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丽江古城,我来的正逢其时

蒋丰·2019-07-11 08:30:24·社会
1.9万阅读
摘要:“丽江只有春天的季节,还有近似春天的季节”。“丽江虽然经常下雨,但一般都是夜晚下雨,白天不下雨。”

◆《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  蒋丰

“丽江只有春天的季节,还有近似春天的季节”。“丽江虽然经常下雨,但一般都是夜晚下雨,白天不下雨。”7月9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在云南省丽江市主办的第四届海外华文新媒体高峰论坛上,丽江市几位领导就这样风趣幽默地向来自43个国家的100多位华媒掌门人推介着丽江。作为《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的笔者,立刻有一种春心荡漾欲前行的冲动。

丽江古城,我来的正逢其时

不虚此行。7月10日上午,我们有幸游览了丽江古城。过后,笔者按捺不住要敲打出来的文字是——我在丽江古城享受了春天般的季节,我在丽江古城也被涔涔“春雨”浇淋了一个上午。回到酒店房间,望着窗外随风低吟的苍翠竹林,听着叽叽喳喳的欢快鸟语,过眼的丽江古城景象又浮现出来……

丽江古城,我来的正逢其时

走进丽江东巴文化博物馆,整整一面黄铜般的“东巴文字墙”,吸引了我这个一辈子与文字打交道的人。纳西族的导游小姐告诉我们,东巴文字属于象形文字,但只有1000多个。它保持着最原始的状态,兼具表音和表意的功能。一个“虎”字和一个“手”字,合起来念,居然是“健康”的意思。我看着这些简笔画一般,充满了懵懂童趣与生活气息的字符,眼前已经活化出一幅先民们逐水而居、顺天应时的场景。

丽江古城,我来的正逢其时

这里,“边屯文化”长廊的幅幅历史图像,印证了我在大学时代关注的明史。农民出身的朱元璋成为明王朝的开国皇帝以后,没有把目光滞留在眼前的“一亩三分地”上,而是极具远见、极有抱负、极为大手笔的统一了云南,然后把大部分军队留下来,搞军屯、搞民屯、搞商屯,为今天云南经济、民族、边疆地域的发展奠定下历史性的基础。

更让我长知识的是这里一幅又一幅追溯丽江(当时叫永胜)毛氏与韶山毛氏关系的图片。从“云南永胜毛氏与湖南韶山毛氏渊源”到“韶山、永胜毛氏相互认亲”,梳理出来的不仅仅是一条毛氏迁徙的路线、勾勒出来的不仅仅是一部毛氏演绎的宗谱,更是一种丽江与新中国开创者的情怀。

丽江古城,我来的正逢其时

当我把目光转向“祭天仪式”、“极自然仪式”、“大祭风仪式”的景象时,看到这样一段文字:“当时丽江纳西族地区青年男女为了追求美好的爱情、反抗封建婚姻制度,常成双或成群相邀到山野尽情作乐后殉情自杀。该仪式是殉情的社会现象在宗教上的反映。”这种爱的执着与爱的悲壮,把人的心窝撞击得异常疼痛。

转身到丽江博物院,古寺,古楼,叙述着遥远的历史。有句话说,“北有丝绸之路,南有茶马古道”。丽江古城和茶马古道一起,曾经在一千多年的文化交流和商贸往来中绽放出璀璨光芒,后来又曾在特殊的历史时期发挥出特殊的作用。战争时期,驼峰航线是保证供给、阻击日军的重要生命线,云南是支援抗战的坚实后盾。改革开放后,独特的地势构造和奇异的民族风情,又让云南丽江这颗明珠闪亮起来。我得知,去年丽江接待中外游客4000多万人次;我也知道,去年日本一个国家接待的外国游客也是4000多万人次。

不容我沉浸在历史的穿越追思中,四方街上,纳西族姑娘小伙围成圆圈,跳起了锅庄,用淳朴的笑容和欢快的节奏,吸引着路过的游客。不断有人加入舞蹈的队伍,后面的人手搭在前面的人的肩膀上,组成一个个同心圆。大家一起欢笑着、跳跃着,是笑容和歌声,让四海宾朋忘记了年龄,忘记了语言,忘记了肤色和国籍,流连忘返。

转过几个街角,人群散去,又是另一番景象。白墙黑瓦,翘角飞檐,石板小桥,细水淙淙,老宅深巷,木窗铜锁……水流一直伴着石板路,忽左忽右,时缓时急,有时候又干脆隐入石板路的下面,就像一群欢快的少女,一路歌唱着,欢笑着,和远方来客捉着迷藏。这情景出现过,在每个读书人的梦里。

对了,导游小姐还告诉我们,丽江的女性勤劳持家,丽江的男人过着一种“琴棋诗画烟酒茶”的生活。听罢此语,同行的媒体大咖中立即有人喊道:“蒋老师,这不是您最期待的男人的生活嘛!”结果,我没有记住自己回答了什么,只记住了一片欢声笑语。

有人说我来晚了,丽江已经火了十几年。也有人说我来早了,逐步完成旅游升级、脱贫攻坚、交通建设、产业培育的新丽江,将来会更美更好。

我要说,我来的正逢其时。接下来,我有了向日本友人推介的中国新去处。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蒋丰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