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那场战“疫”,让中国人第一次戴上了医用口罩

人民中国·2020-07-11 10:16:00·社会
6.3万阅读
摘要: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肆虐的当下,百余年前中日“鼠疫斗士”的抗疫经验影响至今。

文丨续昕宇

人类自诞生以来,就一直受到传染病的困扰。早在20世纪,瑞典病理学家福尔克 · 汉申就说过:人类的历史即其疾病的历史。

天花、黄热病、鼠疫、霍乱、流感、艾滋病、肺结核……这些人类曾经经历或正在经历的传染病,都不断影响着人类历史的发展进程。

而中日两国的科学家们,也在那些不计其数的战“疫”故事中留下了他们浓墨重彩的一笔。

  • 伍连德:让中国人第一次戴上了医用口罩

伍连德(Lien-Teh Wu,1879-1960),这个名字或许对很多人来说都有点陌生。

但是,他在清朝末年的一项发明,至今却仍被广泛使用。

这项发明,就是用棉纱制成的医用口罩,又称“伍氏口罩”。而这种口罩的发明,要从一场鼠疫说起。

那场战“疫”,让中国人第一次戴上了医用口罩

获得剑桥大学医学博士学位后,1907年,伍连德应时任直隶总督袁世凯之邀,从南洋回到中国,出任天津陆军军医堂副监督(副校长)。1910年10月,中国东北暴发严重流行性鼠疫,先后造成约6万人死亡。31岁的伍连德临危受命,赴哈尔滨调查处理疫情。

经过一系列分析,伍连德确认东北暴发的是“肺鼠疫”。它不同于常见的腺鼠疫,其传染途径,并非如之前所设想,单纯从老鼠、跳蚤等动物疫源传染给人。人与人的飞沫传播,才是最为要害的传播方式。

然而,对于人与人接触导致的飞沫传染,当时的人们却没有任何防护知识和措施。因此,肺鼠疫的流行非常迅猛。 

那场战“疫”,让中国人第一次戴上了医用口罩

于是他除了打破土葬传统、提出火葬等应对疫情的几大措施外,还建议每一个人都首先要做好自我防护。为了防止飞沫传播病菌从而造成更大的受灾面积,伍连德用纱布设计了一种缝制简单的加厚口罩,要求所有防疫人员和居民必须佩戴,这就是“伍氏口罩”。

那场战“疫”,让中国人第一次戴上了医用口罩

这个口罩是用双层棉纱夹一块吸水药棉制成的,不仅制作工序简单、制造原料取材方便,而且价格低廉,每个只需国币二分半,民众纷纷戴上了口罩,死亡率也大大降低。这也是中国第一个为防止疾病传染而改造发明的医用口罩。

在1911年4月召开的“万国鼠疫研究会”上,这种方便、实用的口罩,受到各国专家的赞赏:“伍连德发明之面具,式样简单,制造费轻,但服之效力,亦颇佳善。”

那场战“疫”,让中国人第一次戴上了医用口罩

除了让中国人戴上医用口罩外,伍连德还是第一位获得英国医学博士的华人,也是目前公开资料中首位被诺贝尔奖提名的中国人。他不仅建立了中国第一个防疫机构并订立一系列边境检疫制度,还发起建立了中华医学会并创刊《中华医学杂志》。此外,在他的积极倡议下,中国还建设了第一家自己的现代化医院——北京中央医院(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白塔寺院区)。 

那场战“疫”,让中国人第一次戴上了医用口罩

伍连德创办的中央医院旧址,现为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白塔寺院区

这位祖籍广东、出生于马来西亚的华人,不仅是中国检疫与防疫事业的先驱,也为中国的现代医学建设与医学教育、公共卫生和传染病学作出了开创性贡献。

  • 北里柴三郎:新版日元纸币上的“日本近代医学之父”

2019年,日本宣布发行新版纸币的消息让三位日本人进入了人们的视野——涩泽荣一、津田梅子、北里柴三郎。而其中千元纸币人物——北里柴三郎就是一位与细菌打交道的人,被后世称为“日本细菌学之父”。 

那场战“疫”,让中国人第一次戴上了医用口罩

日本江户幕府末期的1853年,北里柴三郎出生于熊本县小国町一个世代相传的庄园家庭。1874年进入东京医学校(东京大学医学部的前身),并决心要将预防医学作为自己毕生追求的事业。

1884年长崎发生霍乱,北里在显微镜下证明了致病菌──霍乱弧菌的存在。此后,他留学德国,师从病原微生物学研究第一人——罗伯特•科赫。1889年,北里成为全世界首个成功培育出破伤风菌的人。第二年,他发现了中和破伤风菌毒素的抗体,并通过含有该抗体的血液,开发出了抑制破伤风等传染病的“血清疗法”。

那场战“疫”,让中国人第一次戴上了医用口罩

1894年,香港地区鼠疫猖獗,北里柴三郎还亲自率领日本医务界前往香港展开调查,并与欧洲另一位细菌学家耶尔森各自分离出了这种疾病的致病因子——鼠疫杆菌。

除了在显微镜下发现医学的乐趣、发表了数篇在细菌学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论文外,他还积极致力于日本医学研究和教育事业的发展,建立了北里研究所,并参与了庆应义塾大学医学科的创办。201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大村智,就曾在以他名字命名的大学——北里大学任教。

那场战“疫”,让中国人第一次戴上了医用口罩

为应对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北里大学发起了募捐活动(图片源于北里大学官网)

北里柴三郎对世界细菌学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对推广、普及和提高日本的细菌学事业付出了毕生精力,被誉为日本的“近代医学之父”。

那场战“疫”,让中国人第一次戴上了医用口罩

北里柴三郎监制的肺结核预防手册,旨在向日本公众宣传飞沫传播的危害和养成饭前洗手的习惯等

有趣的是,中日这两位享誉世界的战“疫”斗士之间,还有过这样一段交集。

东北鼠疫扑灭后的1911年4月,满清政府邀请与中国有联系的国际各国,前来奉天(今沈阳)召开国际学术会议,研讨总结东北鼠疫。“奉天万国鼠疫研究会”上,11国的专家公推伍连德为大会主席,这也成为有史以来第一次由中国人担当会议主席、第一次在中国举办的国际学术会议。

就是在这次会议上,伍连德获得了“鼠疫斗士”的称号。当时全世界的鼠疫专家,包括北里柴三郎,都把“鼠疫斗士”这个桂冠让给了伍连德。

那场战“疫”,让中国人第一次戴上了医用口罩

有人说,人类的发展史也是一部与传染病作斗争的历史。在传染病流行过程中,人的生命会受到威胁,经济的兴衰、社会的荣枯、文明的起落、科技的发展等也往往会受到影响。在一次次战“疫”中,人类从无知到有知,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教训。

面对传染病这个人类共同的敌人,我们能做的,惟有携手共克时艰。面对此次新冠肺炎疫情,相信我们定能从中增强智慧,促进人类社会更好的发展。

(图片源于网络)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人民中国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