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我心中的森下洋子

人民中国·2020-09-01 09:20:00·文化
3.6万阅读
摘要:72岁的“喜儿”,如今依然活跃在芭蕾舞台的中央。

作者:尹建平 

我一直在想,凭借72岁的高龄,依然活跃在世界芭蕾舞坛的,整个地球村,当今恐怕也只有她了。仅此一点,她就足以成为我心中的艺术偶像,更何况我们是朋友,是老朋友。她是一个值得中国人民尊崇热爱的芭蕾舞女神,她就是日本松山芭蕾舞团的森下洋子。

我心中的森下洋子

年轻时的尹建平(右二)与森下洋子(左二)

我心中的森下洋子

我不擅长舞文弄墨,可我与松山芭蕾舞团非常珍贵的友谊,以及森下洋子超乎寻常的艺术魅力却总让我想写点什么。可又怕写出来的东西玷污了心中的那点神圣,故而迟迟不敢动笔。终于,昨夜的梦给了我一个无论如何也要写点什么的理由,因为我梦见的是身着银白色舞服的日本“白毛女”。

是谁从松山树子手中接过“白毛女”这一角色的接力棒?松山树子在1958年和1964年,作为第一代“白毛女”的扮演者曾两度来华演出并得到了毛主席和周总理的亲切接见和赞扬。后来,为纪念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28周年,松山芭蕾舞团在日本重新复排演出后,于1971年9月第三次访华演出了芭蕾舞剧《白毛女》。周总理再次观看了演出并会见了全体团员,还对“白毛女”的扮演者说了这样一段话:要敬重前辈,不能忘记“掘井人”,从此,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留在了中国人民的心中,她就是松山芭蕾舞团第二代“白毛女”的扮演者——森下洋子。

我心中的森下洋子

1958年至2020年,松山芭蕾舞团18次来华访问,其间有16次演出过芭蕾舞剧《白毛女》或其片段。从1971年起,森下洋子跳着她的“喜儿”走过了49个春秋,她最后一次演出是在2018年。当已经70岁高龄的森下洋子身着“喜儿”的服装又一次登上中国的舞台时,我坐在观众席中被深深打动,禁不住热泪盈眶,瞬间,甜蜜的回忆涌上心头。

我心中的森下洋子

2015年,为纪念松山芭蕾舞团的芭蕾舞剧《白毛女》世界首演60周年,应森下洋子、清水哲太郎夫妇的盛邀,我率队出访日本参加这一重要的纪念活动。10月27日,我们一行驱车前往松山芭蕾舞团。从下车的地方走到芭蕾舞团要经过一段小路,拐上几个弯。每个拐弯处都有剧团的人员笑容可掬地迎接我们,短短几百米路程,我不断地发现意外的惊喜,等走到剧团大门前那条约几十米的巷子时,我们简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用“人山人海、红旗招展”来形容毫不为过,全体演职人员身着正装,挥舞着中国国旗,用最灿烂的笑容、最热烈的呼声夹道欢迎我们。“尹建平先生您好!”“欢迎您!”……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不停挥舞的中国国旗,在往常僻静的小巷里掀起一股欢乐的狂潮。我们受到了国宾般的礼遇,这也是我一生中享受到的最隆重的欢迎仪式!

我心中的森下洋子

安排这场隆重仪式的人就是森下洋子。森下洋子和清水哲太郎亲自出门迎接我们,我与他们深情拥抱并在剧团门前合影留念。

我心中的森下洋子

在欢声笑语中、在主人的簇拥下,我们走进芭蕾舞团的大门。门前树立着一块展板,上面是历年我与松山芭蕾舞团的合影照片,多么有心、用心、贴心的主人啊!森下女士是享誉国际芭蕾舞坛的巨星,可眼前的她是那么的和蔼、谦逊,就像一个邻家的大姐姐。

我心中的森下洋子

我牵着森下洋子的手走上二楼演出厅,热情的团员们手拿红绸和鲜花呼喊着我的名字,“尹建平、尹建平,欢迎,欢迎!”,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热情真挚的笑容。熟悉的《春节序曲》突然响起,森下洋子手舞红绸率队为我们献舞,伴随着熟悉的旋律,主人用我为此次纪念活动创作的二胡变奏曲《白毛女》编排了三个舞段。森下洋子依旧饰演喜儿,她那轻盈、优美的舞姿,使我们获得了高雅艺术带来的精神享受。如果不去注意她脸上手上的岁月痕迹,你绝对想象不到这是一位年近70岁人的舞姿。当“敬爱的毛主席”歌声响起,森下洋子饰演的喜儿和男主角双膝跪下的时候,我和所有随行成员都被感动得潸然泪下,这种心灵的震撼与其说是因于喜儿的苦难,不如说源于森下洋子细腻、真挚、激情、忘我投入的艺术感染力!

