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我的先生江原规由

人民中国·2020-08-21 08:14:00·社会
3.8万阅读
摘要:夫人眼中的江原规由——二人的大连岁月与心系中国的一世情缘。

作者:江原孔江 

我的先生江原规由

ITI事务所汤泽三郎理事长亲手制作的江原先生遗像

为本刊撰写专栏的江原规由先生猝然离世,令许多朋友和读者感到震惊和悲痛。8月6日王众一总编的追思文章引来中日两国许多朋友的关注,大家以跟帖留言的方式表达了无尽的思念。深深沉浸在悲痛中的江原孔江夫人也为本刊发来了追思文章,回忆了她与江原规由先生的大连岁月,以及江原先生与中国的一世情缘。今天我们再次一起怀念与追思江原规由先生。

“山本女士,往后就是亚洲的时代了。”

这是1977年我和我先生江原规由初见时,他说的第一句话。

作为日本战后出生的一代人,我们这一辈从小接受的是“以美国为样板”,重点学习英语的教育。可以说,我们是仰望着太平洋彼岸的国家长大的。当时,大学选择了英语系美国文化研究方向的我自然也不例外。22岁的我丝毫未曾对身后这片亚洲大陆报以关注。

然而,突然有人告诉我,“往后会是亚洲的时代!”

“亚洲的......时代吗?”在陷入思索的瞬间,我忽然对眼前这个人的人生充满了好奇。不知不觉中,他慢慢走进了我的生活,成为了与我共度一生的人。

我的先生江原规由

日本贸易振兴会大连事务所开业时江原夫妇的合影

我先生曾在今天的独立行政法人日本贸易振兴机构(JETRO)万国事务所任职。1993年,他被调往大连事务所担任第一任所长,我陪他一起前往大连生活。我想着,今后与人打交道,估计要经常说“对不起”“对不起”吧,那么得先学会“对不起”用中文怎么说。询问我先生,他教我是“dui bu qi”。但我记得他当时笑着告诉我“你应该没什么机会说这句话的”。我记住了“dui bu qi”,这应该是除了“你好”和“谢谢”以外,我学会的第三句中国话。

我的先生江原规由

江原规由先生与大连国际贸促会张如仁会长

抵达大连机场后,下了飞机,我们朝着看起来像航站楼的小房子走去。我当时便想,不知道未来这个机场会变成什么样,这样的风景或许也看不到第二次了吧。

来机场接我们的司机身材魁梧,载着我们二人去酒店入住的路上,他一刻不停地说着话,十分健谈。我坐在后排座位上,眺望着大连街道上一排排暗褐色的建筑,期待着有朝一日能够听懂他的话。

由于不懂汉语,日常生活有诸多不便,我便开始在大连外国语大学汉语中心上课。在我们抵达大连的第二天,我先生便在工作间歇抽出午休时间带我跑了趟大连外国语大学。他和宋老师(一位落落大方的中年女性)聊了几句,听对方提出“夫人就从下午的补习课开始听起吧”,便留下我独自返回了单位。完全听不懂中文的我有些不安,不知道要如何与宋老师交流。我尝试用英语跟对方沟通,却没能奏效,毕竟这里是汉语中心呢。下午的补习课上,我坐在两三名迟来的年轻人旁边,听说他们是住在这边宿舍的留学生。在我还听得云里雾里时,课程便结束了。我一边望着早春傍晚被染成橙红色的天空,一边发愁要怎么回到酒店。现在想起这段经历,还觉得颇为怀念。

我在中国的生活便这样猝不及防地开始了。

“明天早上该怎么去上学呢?”我透过酒店的窗户眺望着3月下旬冷空气中灰蒙蒙的街道,寻找着学校的方位。听闻有几位每天去汉语中心上课的夫人与我住在同一家酒店,我连忙上门拜访。她们告诉我从明早起在楼下大厅集合,一起走到公交站去乘车上学。

