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难忘的“小清水”

人民中国·2020-11-30 09:05:00·文化
4.5万阅读
摘要:松山异域风雨同心

作者:尹建平

难忘的“小清水”

清水哲太郎

自己也搞不清是啥原因,总有一个人的身影飘动在我的眼前,黑色紧身西装包裏着的精干身躯,黑色头巾缠头,硕大的黑框眼镜以及镜片后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从庚子年新冠疫情开始至今的九个月里,我经常一闭眼,这个熟悉的面容,就摇摇曳曳地在我眼前浮动,此人就是日本松山芭蕾舞团的总代表、日本著名芭蕾舞编导家、舞蹈家清水哲太郎。我亲切地称他为“小清水”。就是他率领着松山芭蕾舞团全体团员,在中国武汉疫情爆发伊始,唱响了中国的国歌《义勇军进行曲》,以此,为武汉加油,为中国加油!用他的话说,“人类在前进的道路上会永远追求爱、和平与健康,让自己变成光、变成火把,照亮每一处黑暗。我们相信,中国一定能够取得胜利!”

无论用多么夸大的词句,都不能描述一些外国人,一个外国的艺术团体,超越国界送来的患难见真情的精神力量,对当时中国人民的心理所产生的巨大而积极的反响。松山芭蕾舞团跪唱《义勇军进行曲》的视频,一夜刷屏,获得了四亿多点击量,我也迅速掏出了纸笔,感慨万千:

庚子华夏新冠入侵

东瀛扶桑惊触舞魂

高歌义勇军进行曲

松山异域风雨同心

难忘的“小清水”

松山芭蕾舞团合唱《义勇军进行曲》视频

清水哲太郎是松山芭蕾舞团第二代传人,他和他的夫人森下洋子,从先父清水正夫和母亲松山树子手中正式接棒,是2008年以后。也就是从那时起,我作为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的理事与清水哲太郎在长达十年的时间里,建立起了真诚而牢固的友谊。

难忘的“小清水”

清水哲太郎(后右)、森下洋子(后左)与清水正夫(前左)、松山树子(前右)

这是一个用数据说话的年代,我也回顾和浏览了这些年我与小清水友好往来的事件。

1975年,19岁的我随中国北京艺术团出访日本,受到了小清水的父亲、松山芭蕾舞团创始人、团长清水正夫先生的热情接待,从此我与日本松山芭蕾舞团两代人结下了长达四十五年的深厚友谊。

2011年10月13日,为纪念中日和平建交40周年,日本松山芭蕾舞团携新版芭蕾舞剧《白毛女》第13次访华演出。期间小清水率全团在北京天桥剧场专门为我举行了见面会,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副理事长林丽韫、著名歌唱家王昆、著名表演艺术家唐国强、歌唱家谭晶等也参加见面会并向该团赠送了礼物。

2012年9月10日,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举办的“纪念日本松山芭蕾舞团在华演出《白毛女》邮品发行仪式”在北京举行。我作为发起人与小清水和日本松山芭蕾舞团理事长森下洋子进行了深入的交流。

2013年5月25日,小清水代表日本松山芭蕾舞团向我转赠了他父亲清水正夫先生的遗品以作纪念。同年我为松山芭蕾舞团创作了二胡音诗《茉莉香樱花艳》并获得了小清水的认可和赞赏。

2014年6月15日,我在北京设宴欢迎小清水率领的日本松山芭蕾舞团艺术家访华,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丁奎松秘书长和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贾作光、副主席刘敏等艺术家出席了活动。

难忘的“小清水”

2015年10月25日,笔者代表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访问日本,期间在松山芭蕾舞团排练厅与清水哲太郎激情共舞

2015年10月23日,我率队代表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出访日本,参加《白毛女》东京首演60周年纪念活动。期间小清水和日本松山芭蕾舞团给予了我们盛情欢迎,并聘请我担任该团海外理事。同年我又为松山芭蕾舞团创作了二胡交响变奏曲《白毛女》,小清水根据该曲创作了精编《白毛女随想》。

2016年9月28日,我设宴欢迎小清水和日本松山芭蕾舞团来华参加国庆活动,并正式邀请该团于2017年实现第十五次访华演出新编芭蕾舞剧《白毛女》。

2017年5月16日,我代表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主办了《世纪白毛女 心系中国情》中日两国艺术家交流晚宴,宴请小清水和来华演出的日本松山芭蕾舞团全体艺术家。

2017年5月21日,我率队赴上海迎接小清水和松山芭蕾舞团,并于24日与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领导一同欢送松山芭蕾舞团回国。

难忘的“小清水”

2018年6月28日,清水哲太郎、森下洋子和松山芭蕾舞团演员到东京羽田机场为中国艺术家代表团送别

2018年6月24日,我率中国艺术家代表团赴日参加“纪念松山芭蕾舞团成立70周年”系列活动,小清水给予了代表团以隆重的礼遇。短短的七天,在东京的大地上小清水率团和我们一起三次唱响中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完成了十次访问交流的亲密互动,将中国艺术家与松山芭蕾舞团的友谊和感情升华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

