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穿短裤的村上春树,在银座料亭吃了闭门羹

日活·2021-03-22 13:00:00·文化
4.9万阅读
摘要:没想到啊,没想到啊,还留了一招。

作者:一Hitomi

做杂志,我们也是一流的!2月16日,优衣库母公司的总市值达到10.8725万亿日元,首次超过ZARA母公司Inditex,成为全球总市值第一的服装公司。

把基本款做成经典版的优衣库,做起杂志也是毫不含糊。最新一期的《Life Wear》,更是请出了村上春树,一问一答,自曝自嗨。

穿短裤的村上春树,在银座料亭吃了闭门羹

 你眼中的时尚人士是?

把普普通通的衣物,也能穿得舒适自如,我对这样的人由衷佩服。反过来,那些身着名牌,却像是被衣服穿起来的人,实在是无法认同。

在穿衣打扮上有没有模仿的对象?

我们这代人年轻的时候,正是VAN Jacket、常春藤风格的全盛期。我也研究过美国电影的着装,刻意模仿《蒂凡尼的早餐》里的乔治·佩帕德和《地狱先锋》里的保罗·纽曼,穿粗花呢的外套、衣领带纽扣的衬衫,系上领带。如今我再也不会模仿任何人了。

穿短裤的村上春树,在银座料亭吃了闭门羹

在穿衣打扮上有没有失败的体验?

我吧,夏天固定是T恤配短裤,脚蹬人字拖。受邀去银座的料亭,也是这样一身打扮,结果在玄关就被拒绝了,“本店禁止穿短裤进入”。明明是受邀前往的,这待遇有些说不过去。不过还好,我的包里总会装着一条长裤,为的就是这样的时刻。我当即取出长裤,套在了外面,店里的人都看呆了。(笑)

在包里装一条长裤,是跟小说家田中小实昌学来的。他几乎每天都穿着短裤,去参加电影发布会也是一样,有些会场里空调温度偏低,就拿出长裤套上。

住在意大利时,也一直系领带吗?

经常系。当时的意大利,不系领带真的会被区别待遇,去餐厅总是被安排到不好的位子。一开始以为他们欺负我是外国人,后来有次系着领带去,被安排到了很好的座位。这才明白过来。从此去餐厅必定会系领带,再也没遇到过不愉快的事情。回到日本便不系了,说到底还是不太习惯,全身写满了不自在。 

做电台DJ的乐趣是什么?

我在家总是一个人沉浸到音乐里,偶尔也会觉得空虚。在电台放着喜欢的音乐,说些喜欢的事情,还有很多人一起听,这种交流也是不错的。我是绝不上电视的,电台则不一样,只需要出声音就行,走在外面也不必担心被认出。其实一直鼓励我做电台DJ的,正是我的妻子。她说我绝对适合干这个。

穿短裤的村上春树,在银座料亭吃了闭门羹

听说你每天都会跑步,定期参加马拉松。跑步这件事,对写小说有什么影响?

尽管无法证明,但的确有影响。如果我没有跑步的习惯,写出来的东西想必会跟现在的不一样。我在30多岁关闭了爵士乐酒吧,开始成为一名专职作家。开店是个辛苦活儿,自然也长不出赘肉,但自从天天坐着写作,体重就不可控地上涨,这样下去怎么行,于是开始跑步。作家嘛,40来岁还算年轻,还有精力写作,但再长些岁数,体能下降,连写作的能力都会随之丧失。这种情况在作家里比较常见。坐在桌子前坚持写作,也是需要体能的。才能很难有长进。但体能可以有。

有想再挑战一次的比赛吗?

铁人三项!最近没怎么试过,想再试一次,或者到70岁再试吧,想必另有一番乐趣。

在过去的人生里,做过最不健康的事是什么?

通宵打麻将,读书时经常这么干,边打麻将边吃盖浇饭,当时觉得很快乐。现在回想起来,大概是不健康的。对了,当时我还抽烟呢。打麻将的四个人里,一般是三个关系不错,一个令人心烦。不过在死之前,还是希望能有机会再来一次。

说吧,你最擅长的料理是什么?