我心中的森下洋子

随后的意外之喜是我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的。结束了在松山团的访问行程后,森下洋子和松山团所有成员又特意包下了一家酒店为我庆祝60岁生日。森下洋子和清水哲太郎首先发言,她说:“尹建平先生,我们松山芭蕾舞团对您有一个希望和期待。我们想聘任你为松山芭蕾舞团的海外理事,希望您能接受我们的聘任。”我激动地说:“从踏入松山芭蕾舞团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在感动,你们是我学习的榜样。今天是《白毛女》的60 岁生日,你们也记得我的60 岁生日,只有最真诚的朋友才能做到这一点。我愿意成为你们一生最真诚的朋友,这份厚礼我接受!”说完,我从森下洋子手中接过了这份沉甸甸的聘任书并举杯说:“历史是一面镜子,无论你怎么想怎么看,它就挂在历史的天空上。今天活着的人只能做一件事,那就是创造未来。创造什么样的未来呢?如果我们播下友谊的种子,就一定会结出友好的果实与和平的未来,我愿意与你们一起,为中日两国人民的世代友好共同努力。”当音乐播放到红头绳的旋律时,我从口袋里拿出了准备好的红丝带邀请坐在身旁的森下洋子女士一起随着音乐舞动起来,一时间宾主尽欢。

我心中的森下洋子

在《黄河》交响曲激昂的音乐声中,森下洋子率领30 多名演员表演了舞蹈《黄河》。随后,她又饱含深情地朗诵了周恩来总理的名作《雨中岚山》。烛光中,硕大的生日蛋糕推了上来,在“Happy birthday dear 尹建平先生”的歌声中,我许下了中日友好的愿望。此刻,森下洋子将我的忘年交、松山芭蕾舞团创始人清水正夫先生的数件遗物作为礼物郑重地赠送给了我。最后,森下洋子还按照日本习俗向我赠送了一套日式喜服以庆祝我的生日。按照她的说法,六十一个甲子,我今天又回到了零岁,回到了婴儿时代。我当场穿戴上喜服,一身大红,手拿折扇,感觉像个大福娃。离别的时候到了,我噙着泪水透过车窗望着森下洋子挥别的身影,站在那里的她就像一座美丽的雕像.......

我心中的森下洋子

思绪拉回到2018年的演出现场,坐在观众席里,泪水依然模糊着我的双眼。我在想,森下洋子为了演好《白毛女》,调动一切生活经历去感受“喜儿”的悲惨遭遇和刚强不屈,把一切能让自己激动的思想情感全部调动起来注入到了艺术创作之中。她出演的“喜儿”释放出了柔美、勇敢、坚强、刚毅的光芒。森下洋子终生献身于芭蕾舞艺术,芭蕾是一门残酷的艺术,每天都要付出艰苦的劳动,付出汗水、泪水甚至血水。72岁的森下洋子凭着她得天独厚的艺术天分加之日复一日的刻苦追求,终让自己在世界芭蕾舞坛上绽放异彩。这一光彩不仅展现着她的美,还展示出她思想中的智慧和灵魂的芬芳。

人们从来都认为舞者的使命不言而喻就是跳舞。但森下洋子用自己的艺术实践打破了这种单一的看法,她不仅是在舞台上跳舞,还将自己和角色融为一体,并极其纯粹地将事业和生命相对接,以其丰富的想象力表现着人物的情感和思想,揭示出人最崇高的精神世界。她塑造的《白毛女》有血有肉、形神兼备,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如同强有力的语言一般直击人心。她生动地表现着“喜儿”的欢快、痛苦、绝望、恐惧、抗争,她披散白发的动作有棱有角、夸张却不变形,使观赏之人为之动心、为之震撼。

此外,森下洋子还有着超乎寻常的音乐天分,她用心灵感受、用形体歌唱着《白毛女》的音乐。她把《白毛女》的舞蹈完全融入在音乐之中,并准确地把握了音乐中那些灵活多变的节奏,对音乐中最细微的变化都能做出敏锐的形体反应。音乐赋予她的舞蹈以魅力和感染力。这一切都源自她对芭蕾艺术的深刻理解和不懈追求。

我从那迷离错乱的思绪中走了出来,泪水也不再模糊。此刻,我更加清晰真实地看到了一座舞动的塑像。愿这座塑像永远地停留在我的眼前,停留在我的心中。

我一直认为,21世纪,芭蕾女神的化身非她莫属,灵魂舞者的称号非她莫属。她就是我心中的森下洋子,一个视《白毛女》为终生事业,为中日友好努力搭建桥梁的伟大艺术使者。

我心中的森下洋子

作者简介:

我心中的森下洋子

尹建平,著名艺术家(集舞蹈家、词曲作家、音乐人、导演于一身),山东青岛人。生于 1955年,自幼喜爱音乐,11 岁开始学习二胡,师从著名音乐学家何昌林。1970年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歌舞团,师从中国舞蹈泰斗贾作光、刘英。至今已创作歌曲百余首,出版个人音乐及歌曲专辑六部、歌曲作品乐谱书籍一部,个人诗语集一部,其作品在中央电视台等国内外各大媒体多次播出并广受好评。现为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理事、中国国际文化交流基金会艺术总监、中国舞蹈家协会终身会员、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二胡学会会员。

编辑:袁舒

图片:作者提供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人民中国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