事实上,“往后是亚洲的时代”这一金句也并非我先生原创,而是来自他的恩师——1975年我先生刚进入JETRO时结识的前辈堀武昭先生。当时我先生由于每天要从埼玉县花园村的老家,花上5个小时前往位于东京中心区虎之门的JETRO办公室上班,在新人中颇为引人注意。堀武昭先生告诉他,“江原君,往后是中文的时代”,并推荐他递交材料,申请作为中文研修生去香港大学学习。顺利获得派遣名额后,正赶上我先生的父亲(57岁)因心肌梗塞突然离世,先生只能怀着悲痛的心情出发了。经过两年的研修生活,我先生成为了JETRO中国经济方面的负责人。

我的先生江原规由

在香港大学留学时期的江原先生

大连事务所成立时,只有我先生一人前去赴任。海运来的事务所用品需要他办理卸货手续,制作公司印章等诸多琐事也需要他处理,我先生开始没日没夜地忙碌。在草草装修的事务所里铺上从日本订制的地毯,贴上壁纸,配上一些硬件设施、家具,制作事务所开业庆典的宾客名单和邀请函,购买剪彩仪式所需的红布,招聘两名当地员工等等事务,都由他一人操办。从事务所成立初期的四处奔波到一步步安定下来,转眼间,我们已经在大连生活了6个年头。在江原所长的帮助下,我得以作为志愿者为大连商工俱乐部撰写“会报”,也以此为契机采访了大连的有为女性。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越来越多有能力的女性得以一展拳脚。尤其是在时尚都市大连,出现了中国最早的模特学校,时尚表演遍地开花。我采访了其中一位模特池洋女士,并和她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同时还学会了模特在汉语中的读法“mo te”。此外我还认识了一位姓刘的空中小姐。在日语中,“空中小姐”这个词的词组搭配十分有意思。我也没有想到能够采访到这样一位美丽的女士。此外还有被誉为大连“阿信”(日本电视剧中女性创业者)的著名服装业女总裁、容貌出众的新闻主播、日语说的比日本人还要好的对外贸易委员会副会长以及魅力超群的经济开发区副会长等。这些优秀的女性走在推动经济发展的各行各业最前沿,她们为我在大连的岁月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我的先生江原规由

著名的大连时装节

我先生自2004年起担任JETRO北京中心的所长,4年后以调任的形式获得2010年在上海召开的世界博览会(EXPO)日本政府馆馆长这一重任。也因此有幸结识了中国各省市展馆的代表和各方要员、领导,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参展方共同交流,加深了对中国人民的理解。

机缘巧合,我先生结识了《人民中国》杂志社的总编王众一先生。二人意气相投,相谈甚欢,我先生非常高兴地接受了王总编的邀约,从2004年1月起为人民中国执笔经济专栏。没想到一发而不可收,一写就是整整16年。

每个月,我先生都既兴奋,又期待,既认真,又烦恼地思考着下一篇稿件的主题,并为之四处采访,在月底前总结、编写成稿。初稿一完成,他一定会先让我读上一遍,托我帮他检查。在他看来,我或许就是普通读者的代表。如果我看不懂的话,他就会想着或许其他人也看不懂,便改掉重写。如果我觉得通俗易懂,内容有趣,他便认为这次写得不错,志得意满。6月底他写完8月刊的稿件后,也是那样一副高兴满足的样子,却是我今生最后一次看到了。我先生月复一月地用心写稿,只因他始终不忘对王总编的承诺。

我的先生江原规由

江原夫妇在21世纪的北京

我先生将为《人民中国》写稿看作是一件光荣、愉快的事情。他为了回报这份荣光而拼命努力的样子,像极了初见时,那吸引我与他共度余生的样子。

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也在认真、忠实、努力地完成交付给自己的工作,这便是我的先生江原规由。

图片提供:江原孔江

翻译:蔡梦瑶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人民中国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