炒魔芋!刚到东京那阵子,一个人住,便会做这道菜,用鲣鱼干、酱油和日本酒调味,再加上一些我自己的秘密手法。最近常做的,反倒是美式松饼和煎蛋卷。

最难忘的签名经历是?

很早前的事情了,在神宫球场买酒,一个小孩子递过来一枝签字笔,让我在棒球上签名。为什么非要在棒球上签字呢,我抬头一看,戴着横滨棒球队帽的父亲在向我挥手(笑)。大概也知道我是养乐多棒球队的粉丝吧,所以派了个孩子过来。其实给横滨棒球队的粉丝签名也还好,如果对方是巨人棒球队的粉丝,那可就难说了(笑)。

这期杂志的封面,借用了2014年去世的安西水丸先生的作品。他是您的朋友吧,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一个很特别的人。从前,青山有家俱乐部,他带我去过,里面有好几个陪酒女,其中一个非要和我跳贴面舞,我自然是拒绝的。可是安西不高兴了,“村上啊,不是我说你,女人邀请你跳贴面舞,你不跳也太失礼了。”没办法,我只好跳了。结果第二天,他就到处说我跟女人跳贴面舞,简直太过分了(笑)。

我一直琢磨着要报复他,在他来家里做客时,故意让猫去抓他。他是真的害怕猫啊狗啊的。我家的猫很聪明,谁怕它,它就攻击谁。我和他之间,像这样的事情简直太多,还有很多是不能说的。

穿短裤的村上春树,在银座料亭吃了闭门羹

据说你从不看SNS,说说理由吧。

上面的文章,质量都不怎么样。读好的文章,听好的音乐,对于我的人生来说非常重要。越是这样,越要尽可能不去听不好的音乐,不去看不好的文章。 

有没有想过做其他工作?

大概写作的人,都有一个开店的梦想。我觉得卖二手唱片不错。从前在巴黎逛过一家二手唱片店,老板是日本人。我刚一进去,他就问,“你是日本人吗?是的话就请回吧,这里卖的可都是日本的唱片。”据说有段时间,法国人特别想要日本的爵士乐唱片,来这家店的,都是这方面的狂热分子。我一边喝茶一边听老板说话。他在开店前,曾经满世界的找二手唱片。日本的医生、律师们都比较阔绰,喜欢爵士乐也喜欢收集二手唱片,但苦于没有时间,他就专门为这些人满世界的跑,然后一个电话打过去,“你想要的我都有,说说出多少钱吧。”这工作听上去就很有趣。 

写小说的灵感,一般诞生于怎样的瞬间?

与其说是某个瞬间突然浮现,更像是腹部里的水位不断上涨,一直涨到胸部,大概就知道该如何下笔了。在等待水位上涨的那段时间里,我会做些别的事情,翻译、写随笔。对于小说家来讲,等待,也是他的工作。 

穿短裤的村上春树,在银座料亭吃了闭门羹

记得你说过,几乎从不看过去的作品。

当作品出版后,我就对它失去了兴趣,尽管写的时候真的很拼命,而且会反复地看。一个奇怪的比喻,就好像是我脱下了的贴身衣物,一直穿着的时候不觉得有什么,一旦脱下就再也不想穿了。不过我会去看那些被译成外文的作品,大概过了2年左右,我就忘记了故事的梗概。有次一边开车一边听广播,是个朗读的节目,读的是一本怪有趣的随笔。我还想呢,这是谁写的啊,结果就是自己的,那本随笔叫《远方的鼓声》。

预计到2021年,早稻田大学里的“村上春树图书馆”便能竣工。怎么想的要把作品捐赠出去呢?

我希望将自己保存着的小说原稿、译书还有唱片,留给未来的人们。反正自己也没有孩子。捐赠的东西里,还包括《挪威的森林》的第一稿,当时是在欧洲旅行的途中,写在购自意大利的笔记本上和航空公司的便签上,应该算是珍贵的资料了。这是最初的目的。

渐渐的,梦想开始膨胀,希望这个图书馆,能成为一个吸引研究日本文学的外国人聚集的场所,成为一个广义上的交流中心。

穿短裤的村上春树,在银座料亭吃了闭门羹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日活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