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趣谈・新词新语丨三文鱼和四喜饭

人民中国·2020-07-18 09:15:00·文化
3.6万阅读
摘要:如果日本人看到中文的“三文鱼”这个词,恐怕会因此认为这是一种价格低廉、并不美味的鱼吧。

作者:刘德有

日语中有一词叫“二束三文 にそくさんもん”(极其廉价),如果日本人看到中文的“三文鱼”这个词,恐怕会因此认为这是一种价格低廉、并不美味的鱼吧。其实,“三文鱼”就是日本的“サーモン”,也就是鲑鱼。

小时候,在我出生的地方大连,人们把鲑鱼叫做“大马哈鱼”。大马哈鱼很名贵,要从更北边的黑龙江运过来,一般会做成腌咸鱼,平常很少有机会吃到。我记得,母亲偶尔会放点在饭盒里给我当配菜,令我非常开心。不过也因此,我以前没有尝过新鲜鲑鱼的味道。

我记得,改革开放前,大家一般都习惯用大马哈鱼这种叫法,但大约从改革开放后开始,就逐渐习惯叫“三文鱼”了。这也是因为和外面的世界的交流增加了的缘故吧。

我推测,“三文鱼”这种叫法,很有可能源自香港或台湾。“三文”在普通话中读作“sanwen”,但在香港使用的广东话中的发音是“samun”,与原本的日语发音“samon”类似。

趣谈・新词新语丨三文鱼和四喜饭

现在,三文鱼刺身在中国很有人气。(刘德有供图)

现在,三文鱼在中国非常受欢迎,鱼市上也有卖,随时都能买到。许多餐厅的菜单上都有了这道菜,很有人气。例如“三文鱼块”、“三文鱼片”、“三文鱼柳”、“三文鱼腩”等等,各种炒三文鱼肉。只不过根据切法和部位的不同,叫法也不一样罢了。还有一些具有西餐风味的“熏三文鱼”、“咖喱三文鱼”、“番茄三文鱼”、“三文鱼蔬菜沙拉”等等。此外,也有融入了中华传统的“三文鱼饺子”,这才算是地道的中国菜吧。

在现代化浪潮的席卷下,要是再有谁把这些菜叫做“熏大马哈鱼(鲑鱼)”、“咖喱大马哈鱼(鲑鱼)”、“番茄大马哈鱼(鲑鱼)”,那可就要被人当成土老帽,笑掉大牙了。

日本也有这样的情况吧?

二战前,不管是在日本的农村还是城市,人们一般把鲑鱼叫做“さけ”或是“しゃけ”。到了二战后,在日本传统料理中仍然叫“さけ”或是“しゃけ”,但在西餐中大家都开始用“サーモン”这个词了。

在日语中,外来语有时候会使这种事物看起来更加新奇,因此,一般情况下,西餐中叫“サーモン”,日本料理或者在家里还是叫“しゃけ”。

有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次,日本作家土岐雄三和妻子一同去餐厅吃饭。菜单上的菜品名都是横着写的(译者注:传统日本料理店菜单上的菜品名一般竖着写),从名字上完全看不出是什么菜。土岐雄三看到菜单上有道菜叫做“サーモン”,当即大声说“就点它了!”。结果上菜之后一看,发现只不过是家里常吃的黄油煎鲑鱼罢了。土岐雄三这样写道:

“我曾和妻子一起去一家酒店的餐厅吃饭。菜单上写的全是英语或者法语(有片假名注音)。我和老妻对这些洋名儿都一头雾水,完全看不出来是些什么菜。询问侍者之后,他们的回答也十分不接地气,让人摸不着头脑。我心想,随便点吧,就说“要一份这个”,结果上菜后发现不过是黄油煎鲑鱼。妻子取笑道:‘哼,把三文鱼说的天花乱坠的,其实根本不稀罕,咱家里也会做嘛。’

洋名儿听起来像是什么玉盘珍馐,但实物也不过普普通通。片假名好像会给人带来一种高大上的错觉。”

有这样一个例子,可以佐证在日本料理中,一般不使用“サーモン”,而是使用“しゃけ”这种叫法。

1972年9月,为推动中日邦交正常化,田中角荣首相访华。行前, 9月24日的《朝日新闻》上刊发了一篇报道,讲述首相身边的工作人员从生活方面为此次访华进行了万全准备。记载如下:

“因为首相很爱出汗,所以身边工作人员最担心的是首相喝水的问题,其次,也担心首相会不会吃不惯中国菜。虽然首相偶尔也会吃点油大的中华料理,但还是以和食为主。不过,中方事先就首相的口味进行了详细的了解。首相秘书官说:‘中方连首相喜欢鲑鱼(しゃけ)头炖白萝卜,并且应该怎么调味都一清二楚’。”

当时,我正好是驻日记者。田中首相访华前,我曾就首相的生活习惯对其第一秘书早坂茂三进行了采访,并作为参考资料发回给新华社本社。早坂先生也曾在其著作《政治家田中角荣》一书中提及此事:“我随田中访华时,发现中方完全按照采访结果进行了招待。”

日语中虽然有“三文杂志”、“三文小说”、“三文文士”这样的词,但“三文鱼”并不是只值“三文”的鱼,而是一种昂贵、高级的鱼……

趣谈・新词新语丨三文鱼和四喜饭

北京的日本驻华大使馆附近有一条叫做“好运街”的美食街,这里有许多日本料理店。(摄影:笼川可奈子)

下面我想谈谈“四喜饭”。

“四喜”就是日语中“寿司”的中文音译。

文革之前,全中国只有一家日本料理店,在北京的东安市场,叫做“和风”。文革之后,虽然日料店在中国的各大城市逐渐增多,不过直到数年前,日料店给人的印象还一直都是日本老板为日本人开的、坐落在高级酒店中的餐厅,数量也十分有限。但现在,日料店已经遍布大街小巷。前年,在友谊商店门口的旁边,还开了一家回转寿司。

几年之前,中国人一般习惯使用“寿司”的音译名“四喜”,或是叫“四喜饭”。但现在,说“寿司”大家也能明白,而且听起来更高级,也更加内行。

与之相类似的还有“サシミ”一词。以前“サシミ”在中国叫做“生鱼片”,但现在,比起“生鱼片”,用“刺身”一词会显得更像懂行之人。“刺身”不仅有鱼类,也有虾和贝类等等,甚至还有马肉刺身、鸡肉刺身。因此,“生鱼片”一词无法涵盖“刺身”的全部种类,索性还是直接叫“刺身”更合理一些吧。

趣谈・新词新语丨三文鱼和四喜饭

  • 刘德有

1931年出生于大连,日本文化专家,记者、翻译家。

1952年任《人民中国》翻译,编辑。

1955年到1964年,曾为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等人做翻译。

1964年到1978年作为《光明日报》和新华社记者在日本工作15年。

1986年到1996年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副部长。

著作:《时光之旅》(時は流れて)《战后日语新探》(戦後日本語新探)

译著:《祈祷》(祈祷,有吉佐和子)、《山芋粥》(芋粥,芥川龙之介)、《突然变成的哑巴》(不意の唖,大江健三郎)、《残象》(残像,野间宏)等。

翻译:李家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人民中国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