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中日文化趣谈丨日语是一种暧昧的语言吗

人民中国·2020-08-27 08:23:00·文化
4万阅读
摘要:凡事不说透,留一些言外之意的余韵,这个喜好似乎已经成为了日本人的美学观。这样的传统又是如何形成的呢?其内在原因在于日本社会的特殊性。

作者:刘德有

我在日本做记者时,常听人说“暧昧的日本人”、“暧昧、逻辑不清晰的日语”这样的话。

至少日本和外国学者们在做了各种语言分析后,得出了日语暧昧模糊、逻辑不清晰这一结论。确实日本人喜欢话里有话的婉转表达方式,注重“心有灵犀一点通”,这是得到大家公认的。日本人讲话,通常听话者必须要理解的是,他们没说出口的部分,要和说话人“以心传心”。说实在的,到底该如何判断这些言外之意,我也常为之苦恼。

中日文化趣谈丨日语是一种暧昧的语言吗

中文版《雪国》。很多中国读者都熟悉喜欢这部小说(刘德有提供)

我做记者时常有机会去采访日本首相的国会答辩。首相很喜欢说“前向きに検討する”。可具体到底该怎么探讨,却没有明确的说法。我把“前向きに検討する”翻译成中文向国内拍电报时,心里很犯难。因为我翻译的“向前看地进行研究”算不上常见的中文表达。我也看了英文报纸是怎样翻译的,他们把“前向きに”译成了“積極的に(积极地)”。可“向前看地”和“积极地”之间还是有区别的,总感觉其中还蕴含了一些别的意思。

作为记者我还经常撞上过一些让人头疼的采访。我询问经济界人士:“经济情况如何?”,他们回答我:“还可以,势头不错。”可这个“势头不错”的程度到底是怎样的呢。再追问下去,可能显得我太不懂人情世故。如果是日本人听到了“势头不错”这个回答,想必会像电脑一样,瞬间在在头脑中反应出所有数据,做出综合判断,给出答案,明白说话方的想法。

暧昧有时也会被用来回避问题本质。例如“占领军”、“战败”被替换为“进驻军”、“终战”,还有曾一度在报纸上引起风波的“周边”等表达方式,都是“模糊暧昧”的好例子。

说到“模糊暧昧”,这样的表述在日本文学中随处可见。川端康成的《雪国》的开头部分,就是典型的例子。

穿过县境上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夜空下,大地一片莹白,火车在信号所前停下来。

这是哪里的隧道,又是哪里的信号所呢?小说中没有写明,这种含混模糊的文风,似乎最合日本人的品位。我听说“暧昧”既是日本文学的传统,也体现了日本人的美学。

不过上文中说到的这些暧昧、模糊、婉转、含蓄,甚至模棱两可等,是不是日本人所独有的特质呢?也不尽然。这不仅是日本人的经验智慧,中国人也会说暧昧的话,委婉地表达意思,在外交文件中用模棱两可的话语。可能也有人在和中国人谈买卖的时候,被中国人一连串的“研究研究吧”,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暧昧的语言在中国文学作品中也是随处可见的。举例来说,

朝辞白帝彩云间,

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

这首李白的诗歌,只说了出发的时间是“朝辞”,没有写清楚是何月何日何时何分,到“江陵”的距离,也没有准确地写明是多少公里,只是模糊地虚指了千里,“万重山”也不是“1、2、3、4”一座一座数出来的。

文学毕竟是文学,不是几何证明。文学需要修辞,如果从日常生活和文学中剥离掉暧昧、模糊、含蓄,那么文学也就不复存在了。

那么,为什么还有很多人相信日本人暧昧,日语暧昧、逻辑不清晰这种说法呢?这是因为一部分日本和外国学者过分强调这一特点,才给大家带来了错觉。

中日文化趣谈丨日语是一种暧昧的语言吗

长江岸边的白帝城

凡事不说透,留一些言外之意的余韵,这个喜好似乎已经成为了日本人的美学观。这样的传统又是如何形成的呢?其内在原因在于日本社会的特殊性。日本社会长期处于严格的等级制度之下,尊卑有序和特殊的人际关系主导着人们的社会生活。所以,日本人对自己在集体中的地位,自己与他人间的上下关系非常敏感,在人际交往中,相比语言的逻辑性,通常会更加注意交谈对方的心情如何,避免让小事引起彼此间的不快。日本人面对比自己身份高的人时,会致以相应的尊敬,哪怕陈述意见时,也会修饰好对立的观点,面对比自己身份低的人时,会用意味深长的语言展示威严,同时维持好体面。

这样一来在这种环境下诞生的日语语言习惯,自然会在维系和谐人际关系方面发挥巨大的作用。

但另一方面,不知道是否与语言习惯有关,有一部分日本政治家故意用暧昧的言词来回避冲突,避免触及问题本质。这种倾向十分明显。这样的暧昧只不过是一层“虚妄的表象”,其背后隐藏着“真实想法”。

语言扎根于一个民族心灵,不是那么轻易能够改变的,但现在已经出现了一些现象,需要日本人改变自己的语言习惯。

首先是科学的进步和信息量的大幅增加,伴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语言的效率越发受到重视,人们追求简洁、明了地传递有用信息,弯弯绕的说话方式和暧昧的表达越来越不受欢迎。另外伴随着国际化,日本人有了更多在世界舞台上发声的机会。“察言观色”、“心照不宣”、“故意说暧昧的、怎么理解都对的话”这种手法,今后尽管仍会在外交场合使用,但那种只罗列一大堆理由,而不明确回答“是”与 “否”的两面讨好、八面玲珑的做法,在国际舞台上将越来越行不通吧。

中日文化趣谈丨日语是一种暧昧的语言吗

刘德有

1931年出生于大连,日本文化专家,记者、翻译家。

1952年任《人民中国》翻译,编辑。

1955年到1964年,曾为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等人做翻译。

1964年到1978年作为《光明日报》和新华社记者在日本工作15年。

1986年到1996年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副部长。

著作:《时光之旅》(時は流れて)《战后日语新探》(戦後日本語新探)

译著:《祈祷》(祈祷,有吉佐和子)、《山芋粥》(芋粥,芥川龙之介)、《突然变成的哑巴》(不意の唖,大江健三郎)、《残象》(残像,野间宏)等。

翻译:王朝阳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人民中国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