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在桃太郎的故乡,讲讲“日本第一”的故事

日活·2021-02-07 13:10:00·文化
5.4万阅读
摘要:人类,始终不可能走出精神的故乡。

作者:易述

在桃太郎的故乡,讲讲“日本第一”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在大山里住着一对老夫妻。老爷爷去山上砍柴,老奶奶就到河边洗衣服。从上游漂来一只巨大的桃子。老奶奶把大桃子带回家,想和老爷爷分享的时候,从桃子里面蹦出一个活蹦乱跳的婴儿。

老夫妇两个,一直膝下空空。从桃子里面生出来的孩子,是上天的恩赐,也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就叫桃太郎吧!”

桃太郎一天天的长大,饭量惊人,力气也惊人。夜晚,山上的魔鬼怪兽跑到村里,洗劫村民,桃太郎看不过眼,要为民除害。老爷爷给桃太郎做了一面旗帜,写着“日本第一”。老奶奶给桃太郎准备了一篮子糯米团。桃太郎就像桃乐丝一样,开启了他的冒险旅程。

一个糯米团换来一位伙伴,路上,桃太郎就有了小狗、猴子和雉鸡三个伙伴,他们齐心协力击退了以温罗为首的恶魔。

桃太郎的传说,在祖父的口中,在祖母的臂弯中,被一代代日本人口耳相传,也在2018年被认定为“日本遗产”。目前在日本,至少有25个县宣称自己与桃太郎的故事有关联。

然而,这其中最有资格的,唯有冈山县。大部分的日本人相信,桃太郎是有原型的,原型就是被祭祀在今天冈山县冈山市北区的吉备津神社的吉备津彦命。

从冈山站搭乘绯红色的小火车,一路向西,晃晃荡荡,二十分钟后,车停吉备津。大部分游客下车的目地只有一个,距离车站十分钟脚程的吉备津神社。

在桃太郎的故乡,讲讲“日本第一”的故事

吉备津神社主祭的是吉备津彦命神,相传是第16代仁德天皇主持修建了这座神社。主殿拥有与一般日本神社构造不同的“比翼入母屋造”结构,因其特殊,又被称作“吉备津造”,即两座同样规格的唐破风式屋顶并肩而立的结构。

吉备津彦命,传说中日本第七代天皇孝灵天皇的第三个儿子,本名彦五十狭芹彦命。

有恶鬼命温罗,看中吉备津神社西北大约8公里的一处高地,修筑“鬼之城”,占山为王,筑城霸路,抢钱夺人,无恶不作。凡经过此处的商旅、船只都会受到他的攻击,民众苦不堪言。

温罗长着一头红色的长发,目光如同野狼般犀利,身高一丈四尺,臂力过人。朝廷派出勇猛武将前来除魔,却都被善于变化的温罗打败,直到吉备津彦命出战。

那是一场天昏地暗的恶战。吉备津彦命射出的箭总是被温罗的石块击落,根本伤不到对方,双方僵持不下。后来,吉备津彦命想出一石二鸟的办法,同时射出两只箭,一只被温罗击落,另一只就准确无误地射中了温罗的左眼。

受伤的温罗惊恐万分,变身成一只野鸡逃往山林,吉备津彦命就变成苍鹰追逐。眼中淌出的血流成一条大河,温罗又变成鲤鱼,藏身在血河之中。吉备津彦命就变成鸬鹚,一口叼起鲤鱼死死不放。这下,温罗再也逃不掉了。

本地垂迹,是日本宗教思想的重要表现之一。在吉备津神社更往西一些,更深更高的大山之中,真的就有一座“鬼之城”,人们相信,那里就是恶鬼温罗的老巢。“鬼之城”真的存在,也为桃太郎的传说增加了可信度。

在桃太郎的故乡,讲讲“日本第一”的故事

在冈山市北区的中山茶臼山古坟,埋葬着的,正是吉备津彦命。至于日本的古坟,是一种多么特殊存在,似真似幻,众说纷纭,就留待以后的故事吧。

三百六十米长的原木长廊,是另一种“日本第一”。长廊将本社与祭祀桃太郎父母的本宫社链接在一起,沿途又穿起一童社、惠比寿宫、岩山宫、御釜殿等建筑,桃太郎的传说就在这里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桃太郎的故事并没有就此结束。吉备津彦命捉住温罗之后,把他的头砍下带回来。没有身子的头,疯狂的叫喊着,即使被丢进御釜殿的巨釜中,也不曾停歇。

温罗托梦给吉备津彦命,说自己最爱的女人是御釜殿负责给神祇制作果子的巫女阿曾媛。遇到大事的时候,参拜装着温罗头颅的御釜,倾听声音,判断凶吉。声音悦耳,预示顺遂,声音凄厉,则预示凶险。这样的祭祀活动,由阿曾媛承担,自平安时代直到今天。

今天的吉备津神社御釜殿,依然会为参拜者举行仪式,巫女和宫司把糙米倒进巨釜,并通过声音判断凶吉。故事讲到这里,多情的温罗,倒让人生出许多同情、几分好感。

每年三月三日,吉备津神社本社门前那块铺满油润青苔的灰白色巨石,也会举行祭祀活动。这里,是吉备津彦命大战温罗时,放置箭羽的地方。身着传统服装的宫司缓缓拉满弓,分别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射箭,以祈求天下太平、国家安泰、民众平安、五谷丰登。

在桃太郎的故乡,讲讲“日本第一”的故事

后世有研究者指出,从异国突降吉备津的,并非凭空想象的“恶魔温罗”,而是朝鲜半岛上百济的“王子温罗”。

公元663年,日本在白江口战役大败于中国唐朝和新罗联军之后,朝廷生怕唐和新罗登陆日本,就在今天的九州岛北部和本州岛南部建立了一批山城。温罗占据的“鬼之城”就是其中之一。

桃太郎身着羽织,举着“日本第一”旗帜的形象,在明治维新之后,曾长时间作为日本国家和民族的象征,反复出现在日本的教科书中,也被一次次的改编成儿歌。

神话,是一个民族精神的母体。桃太郎的故事在日本流行最广泛、不断变迁的背后,是东亚各民族爱恨交割的历史。

辞别吉备津神社,两侧是绵延不断,层层叠叠的群山。大山环抱之下,这一片平原,人们在这里垦荒、耕作、孕育、生息。

山中天气多变化,时晴时雨,半边艳阳半边乌云。隐藏在山后的乌云也不断变幻着姿态,似乎,真的有山神恶鬼在暗中操纵。

真真假假之间,人类在神话的慰藉中,一次次渡过大自然的挑战。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日活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