩之情。于我而言,它就是我弥足珍贵的宝贝。在 LUNA SEA,我们5人一起同甘共苦共同见证彼此从少年成长为大人,当我们一起向世界发声时,我们转眼已经20多岁,但是此前的感觉从未发声改变。LUNA SEA是一个沉积了我们30多年的声音和凝聚力的乐队,它是无可比拟的,身边突然冒出来的乐队和它无法相提并论。 因为我们是一群历经了30多年岁月的“老男孩”。

日本殿堂级吉他手SUGIZO专访:我的人生死而无憾

“Luna SEA中我年纪最大,而在X JAPAN我又是最小的。在X JAPAN我有可以依赖的大哥,而在Luna SEA,我陷入困境时有一群同事会像弟弟一样帮我解难。这都让我感到十分安心。大家彼此个性相异各有所长,在相处中这些特性逐渐融合在一起,最后成为一个配合协调的乐队,这是乐队特有奥秘。不论是哪个乐队,都有其乐队特有的音乐。我们是一个无可替代的大家庭,他们是一群无可替代的商业伙伴。”

SUGIZO除了举行个人独奏会还游走在这两个乐队的表演之中,此外还积极参加志愿者活动。 一有时间他就会在SNS、YouTube的SugizoTube视频频道上发布‘我认为不错值得分享的东西’,甚至有时候还上传食品报告。SUGIZO一直在不断挑战自己,整天忙个不停的SUGIZO果断回答道:“我的人生死而无憾”。

日本殿堂级吉他手SUGIZO专访:我的人生死而无憾

“我曾经一度失去一切,我一半的躯体已经死去。现在我的人生就宛如靠奖金维系。这绝不是对生命的悲观,即使现在让我死去我也觉得我的人生已经死而无憾了。我现在活着也只是因为我若是死去会给乐队成员、我的家人以及其他人徒增困扰和难过。很多人都认为工作很难,生活很难,但是你要想有很多孩子他们不想离开这个世界但是却患上了无法治愈的疾病。很多人比我们不幸。现在在战场或是灾区,很多无辜的人们因此丧生。虽然这话大家已经听出茧子了,但是对“活着”这件事你应该始终满怀感激之情,带着感恩之心好好地度过你的一生。如果你身边某位重要的人早于你离开这个世界,这对你们谁来说都是个打击,但是他们去了那个世界就一定会在那里等你们。但是如果你的人生过得一团糟,甚至想结束自己的生命的时候,我想他们肯定不会为你感到高兴。“

日本殿堂级吉他手SUGIZO专访:我的人生死而无憾

“我还有愿望。我想要收养孩子。所以目前我正在研究领养孩子的问题,我想总有一天我会领养日本的小朋友或是领养海外难民营的孩子。我想在死前做更好的音乐,直到临死之际也要站在舞台上发挥我的余热。人的一辈子到底能成就什么呢?也许会觉得‘只能到这了吗?我很失望!’,也有可能会转念一想‘就这样这也不赖’,总之我很期待那一刻!”

SUGIZO(杉原有音)

SUGIZO是日本男性音乐制作人兼创作歌手,目前担任LUNA SEA、X JAPAN两个乐团的吉他手及弦乐演奏手。本名杉原康弘,曾二度改名;第一次改为杉原悠,现在为杉原有音。1969年生于日本神奈川,1992年以LUNA SEA的作曲家,吉他手和小提琴手身份亮相。1997年,开始独奏活动。2009年,正式加入X JAPAN。12月18日,LUNA SEA的最新专辑《CROSS》发行。 2020年2月开始了全国巡演。 被歌迷称为“スギちゃん”。(SUGIZO OFFICIAL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日本通平台签约作者发表,版权属日本通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