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疫情危机下,中日出版业的出路在哪里?

人民中国·2020-07-17 08:21:00·经济
4.9万阅读
摘要:从不出电子书的东野圭吾,也走上了数字化的道路。

作者:马场公彦

新冠疫情还在全世界范围内持续蔓延。人们不得不远离密集的人群,闭居家中,各种生产活动和消费生活被迫按下“暂停键”。在日本,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从去年12月到今年3月,连续四个月,书店的销售总额呈现出月月向好的繁荣景象。其中,教辅教参、儿童读物、漫画等是销售增额的领头羊。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2月28日日本全国统一进入停课停学状态后,居家学生对教参和儿童读物的需求急剧增加。但是好景不长,4月7日,日本政府针对七个都府县下发了紧急事态宣言,随后16日,宣言的范围又扩大到全国,政府对全国范围内的各行各业相继下达了停业要求。虽然书店不在其行列(二手书店需遵守停业要求),但有些书店因为所入驻的大型商场关门而不得不跟着歇业,因此4月份的销售额跟去年同期相比呈现出了6.1%的大幅下滑。

而在中国,以武汉长达77天的封城举措为首,政府在全国范围内都相继出台了人员出行方面的限制措施,大多数商业设施不能开张。根据抽样调查结果显示,全国90.7%的实体书店都被迫进入停业状态。为满足广大读者在“蛰居”期间的阅读需求而开展的线上销售,也并没有取得如期效果。这主要是受到仓储、运输、配送等物流系统功能停滞的影响。

疫情危机下,中日出版业的出路在哪里?

被誉为“二手书天堂”的神保町,大部分书店门锁紧闭,一片寂静(读卖新闻)
  • 从线下到线上,成果与问题并存

在实体书店纷纷歇业的时候,人们对于电子书的需求自然有所增加。其中,传染疾病相关专业出版社以及专业机构对疫情的蔓延做出了及时回应,快速备齐了疫情防控工具书的电子书和有声读物,通过多平台向受众免费开放,博得了一致好评。2月3日,首都出版单位牵头组织的“+我一个”行动计划中,共计114家出版社响应号召,通过本公司或公共平台向广大受众免费开放了在线教育、知识付费、网络文学、数字音乐、数字阅读、有声读物等众多优质内容。

疫情危机下,中日出版业的出路在哪里?

《病毒星球》封面。疫情期间,与传染病有关的书籍成为畅销书,如《血疫》《霍乱时期的爱情》等。中国读者更倾向阅读大部头的书籍

在日本疫情控制情况尚不乐观的今天,各大出版社自发开展了将自家电子书和杂志等,限时向读者免费开放的公益活动。例如Benesse Corporation(ベネッセコーポレーション)就对容纳了1000册儿童读物的自助书库“电子学习图书馆”(「電子図書館まなびライブラリー」)进行了限时免费开放。此外,面向高校和图书馆提供电子书服务的“丸善”公司则对人文社会学系统6家出版社指定类别的大约4300本电子书,放开了同时可阅读数量的限制。

疫情危机下,中日出版业的出路在哪里?

Benesse Corporation“电子学习图书馆”的登录页面

然而另一方面,在中国,各家出版社长期以来疏于书籍内容数字化工作的短板也在此时暴露出来。所谓短板,就是电子书的产品数量不足,以及出版社因为没有独家的销售平台而无法进行个性化宣传推广和客户管理。在日本,除了漫画、文库书、轻小说等适合轻阅读的读物之外,其余书籍的电子转化率非常低。和中国不同,虽然业界拥有几家独立完善的销售平台,但出版社自身基本上没有管理客户的能力。

疫情危机下,中日出版业的出路在哪里?

日本著名推理小说作家东野圭吾于4月17日宣布,将其代表作《嫌疑人X的现身》《白夜行》等7部小说进行电子书化。此前东野圭吾从未出过电子书,此次他想通过自己的改变为疫情下的国民生活做一些贡献,并说道:想出门的年轻人们,再忍忍吧。读一读书,也许你能发现新世界

  • 保护阅读绿洲,积极探索新方向

在生活尚未完全恢复常态的情况下,中国的各大出版社把着力点放在书籍的数字化和有声化转变上,不少机构还邀请知名写手、作家共同参与直播,开展以读书会为主的一系列线上活动。

一些独立书店,尝试各种新业态,走上了自救之路。上海的钟书阁在淘宝上开了直播,单向空间的创始人许知远和一些同行一起在直播中带货“盲盒”(盲盒里面随机放入书籍和一些文创产品),重庆的大众书局则联手美团闪送,在外卖平台上进行售书活动。为了支持图书行业的生存发展,一些主要城市的政府决定向实体书店伸出援手,减免两个月的店面租金。

新冠疫情对中国的出版行业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打击。尤其实体书店,已经从歇业到了被迫关门的地步。然而在这种危难时刻,各家出版社为转危为机作出的新尝试,也值得我们关注。这些尝试都建立在出版社与书店的联动、发达的通讯技术、智能手机的普及以及完备的物流配送服务等社会基础设施之上。

疫情危机下,中日出版业的出路在哪里?

单向空间创始人许知远在著名“带货女王”薇娅的直播间做售书宣传

阅读,原本是一项非常私人的活动,书店则是阅读者们聚集在一起的一个实体空间。现如今实体书店的生存之道,应当建立在一种新的商业模式之上。即利用阅读共同体之间的联系构建出一个虚拟的阅读空间,再依托互联网平台开展的视频直播等宣传推广,最后利用线上支付和物流配送完成服务。

这样举行业之力的大规模自救行为得以开展的背后,是人们对于实体书店消失的焦虑和恐惧。实体书店作为精神食粮供给处具有不可代替的作用,同时,这个空间也记录和承载了一个民族的历史。

疫情危机下,中日出版业的出路在哪里?

4月8日,成都TOD城市项目与日本茑屋书店完成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的“云签约”。疫情结束后,日本“最美书店”有望落地成都。中日两国在实体书店领域的合作仍然有很大发展空间

疫情危机下,中日出版业的出路在哪里?

马场公彦。1958年出生。北海道大学文学硕士,早稻田大学博士。在日本出版行业供职35年,退休后担任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外籍专家。著作有:《现代日本人的中国像》《播种人——平成时代编辑实录》等。

编译:袁舒,图片来自网络。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人民中国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