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NHK晨间剧改革进行时:缩减播放时间,减少编剧、演员负担

akari·2019-11-14 09:44:13·娱乐
2.9万阅读
摘要:NHK连续电视小说(以下简称晨间剧)从下部作品《应援》(2020年春首播)开始,将播放时间改为周一至周五,总集数则缩减了一个月的份量(约26集)。

NHK连续电视小说(以下简称晨间剧)从下部作品《应援》(2020年春首播)开始,将播放时间改为周一至周五,总集数则缩减了一个月的份量(约26集)。在7月24日召开的NHK例行记者发布会上,电视台台长木田幸纪曾表示,为以4k为标准进行拍摄工作,正在考虑延长剧集从前期准备、拍摄到剪辑的制作周期,推行工作制度改革,减轻剧组工作人员的负担。

NHK晨间剧改革进行时:缩减播放时间,减少编剧、演员负担

《应援》洼田正孝、二阶堂富美

2013年NHK发生某女性记者过劳死事件,为此,2017年NHK发布了“NHK劳动方式改革宣言”,力图重新审视工作体制。

大河剧、晨间剧的拍摄工作原则上应当在21小时内完成,近几年来新剧开拍、杀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由于晨间剧有长期的拍摄日程表,对于一些主演和在场的工作人员,尤其是戏份贯穿故事始终的主人公扮演者而言,其工作负荷是相当之大的。这次NHK对晨间剧的播出集数进行了缩减,意味着拍摄时间会有所减少,想必演职人员的工作强度也会得到缓和。

近几年来,日本一些民办电视台的连续剧也出现了新的拍摄模式,即在电视剧播出时剧集就已经杀青(大多是由于主演档期的关系)。于是拍摄形式也随之多样化。电视连续剧的拍摄日程原本就比电影要紧张。也因此,许多连续剧利用其即时性,巧妙地融合了时下的氛围,在播出过程中不断接收观众的反馈并将其反应到剧集里,从而诞生出了许多宛如实况直播般充满趣味性的作品。然而,正如今年播出的热剧《我要准时下班》(TBS电视台)中所描述的那样,期待作品中奇迹般的展开,而对创作者穷追不舍,这和将无偿加班视为美德的腐朽工作观念是一样的,这两种价值观今后都会逐渐被社会所摒弃。

NHK晨间剧改革进行时:缩减播放时间,减少编剧、演员负担

《我要准时下班》剧照

由于晨间剧的拍摄周期长,常常出现在播出开始时就拍摄完成了一半以上集数的情况。因此,想要根据观众的反馈来调整剧情、临机应变是十分困难的。

如此看来,拍摄日程的严苛与否和作品的优劣也并非是成正比的。

接下来,让我们来关注一下剧集的内容,缩减集数会为其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

1961年开播的第一部晨间剧《我的女儿》共250集,第二年播出的《明日的风》到1974年播出的《鸠子的海》都是约310话,花了一整年才播完。这之后的《阿信》《你的名字》《春来了》由于额外情况播出了一年,现在的作品播出周期一般是半年(上半年的晨间剧一般全156集,播放26周,一集15分种),集数较之前已经有所缩减。

编剧们利用这半年的周期,创作出了风格各异的精彩作品。但实际上,能够充分把握、利用这一周期的编剧并不在多数。受限于晨间剧的播放形式(每天只有15分钟)和过长的集数,编剧如果铺设伏笔、创作纷繁复杂的故事,就会导致观众们跟不上节奏。因此,很难设置起伏过大的故事情节。

当然,编剧也可以描绘一个宏大的故事,比如战争年代的时局动荡、主人公的颠肺流离。但我们会发现,大多晨间剧都是讲述主人公往返于家庭和职场的平凡日常。如果要刻画历史剧的庞大故事设定,晨间剧的规模显然有些不够。从播出时间上来说,早晨八点也不怎么适合急迫突兀的故事展开。

反而是源于生活、描写柴米油盐的家庭剧最适合晨间剧的时间段和播出形式。由于剧中人物的生活节奏和观众们的生活节奏基本完全一致,对于许多观众而言,晨间剧已经成为了他们的生活的一部分。

不过,无论是口碑多好的作品,到了故事的后半段都会给人一种剧情拖沓的感觉。比如一些讲述女子生平传记的剧集,随着女主人公年纪增长,她的至亲们一个个衰老逝去,这时难免会出现举办葬礼的故事情节。每当出现这种画面的时候,我都不禁开始感叹编剧的不易。

NHK晨间剧改革进行时:缩减播放时间,减少编剧、演员负担

《雏鸟》有村架纯

曾执笔《水姑娘》《太阳公公》《雏鸟》三部晨间剧的冈田惠和的笔风可说是与晨间剧十分契合。即使是故事到了停滞不前、需要收尾的阶段,冈田也能够巧妙地化解,将最有趣的部分呈现给观众。在这一点上,晨间剧《海女》的编剧宫藤官九郎也做得很好。一些作家比起故事性,更擅长增添新人物、以对话延长剧情,因此无论集数多长也不会出现情节拖沓的问题。上面提到的两位编剧可说是其中的例外了。

因此,对于多数编剧而言,缩减集数显然有助于化解故事尾声的倦怠感,从而激励他们创作出更加优秀的作品。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日本通平台签约作者发表,版权属日本通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