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献血还是卖血?日本社会掀起对献血问题的思考

可妮兔·2019-10-31 15:46:00·社会
2.7万阅读
摘要:前不久日本媒体上报道了“宇崎酱想要玩耍”与红十字会合作的献血海报,因为海报画风令人尴尬,内容充满违和感,在社会上引发了不小的争议。除了海报事件,关于是否应该设立卖血制度以及献血纪念品的标准都成为日本舆论关注的焦点。

前不久日本媒体上报道了“宇崎酱想要玩耍”与红十字会合作的献血海报,因为海报画风令人尴尬,内容充满违和感,在社会上引发了不小的争议。除了海报事件,关于是否应该设立卖血制度以及献血纪念品的标准都成为日本舆论关注的焦点。

献血还是卖血?日本社会掀起对献血问题的思考

“宇崎酱想要玩耍”与红十字会合作的献血海报

卖血制度不可取

首先我们来介绍一下卖血制度。卖血,顾名思义就是卖血者将血液卖给血液事业者以满足血液需求。

日本历史上的商业血液银行

日本现行的血液保存制度源于一次危机。1948年,东大医院因为输血导致多人感染梅毒,在驻日盟军总司令的影响下,1952年日本红十字会东京血液银行事务所正式开业,专门负责开展献血工作。在此之前日本实行“枕元输血”,即当患者身体需要血液时,由医务人员从与患者有相同血型的供血者身上,用注射器采血后直接输给患者。这样的供血方式容易导致感染或产生排异反应,1952年实施保存式输血制度之后,大家都期待能够大幅度提升血液供给的安全性。

献血还是卖血?日本社会掀起对献血问题的思考

但是事与愿违,因为商业血液银行的血液买卖生意越做越大,银行数量越来越多,红十字会的献血事业受到严重排挤。1952年共有949人向红十字会献血,1953年为1614人,但是到了1958年人数竟然降至254人。商业血液银行的前身多为制药公司、医疗商社、医疗器具生产商的子公司或关联公司,随着后来商业血液银行的退出,现在这些公司大多只剩下母公司。商业血液银行可以托管血液,托管期限最长3年。但事实上因为血液需求量非常大,所以托管血液经常和卖血的血液混在一起。另外,当时社会上还存在“血液存折”的买卖。直到1982年以后,存血思想和血液存折的现象才被彻底清除。

献血还是卖血?日本社会掀起对献血问题的思考

话题再回到商业血液银行。因为供不应求,所以商业血液银行的血液价格水涨船高,价格提升导致更多人卖血,卖血现象愈演愈烈,甚至有的卖血者平均每月供血7~8次(一年超过80次)。因为供血过多,这类人的血液中红血球的数量严重减少,血液逐渐成为“黄血”。当时做过输血类手术的患者血清肝炎的发病率高达50%以上,甚至有人因为输了“黄血”而死亡。

埃德温事件后政府开始严管血液行业

1964年3月24日,美国驻日本大使埃德温·赖肖尔(Edwin O. Reischauer)回到大使馆门口时遭遇行刺事件,埃德温的大腿股断裂,股动脉也被刀切断,警卫们连忙把他送到医院治疗。经过输血和手术治疗,埃德温保住了性命。但是几个月后,埃德温被发现感染了肝炎,1990年埃德温因为肝炎恶化不幸去世。

献血还是卖血?日本社会掀起对献血问题的思考

埃德温·赖肖尔

1964年8月21日,埃德温遇刺事件发生后不到半年时间,日本政府开始严管血液行业,紧急通过了《无偿献血决定》,同时在民间掀起了“无偿献血活动”。经过全社会的共同努力,1968年商业血液银行的卖血制度彻底被根除。

从1948年到1968年,存在20年的商业血液银行买卖输血用血液的现象对社会带来了致命的打击。因此从历史来看,日本应该吸取教训,坚决禁止卖血制度。

献血还是卖血?日本社会掀起对献血问题的思考

山梨县县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

献血纪念品是否超额?

不少人认为在“宇崎酱想要玩耍”与红十字会合作的献血活动中,活动方给献血者的纪念品属于“超额报酬”。关于这一点,我们来看看国际输血协会的《献血与输血的伦理规范》中的要求。

1、移植用造血组织在内,献血是自愿和无偿的;

2、献血者在没有收到被认为是现金或现金替代品等形式上的报酬的情况下献血,可以认为献血是自发且无偿的;

3、这里的报酬包含超出献血所需的合理移动时间之外的休业时间;

4、小额的答谢品、饮料小吃、直接报销的交通费与自发且无偿的定义并不矛盾;

献血还是卖血?日本社会掀起对献血问题的思考

日本红十字会给献血者的纪念品主要有餐具、茶具、文具、动漫周边等小商品,这些纪念品对于红十字会回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假设从贩卖血液的角度来考虑,400ml的血液能够买到几万日元,再加上献血者的时间成本,献血者得到的纪念品价值都不到其捐献价值的一成。因此从献血行为双方的角度来看,纪念品并没有超额。

献血还是卖血?日本社会掀起对献血问题的思考

此外,2002年日本政府在《血液法》中规定禁止为献血者发放图书卡等会员卡、礼券作为礼品和纪念品。法律实施后,据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公开的研究报告显示,没有礼券后有意捐献血液的志愿者数量明显减少。虽然报告中建议继续允许发放礼券,但是因为礼券、会员卡等具有高流通性和高折现性,所以不少专家认为礼券、会员卡违背了《献血与输血的伦理规范》的原则,应该被禁止发放。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日本通平台签约作者发表,版权属日本通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