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蚕种祭”(上) 秦始皇的子孙与日本忌宫神社

人民中国·2020-11-25 09:03:00·文化
3.9万阅读
摘要:每年3月28日,位于日本山口县下关市长府宫内町的忌宫神社内,都会举办一场规模盛大的“蚕种祭”。

作者:王敏

每年3月28日,位于日本山口县下关市长府宫内町的忌宫神社内,都会举办一场规模盛大的“蚕种祭”。祭坛设置在神社内一块高约6米、上书“蚕种渡来之地”的巨大石碑之前,来自日本全国各地的各界人士与当地居民一起向祭坛奉上白色、黄色、淡绿色等各色蚕茧,然后共同朗诵与养蚕相关的汉诗、和歌,观看当地农妇现场表演的传统的手工抽丝、纺线等活动。祭祀活动结束后,主办方还会奉上煎茶、茧形点心和神社熬制的季节粥,招待各方来客。本文为作者参加2016年举办的“蚕种祭”之后所记。

  • 忌宫神社的历史

忌宫神社的所在地是日本第14代天皇仲哀天皇(192至201年)的行宫。仲哀天皇元年(192年),天皇出军平定当时南九州的反抗大和朝廷的“熊袭”一族;次年,在穴门(古日本地方新政区分的令制国之一“长门国”的古称)兴建行宫“丰浦宫”,执政七年间一直在此处理政务。

“蚕种祭”(上) 秦始皇的子孙与日本忌宫神社

忌宫神社内的“丰浦皇居址”纪念碑

仲哀天皇八年(199年),天皇在筑紫的香椎逝世,神功皇后征讨三韩凯旋回都之后,在“丰浦宫”祭祀仲哀天皇,并于200年12月14日在该地诞下皇子(即后来的应神天皇)。后来,日本第45代天皇圣武天皇(701年—756年)执政期间,在香椎建宫共同祭祀仲哀天皇、神功皇后及应神天皇。祭祀仲哀天皇的神殿叫“丰浦宫”、祭祀神功皇后的神殿叫“忌宫”、祭祀应神天皇的神殿叫“丰明宫”,三大神殿各自独立。中世纪时,由于火灾,三位供神只好共聚一堂,统一供奉在中殿的“忌宫”。于是“忌宫神社”的名字就被传承至今。自此,该神社被百姓们当做“文武之神、胜运之神、安产之神”的神圣所在,世代虔诚祭祀。

“蚕种祭”(上) 秦始皇的子孙与日本忌宫神社

忌宫神社的拜殿
  • 蚕种东渡

“蚕种祭”与该神社相关联,还得从仲哀天皇说起。根据日本平安时代编纂的历史古书《日本三代实录》记载,仲哀天皇四年(195年),秦始皇第11代传人“功满王”(亦称功德王),作为小国“弓月国”的国王访问日本下关,向天皇献上了珍贵的礼物——蚕种,由此,“丰浦宫”便成为日本蚕种传入之地,而下关也成为日本养蚕发源地和丝绸之路最靠东的入口。“渡来人”这一固有名词也就应运而生了。渡来人是指在4世纪至7世纪期间,从朝鲜半岛或中国等地移居日本的人。他们带来了先进的学术、技术和文化,对于日本的社会发展和文明开化起到了决定性的推动作用。

“蚕种祭”(上) 秦始皇的子孙与日本忌宫神社

忌宫神社内的“蚕种渡来之地”纪念碑,该纪念碑建于1933年,那时是日本丝织品出口最为繁盛的时期

根据反映我国夏末殷初淮河长江一带生产情况的《夏小正》记载,早在殷周时期我国民间蚕桑生产就已经有了很大发展。1984年,在河南省青台村仰韶文化遗址中发现了约西元前3500年的丝麻纺织品的出土文物。距今3000多年前的殷朝,已经出现了表示蚕的甲骨文字。但是,在外交场合,蚕种一直是属于最高机密,轻易不得授受,甚至还有传说,曾有公主将蚕藏在头发之中才带出了王宫。事实上,从新疆丹丹乌里克出土的一世纪的木板画上,就描绘了蚕种西传的故事情景。

