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为吸引年轻读者,《文艺春秋》正式登陆媒体平台note

可妮兔·2019-11-08 16:43:00·社会
1.8万阅读
摘要:11月7日,创刊86年的日本文学刊物《文艺春秋》正式登陆媒体平台note,开始为读者定期提供电子阅读。读者花900日元(折合人民币约57.5元)便可阅读最新一期的电子月刊、往期的报道及原创作品。

11月7日,创刊86年的日本文学刊物《文艺春秋》正式登陆媒体平台note,开始为读者定期提供电子阅读。读者花900日元(折合人民币约57.5元)便可阅读最新一期的电子月刊、往期的报道及原创作品。

据了解,文艺春秋公司推出电子阅读服务的主要原因与读者老龄化有关,已有超7成的读者年龄在60岁以上。note阅读上线后预计将吸引大量20~49岁的读者群体。作为杂志行业的传奇期刊,文艺春秋的这一创新做法打破了行业传统的经营模式。关于媒体平台note,记者采访了《文艺春秋》的31岁编辑。

“同龄人基本不读《文艺春秋》”

“最难的是封面。里面的内容在二、三十岁的我们看来很有趣,同龄人也应该会喜欢,但是读我们杂志的基本上都是大叔。”文艺春秋编辑部电子信息部门统括村井弦(31岁)这样说道。村井先生在大学毕业后的2011年进入文艺春秋公司工作,一开始被分配到《周刊文春》杂志部门,做了4年记者,期间还担任过日本著名“聋人”作曲家佐村河内守的捉刀人。2015年调到综合性月刊《文艺春秋》。

为吸引年轻读者,《文艺春秋》正式登陆媒体平台note

村井弦

“政治、经济、体育,我们什么都写。”村井先生曾负责过令安倍政权元气大伤的“森友学园”、“加计学园”系列丑闻的报道,还做过日本战后最大的经济犯罪事件主犯之一许永中的独家专访,文章语言犀利,针砭时弊。

当村井让周围的同龄人阅读《文艺春秋》时,他说:“基本上没有人会买来读,我告诉他们这是我写的,他们才开始看。”今年夏天,编辑长对他说:“我打算出电子版刊物,你要不要做?”

为吸引年轻读者,《文艺春秋》正式登陆媒体平台note

严峻的现实:7成以上读者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

在月刊《文艺春秋》工作4年的村井在部门里已经算是老前辈了,一般来说4年也是该转岗的时候。“我觉得我的工作就是制作出好的报道,当听到编辑长的提议后我感到很意外,‘竟然让我做啊!’”

为吸引年轻读者,《文艺春秋》正式登陆媒体平台note

《文艺春秋》销量最好的时候可以发行70万~80万本月刊。2019年1~3月平均每月的发行数量超过了39.8万本。这样的成绩在经营不振的出版行业算是奇迹了。但是编辑部也面临着严峻的危机,即读者老龄化。1997年,杂志读者以49岁以下的年轻人为主,但是到了2019年,超7成的读者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49岁以下的年轻人仅占12%。

为吸引年轻读者,《文艺春秋》正式登陆媒体平台note

另一方面,编辑部的职工却以年轻人为主,工作量非常大。编辑部共有13名工作人员,其中编辑长50多岁、编辑部主任40多岁,剩下的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村井认为,“我们本以为年轻人一定会觉得杂志内容很有意思,但问题是根本无法传递给年轻人,只要想办法能传递内容,应该会有很多的年轻读者。”

note的创立

“曾经有一位作家名叫菊池宽,他为了能给创作者们提供发行的媒体而创立了《文艺春秋》杂志,之后杂志收集并发表了众多作者的作品。”(村井)

为吸引年轻读者,《文艺春秋》正式登陆媒体平台note

菊池宽

2014年4月7日,媒体平台note正式运营,普通人也可以在平台上发表作品用于销售。运营公司piece of cake的CEO加藤贞显在note上刊登的第一篇文章中出现了这样的一段话:

加藤原本在DIAMOND工作,因编辑过“如果高中棒球的女经纪人读了德鲁克的管理学的话”、“堀江贵文的《零》”等大热文章而被人广泛熟知。后来加藤离开了出版行业,2011年成立了适应信息技术时代的公司“piece of cake”。2015年公司正式开始运营媒体平台note,上线5年间活跃用户已超过2000万,是日本屈指可数的作品发表平台。

为吸引年轻读者,《文艺春秋》正式登陆媒体平台note

加藤贞显

note成立的初衷与文艺春秋的经营理念有相通之处,因此两家公司合作只是时间问题。村井先生经人介绍认识了piece of cake的高管深津贵之,关于合作问题,两人交换了意见。

“note使用起来简单,而且不失高级感。我再次意识到文艺春秋的报道是在通俗易懂上下工夫了的,有一种很自然地就能融入其中的感觉。”(村井)

为吸引年轻读者,《文艺春秋》正式登陆媒体平台note

平冢雷鸟如今也很有影响力

《文艺春秋》登上电子化平台note以后,文艺春秋的工作还算很顺畅,工作人员会提前将新闻报道的note样式发给负责人审阅,完善工作流程的同时也提高了工作效率。

“100年前有很多杂志创刊,当时的杂志好像今天的互联网。平冢雷鸟(日本的思想家、评论家、作家、女权主义者。1911年组织创办了文艺组织‘青鞜社’,并创刊文学杂志《青鞜》)到今天也很有影响力。以前杂志是传播信息的最好媒介,今天担当这一角色的就是互联网了。”

为吸引年轻读者,《文艺春秋》正式登陆媒体平台note

平冢雷鸟

Note承担了互联网的部分内容流通和收益方面的职责。加藤先生表示,“希望note能够成为创作者的出版社,让大家集中精力进行创作。”

发行数量少真与内容有关?

note版的《文艺春秋》为读者免费提供了经济学家野口悠纪雄、脑科学家中野信子、音乐家西寺乡太郎等10位学者的著作。同时也将定期发行电子版的《文艺春秋》。在通俗易懂的网络世界中,硬派、曲高和寡的文艺春秋能否被网民接受呢?

为吸引年轻读者,《文艺春秋》正式登陆媒体平台note

村井先生说:“实际上,我认为硬派的只是封面和多汉字的目录体裁。每一篇报道都融入note后,阅读的障壁被拆除,门槛也就降低了,当然质量绝不会降低,我认为这是可以实现的。文艺春秋里塞满了‘活字’。 虽然我们一直认为内容是销售数量减少的原因,但如果将它们放入另一个容器里,应该会有‘活下来的字’。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

虽然作品的载体从纸张变成了网络,但是相信在数字化时代的今天,优秀的创作会因为载体的改变而更加丰富多彩。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日本通平台签约作者发表,版权属日本通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