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中日短长书丨街头是锻造亚文化的道场

人民中国·2020-08-23 09:14:00·文化
4.3万阅读
摘要:从美国到原宿,从原宿走向全世界,日本时尚发展小史——《原宿牛仔——日本街头时尚50年》。

作者:刘柠 

中日短长书丨街头是锻造亚文化的道场

《原宿牛仔——日本街头时尚50年》

(美)W. 大卫·马克斯 著

吴纬疆 译

世纪文景

2019年7月第1版

又到了东京奥运会的年景。上次东奥会之年出生的人,虽然已成了不折不扣的大叔、大婶儿,但在日本社会的劳动力结构中,仍属于壮劳力,离含饴弄孙的“年金生活者”还且呢,少说还有十年。而他们的父兄,即广义的团块世代,如果没有在泡沫经济中破产的话,则领受着年金。别看老爷子一把年纪了,可范儿还在,或西装革履,或穿着做工考究的休闲装,优哉游哉地在闹市里转悠。在银座、青山、六本木、代官山,常常遭遇那种老顽主的身影,令人想到村上春树老爹。

我深知,他们身上的时尚感,本质上是一种都会气质,那种穿衣的感觉,对各种洋酒和爵士乐的知识,到待人接物的从容有度、落拓洒脱,其养成绝非一朝一夕之功,所谓“积土之山,非斯须之作”——如果没有在时尚“磁力场”中的经年淬炼,真的铸不成那种“型”。而所谓“磁力场”,其实倒未必是什么特殊场所,无非是大都市的十字街头、寻常巷陌罢了。

中日短长书丨街头是锻造亚文化的道场

1964年东奥会前夕,银座的“御幸通”成了亲不孝大道

银座有条大街,与中央大街(中央通リ)交叉,沿银座五丁目和六丁目的边界,与晴海大街(晴海通り)平行呈东西延伸,西边连着有乐町的日比谷公园,东头通向筑地的新桥演舞场。全长1.2公里,因明治天皇在巡幸海军兵学校、海军大学校之际,曾御驾经过,故称“御幸通”。但这条银座最高大上的繁街闹市,在1964年东奥会前夕,竟被媒体称为“亲不孝大道”。

中日短长书丨街头是锻造亚文化的道场

1964年,出没于银座街头的御幸族们

原因是每逢周末,便会有成百上千的“怪人”出没:男青年穿着皱巴巴的牛津布衬衫,领尖用小纽扣扣住,西装外套胸口处多出第三颗纽扣,衣料的格纹图案张扬刺眼,卡其布长裤比通常要紧身,裤长只有正常尺寸的七至九分,再配上长长的及膝黑袜,及纹饰复杂的皮鞋。那些哥们儿爱将头发偏分成三七开,并用发胶固定;女生则穿连衣裙,束腰的带子在身后结成蝴蝶结,用手帕当头巾,深色长筒袜配低跟皮鞋,或沙滩凉鞋。他们管那种风格叫作“アイビー(aibii)”,源自英文的“常春藤”(IVY)。少男少女们像快闪似的,成群结队出现在街头,却无所事事,只是三三两两,站在商铺的橱窗前聊天。很快,这群奇装异服者便有了一个集体绰号“御幸族”(みゆき族/Miyuki-zoku)。他们显然是出身良好的中产子女,但却不好好在家读书,去街头胡闹,在银座的百货商场挥霍父母的血汗钱——“亲不孝”。

中日短长书丨街头是锻造亚文化的道场

穗积和夫绘制的“常春藤男孩”系列插画

奥运在即,御幸族们的行动,引发了主流舆论的紧张,他们担心,若任其发展下去,银座很快将沦为“邪恶的温床”。于是,9月的一个周六,警方出动。在亲不孝大道上,见有人穿着纽扣领衬衫,梳着约翰·肯尼迪式的偏分头,便会拦下,一夜之间,共有约200名青少年被捕,其中85人被送往筑地拘留所。