“蚕种祭”(上) 秦始皇的子孙与日本忌宫神社

出土于丹丹乌里克遗址的有关蚕种西传的木板画

丹丹乌里克遗址,位于新疆南部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1896年,首先被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Sven Anders Hedin)所发现,然而当时并未得以充分的开发和传播。1900年,英籍考古学家斯坦因(Marc Aurel Stein)依据斯文·赫定的资料再次奔赴丹丹乌里克遗址,再度挖掘和整理。其中,上述东国王女将蚕种擅自带出国门的木版画尤为世人瞩目。顺带一提,与这则传说相关的典籍,包括有玄奘三藏的《大唐西域记》卷二十「瞿萨旦那国」条、欧阳修的《新唐书·西域传》等等。

“蚕种祭”(上) 秦始皇的子孙与日本忌宫神社

蚕种祭祭坛上供奉的祭品

书归正卷。西元195年,也就是日本的仲哀天皇四年,秦始皇第12代传人“功满王”携带蚕种归化日域的时期。那时正是东汉汉献帝兴平二年,距秦朝灭亡(西元前207年)已经时过400多年之久。秦始皇后裔的生活如何?为何移居他乡?如何将蚕种传到日本呢?由于目前尚未发现确凿资料得以验证,有待史学家找出答案。

  • 弓月国渡来人传奇

据史书《资治通鉴》记载,秦始皇的后裔居住在位于今中亚哈萨克境内的弓月国。弓月国坐落于天山山脉的北侧,东部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相连,南边与吉尔吉斯斯坦接壤,是丝绸之路北方路线上的一座重要城市。当时的中国,正处于东汉统治时期。根据《后汉书·东夷传》记载,由于东汉势力扩张,他们征服了很多周边的民族,并采用强权要求他们作为苦役继续修建万里长城以抵御外敌,弓月国作为其中一员也未幸免。后来,很多人难以忍耐苦役,纷纷逃往朝鲜半岛和日本等地。

“蚕种祭”(上) 秦始皇的子孙与日本忌宫神社

秦氏的故乡弓月国与丝绸之路

弓月国的人们也是在这种背景之下,经由东北逃往朝鲜半岛。《后汉书》卷八十五《东夷列传·三韩》记载:“弃韩与辰韩杂居,城郭衣服皆同,言语风俗有异。”弃韩指什么?结合《三国史记》的记载,原来秦人就是弃韩。秦人之后来到韩国,言语风俗与当地人不同。但是,秦人的大量拥入,与本地土著居民之间产生了资源共有和利益互惠方面的诸种问题,加之当时的土地利用面积有限,他们在政治上也受到了排挤与压迫。无奈之下,只好选择了被迫继续东渡的现实。

带领他们东渡的,是功满王的儿子“弓月君”。《新撰姓氏録》中又称其为融通王。根据《日本书纪》记载,公元283年,“弓月君”从百济(前18年——660年)带领“127县(一县大约150人)共18670人集体移居日本”。此时日本执政的天皇,是仲哀天皇的儿子应神天皇。来自丝绸之路上重要城市的弓月君及其臣民,带来的不仅仅是父亲功满王当年献上的蚕种,还有其他领域的先进技术和高度的文明。对应神天皇来说,接收他们有利无弊;而对弓月君来说,臣民历经重重苦难与艰辛跋涉,能够找到安身之地也算圆了安居乐业之梦。

“蚕种祭”(上) 秦始皇的子孙与日本忌宫神社

弓月君,生卒年不详,相传是秦始皇12世孙,东渡日本后定居山城国,开创了日本秦氏一族,秦姓后来演变成了一个日本大姓——羽田

安定下来之后,跟随弓月君来到日本的人们开始从事养蚕、纺织、灌溉、建筑等农工商业方面的工作。根据《山城国诸番·汉·秦忌寸》的记载,由于他们织出的丝绸柔软光滑,像“肌肤(日语发音为hada)”一样,所以应神天皇赐予他们同音的“波多”这一汉字姓氏(古时,波多与肌肤的日语发音同为hada。而后演变为hata)。又因源于中国的织布机在日语发音中被叫做hata,汉字表述为“机”。由此引申出参与织锦养蚕行业者的姓氏被唤作hata,汉字表述为“秦”“太秦”“羽田”等等。

“蚕种祭”(上) 秦始皇的子孙与日本忌宫神社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人民中国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