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留在日本儿童福利院的等待

日活·2020-12-04 13:04:00·社会
8.7万阅读
摘要:一想到为人父母居然不需要经过考试,就觉得太可怕了。

作者:易述

一想到为人父母居然不需要经过考试,就觉得太可怕了。伊坂幸太郎如是说。

在日本,有大约三万名无家可归的儿童生活在福利院。日本电视台的记者用3年时间跟拍了位于埼玉县北部一家位于城郊的儿童福利院。

从2岁的幼儿到高中生,共有68名未成年人生活在这家儿童福利院。他们中,有人遭受家庭暴力而被儿童咨询所的工作人员解救到这里,有人因为抚养人的缺失被送到这里。34位工作人员,照顾他们的饮食起居,替代了父母的角色。

看到摄影师的镜头,儿童福利院的孩子们欢呼着,冲到摄像头前做着鬼脸、比着“V”的手势。孩子的世界,那么简单,容易满足,似乎,颠沛流离的生活,孤苦无依的遭遇,不曾在他们的记忆里留下伤痕。

留在日本儿童福利院的等待

父母离异后,拿到抚养权的父亲却以没有能力为由,将4岁的良介送进儿童福利院。记者三年前第一次采访时,良介已经在此生活了5年间,期间,他总共回过3次家。距离最后一次见到父亲,超过一年时间。

留在日本儿童福利院的等待

“爸爸并不是忙于工作而不来看我”,良介低着头,假装读漫画书,不肯看镜头。“爸爸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这句话,才是他没有说出来的潜台词。

面对记者“觉得孤单吗”的问话,良介突然抬起头,信心满满地指着墙上最显眼位置贴着的几十个人的大合影说,“没事的,我有爸爸的照片,我不会忘记他的样子的。”那是爸爸来参加良介的小学毕业式时留下的唯一影像。

良介再次出现在镜头前,是两年之后。良介已经从儿童福利院工作人员的口中确认了父亲与一位单亲妈妈结婚并且彻底遗弃他的事实,那张鼓舞信念的照片,被他悄悄收了起来。面对记者的询问,良介故作坚强的表示,照片丢了,不知道什么时候。

“是的,他不要我了”,从良介口中说出的话,冷峻地让人吃惊。“我也松了一口气……我不想见爸爸,我讨厌他。”

“没关系”“没事的”“没事”,12岁的小男孩背对着镜头,不断重复着这样的话,为了安慰关心他的记者,也是为了安慰自己。

留在日本儿童福利院的等待

“我想见一见我妈妈,一面就好……”12岁男孩贤一,一出生就被送到儿童福利院。

留在日本儿童福利院的等待

贤一拿出他在儿童福利院过生日的照片,大方的分享着自己的成长记录。然而,这些照片里面,没有一张能找到妈妈的身影。

“我从没有见过妈妈,一次也没有。”他甚至,没有一张照片。

“上一次,我差一点就见到妈妈了!”工作人员好不容易联系上消失了11年的贤一妈妈,并与她约定了见面的时间,但就在最后一刻,妈妈以发烧为由,失约了。

“妈妈是因为身体的原因,才不能来看我。”男孩依然满怀信心、无怨无尤地等待着。过早懂事的孩子,让人心疼。

一拖再拖,一延再延,在贤一换上初中一年级制服后,12岁的他第一次见到了妈妈,也终于有了一张妈妈的照片。桌子上,一抬眼就能看到的照片,多少可以代替妈妈给他一些慰藉。

虽然受困于现实的条件,妈妈不能把贤一带回自己的家,但能够感知到妈妈的真实存在,对孩子而言,生活就多了很多积极的意义。

留在日本儿童福利院的等待

不负责任的父母不仅自己沉迷弹珠店夜夜不归,还不允许庆子进入学校。无所事事的庆子带着小她6岁的妹妹,整日在附近的公园和超市的游乐场晃荡。再后来,父母丢下庆子和妹妹,彻底失联。

留在日本儿童福利院的等待

庆子和妹妹被一起送进这家儿童福利院,姐妹俩已经在此度过了7年时光。和其他小朋友比起来,庆子或许还算幸运,妹妹一直陪伴身边。

和同年龄的女孩一样,读初三的庆子卧室墙壁上,也贴着明星海报。日本规定,16岁以上可以打工。如果不能考取高中,庆子就必须离开儿童福利院。尽管自学了初中课程,但是由于长期缺课,庆子可能会得到一个较低的综合评分,她为此而深深担忧。一旦考不上高中,庆子就必须离开这家儿童福利院。不仅意味着失学、失“家”,还要忍受和妹妹的分离。

就在庆子全力备考之际,命运似乎对姐妹俩闪出了一丝笑意。庆子和妹妹见到了暌违6年的妈妈。尽管妈妈并没有把她们接回家,但她开始给姐妹俩寄礼物和写信。

一句“对不起”,庆子姐妹立即就原谅了弃之不顾的爸妈。庆子与记者分享那些看起来并不那么精致的饰品,头花、橡皮筋、发卡,一件一件认真地码在茶几上。

“我见到妈妈了,不止一次哦!”相比起小大人似的的庆子,妹妹的快乐和满足,表达的更直接。

不久之后,庆子拿到了高中录取通知。她可以继续在这家儿童福利院生活3年,和她的妹妹一起。庆子与儿童福利院的工作人员分享这个好消息,食堂阿姨激动的握住她的手,真心地为她高兴。“好暖!”庆子这样说着。不知道是说阿姨的手温,还是自己的心。

庆子笑着给4个月没有见到的妈妈打电话“报喜”,但只简短的说了几句,就把话筒交给旁边的辅导老师。

回到房间,庆子坐在床边,低垂着脑袋,轻轻地说:我想回家。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日活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