2018年10月25日,我代表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在青岛设宴,纪念日本松山芭蕾舞团访华演出《白毛女》60周年,唐国强等著名艺术家参加晚宴。

难忘的“小清水”

笔者与清水哲太郎夫妇合影

2019 年6 月15 日晚,我代表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在北京马奈草地艺术中心举行招待晚宴,欢迎第17 次来华访问的小清水及日本松山芭蕾舞团一行,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秘书长许红海出席活动。

2020年疫情期间,我撰文《我与一位最爱中国的日本人》和《我心中的森下洋子》,以赞颂小清水的父亲清水正夫先生和我心中的芭蕾女神小清水的夫人森下洋子女士。两篇文章均被译为日文在人民中国发表,获得了良好的社会反响。

难忘的“小清水”

2009年12月14日,时任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问日本时与松山芭蕾舞团团员合影留念。

以上是我对往事的梳理,这样的回忆,仿佛一直提醒着我要倍加珍惜。小清水经常将松山芭蕾舞团比喻成“东京的延安”,是的,每当你走进松山芭蕾舞团,这里的一切无不蕴含着亲华友华爱华的力量。中国的励志名言醒目张贴在墙壁,毛主席、周总理的照片温馨的高高挂起。我们常说“天宝物华,地灵人杰”这里难道不也是“东瀛紫气,松山凝香”吗?舞蹈是美好的,芭蕾是美好的,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东西,既是民族的,又属于全人类。在小清水和松山芭蕾舞团全体团员身上,我始终可以看到他们对艺术的完美追求和无限敬畏,始终可以看到他们释放出的热血、激情、赤诚、纯粹、干净而明亮的理想主义之光。我为有小清水这样的日本朋友而自豪。

难忘的“小清水”

松山芭蕾舞团创始人清水正夫(前左)率芭蕾舞团成员参加吊唁活动,悼念四川汶川大地震遇难者。

一个团体要有灵魂,松山芭蕾舞团的灵魂就是清水正夫和清水哲太郎这两位在血缘和精神上一脉相承的父子。清水正夫生前一百多次访华,中国几代最高领导人都曾亲切接见过他。2008年,当中国发生汶川大地震时,他拖着重病的身体,带领松山芭蕾舞团全团,来到中国驻日本大使馆,亲手将全团的捐款交给了时任中国大使崔天凱。一个月后,清水正夫先生离世,当时的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发来了唁电,体现了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对这位最爱中国并把一生献给中日友好事业的代表人物清水正夫先生的高度赞赏和评价。

作为松山芭蕾舞团第二代掌门人的小清水,更是一位兼具艺术家火热气质和理想主义情怀的典型人物。他每天卷不离手深爱学习,他熟读西方的《荷马史诗》和中国的《四书五经》。在我和他的交往中,“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这样的语句,他能脱口而出。小清水常说,“几千年来,中国的文明深深影响着日本,中国博大精深的灿烂文化,给予了日本文化极大的滋养,所以要懂得感恩。”尤其是对抗日战争这段历史,他更是有着清醒的认识,他深知中国的国歌诞生在抗战时期,因此,在他创作的新编芭蕾舞剧《白毛女》最后一幕,他让全团高唱《义勇军进行曲》以表达对中国人民的感恩和谢罪。

难忘的“小清水”

2017年第十五次访华演出前担任新编芭蕾舞剧《白毛女》编导的清水哲太郎为森下洋子和演员们排练

武汉加油!中国加油!听着视频里,小清水和他的团员撕心裂肺的声音,看着小清水被泪水打断的哽咽呐喊,如果说让人为之震撼,那么,后来发生的事,更让我感动得泪水落到了内心深处。疫情期间,松山芭蕾舞团积极筹集各种中国需要的物资。在日本所有商店口罩告罄的情况下,全团通过各种渠道,筹集到一万多个医用口罩和消毒水及手套。小清水亲自率团将所筹物资送到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捐赠给武汉人民。

难忘的“小清水”

2020年2月18日松山芭蕾舞团东京塔上再唱《义勇军进行曲》:中国加油!日本加油!

此刻,2008年汶川捐款的景像又浮现在我的眼前。小清水今天所做的一切,与他父亲别无二致。我的心中又一次感慨万千,两代人所引领的日本松山芭蕾舞团,明白无误的释放并贯穿着一个真诚的情怀与理想信念,那就是祈盼中日两国人民世代友好,祝愿人类和平幸福常在!

自己也搞不清是啥原因,一霎时,摇摇曳曳的影像,突然清晰地呈现出来。那精干的身躯,黑色的缠巾和黑眼镜框内炯炯传神的眼睛,让我顿生诗情:

平生不解藏人善

到处逢人说项斯

古人项斯不曾见

今世珍惜清水缘

难忘的小清水和他的松山芭蕾舞团。

难忘的“小清水”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人民中国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人民中国 特邀作者
94篇文章

作者简介

第一本在中国和日本公开发行的国家级刊物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