尽管在战后民主主义的框架下,这场街头扫荡行动的合法性颇可商榷,但警方的一个疑虑却似乎被坐实:御幸族男孩措辞非常女性化,警察“担心日本男性气概岌岌可危,与青少年对时尚怀有浓厚兴趣有关”。确实,战后日本年轻人,对时尚流行的追求,相当惊人。如人口为日本2.5倍的美国,男性时尚杂志只有不到10种,但日本却有50余种。

中日短长书丨街头是锻造亚文化的道场

《MEN'S CLUB》的别册《TAKE IVY》,由被誉为“IVY教祖”的日本时尚大师石津谦介(1911~2005)等编辑。介绍了美国8所常春藤名校的学生日常装束

事实证明,御幸族们对美国常春藤文化的想象,是一种误读。之后日本著名时尚品牌“VAN JAC”和男性志《Men’s Club》,为向国内受众推介常春藤文化,专程派人去美国东海岸的几所藤校采访。拍摄校园风景时,他们发现,哈佛、耶鲁、普林斯顿的学生,其实更爱穿“边缘磨损的短裤和快要烂掉的夹脚拖鞋”,令他们震惊不已。当他们好不容易看到一名身穿九分裤的耶鲁生时,立马上去兴奋地问道:“短版长裤真的很流行吗?”可那学生却一脸不解地说:“我从没想过。这裤子洗过后就缩水了。”一行人回国后,在《Men’s Club》志上澄清道:“日本常春藤风格其实并不很学生风,其爱好者们比较爱时髦,他们在学生时期都穿常春藤西装,仿佛他们是成年人似的。”

中日短长书丨街头是锻造亚文化的道场

1964年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上,身着“御幸族”风红色西装外套的日本国家队队员

不过,尽管御幸族们的街头行动遭警方取缔,但他们对美国时尚的想象,却得以在日本落地生根:就在银座御幸族们被扫荡后不久,10月10日,全国人民从电视里看到,奥运会开幕式上,日本国家队员身着带三颗金色纽扣的红色西装外套,系蓝红相间的条纹领带,下身是白色棉布裤子或半裙,风格清新,充满活力。而三颗金属扣的休闲西装,正是御幸族的标识之一。不承想,遭警方取缔的“奇装异服”,却被奥运国家队恢复了“市民权”。乃至开幕式刚一结束,百货公司的采购员便打电话给此前一路吃闭门羹的VAN JAC公司:“贵公司想卖的那款休闲西装外套,真的非常棒,请尽快送货!”

中日短长书丨街头是锻造亚文化的道场

老去的御幸族们手提VAN JAC包装袋走在街头。当年常春藤风刚席卷日本时,手提一个 VAN JAC 的购物袋,是一件相当时髦的事情

御幸族的案例只是一个缩影。以时装为代表,战后日本时尚工业的发展,基本是一个“美国化”的过程,“从常春藤联盟学生造型、牛仔服饰、嬉皮士打扮、西海岸运动服、1950年代复古造型、纽约街头服饰,到旧式工作服,这些服装在数十年间陆续传入日本,颠覆了东洋社会的景观,继而又反过来影响了全球时尚。”今天,源自美国的日本时尚风格,在日文中统称为“Ametora”(アメトラ),其实是“美式传统风格”(American Tradition/アメリカン・トラディション)的缩略语。

推动这种变化的源动力,往往不是专业的时装设计师,而是企业家、进口商、杂志编辑、插画家、造型师和音乐人。作为一种时尚工业产品,先于制造生产线,都市街头才是催生的熔炉和锻造的道场。不仅御幸族如此,其后诞生的一波又一波被称为“××族”(系)的青年亚文化现象,莫不如是,如疯癫族、安侬族、水晶族、御宅族、涩谷系、原宿族、里原系、蛰居族,等等,不一而足。这令人想到70年代的青年文化领袖寺山修司的一本书,书名就叫《扔掉书本,上街去吧!》。

中日短长书丨街头是锻造亚文化的道场

刘柠:作家,译者。北京人。大学时代放浪东瀛,后服务日企有年。独立后,码字疗饥,卖文买书。日本博物馆、美术馆、文豪故居,栏杆拍遍。先后在两岸三地出版著译十余种。

编辑:陈蕴青

图片来自网络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人民中国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