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在京都大原探望被地狱拒绝的灵魂

蒋丰·2021-02-20 09:05:00·旅游
4.1万阅读
摘要:京都西北部的大原,是一直心有戚戚焉的一个地方。

京都西北部的大原,是一直心有戚戚焉的一个地方。

我第一次在西本愿寺前薰玉堂闲逛时,就被名为“大原的秋樱”一款香迷住。在幽美的气味想象秋天花满原野的大原是怎样的情景。

在京都大原探望被地狱拒绝的灵魂

秋樱,虽名为樱,实为一种草本植物,也有地方把它叫做波斯菊、格桑花。枝干纤细,一年或多年生不等,花期长,易成活。20岁的山口百惠把秋樱唱成了一首歌,四十年后,她的儿子三浦佑太朗又唱了一遍。歌中,母亲对着即将出嫁的女儿轻声叮咛,牵心。

京都是四面皆山的一处盆地。大原,是京都西北部山区中的一片谷地。这里植被丰富,自古以来就为京都人提供木炭和木柴。大原山谷中的女孩子吃苦耐劳,伐木、烧炭,做着像男人一样的活。

大原的魅力,不止于自然风光和淳朴民俗。我要找的,是大原的一片幽林深处,藏着的《平家物语》讲了几百年也讲不完的故事。

在京都大原探望被地狱拒绝的灵魂

健礼门院平德子,一生都为了父母亲族而活的女人,嫁入皇宫是为了父亲平清盛,与三千佳丽争宠是为了平氏一族,诞下皇子、垂帘听政,也是为了父母亲族,就连她七岁的儿子安德天皇被迫跳海自尽也是为了父母亲族。

她的前半生是幸运的,一路高歌猛进,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她的后半生是惨烈,遍尝六道轮回之苦,却无法解脱。她的后半生,就隐居在大原的寂光院。

十丈见方的小小尼寺,却收拾得细巧雅致。秋樱与丁香,这里一丛,那里一簇,拥着几眼点翠的绿池。或许,大原的花,就是平德子活下去的希望吧。几十年里,唯一的访客后水尾天皇到访时,她正外出采花。

越过山脊,是父死家破的源义经被平清盛放逐的鞍马寺。源义经在这里遇到大天狗,幸运地习得神异武艺时,平德子正做着平清盛家无忧无虑的二小姐。不过,对于那个时代的女性而言,有什么真正的幸福和无忧无虑。命运何曾由自己掌握过。

又过了几年,被放逐鞍马寺的源义经时刻没有忘记对平氏一家复仇,他在五条大桥与弁庆不打不相识,建礼门院也刚刚完成了自己的婚姻大事,成为高仓天皇的女御。

在后宫熬了7年,生下安德天皇的建礼门院走到显赫的顶峰,她的父亲平清盛也借辅政之名霸揽朝政。而此时的源义经已经与几位同父异母的兄弟抱团,伺机报仇。

后人再去讨论高仓天皇和平清盛的猝死有没有阴谋,已经不重要了。两座大山的崩塌,让平家逐渐涣散。1185年,平氏一族在坛之浦海战被源义经的奇袭战术打得溃不成军,不愿落入敌军手中的他们,纷纷跳海自尽。

平德子看到母亲平时子抱着安德天皇跳入大海,她再无什么可留恋的,也跳海自尽。敌方有人认出这是皇后,揪着头发把她救了起来。一生为他人左右的平德子,连死的那一刻,也不能自己做主。

贵为皇后,罪不至死,然而平时全军覆没,源氏如日中天,苟活的平德子又怎么可能随心所欲的生活呢,何况,她已经断了与这世界的所有的牵连。建礼门院出家为尼,辗转来到大山深处这一片谷地,开始了生不如死的隐居生活,陪着她的,不过是两个同命相连的女官。不过三个弱质女子,可在她隐居的寂光院前的森林里,依然常年驻扎着监视的武士。

平德子皈依之后,有一天,后白河天皇突然惦记起大原的冬天寒风迫人,带着大队人马来寂光院探望这位前儿媳。江户时代有人创作了绘卷,有鼻子有眼的表现了当时的一幕。

“有谁来看过你吗?”

“从来没有。苟且残存的我,是地狱都不肯收留的罪人。”

面对这个一次次玩弄权术,挑起争斗的男人,建礼门院没有给他好脸。就这样断然放弃了与权贵媾和的唯一一次机会。

故事,就这样结束。建礼门院从此彻底被遗忘。

在京都大原探望被地狱拒绝的灵魂

秋分时节,京都四条尚未完全褪去夏日的余燥,大原山中气温却只有23度,渐生凉意。大原的冬天,异常寒冷,大雪封山,当地民宿也有雪地捕鹿的习俗。寂光院旁,还有一口尚有泉流的水源,据说就是平德子当年取水的地方。冬天,这水,一定是冰冷彻骨的吧。不知在健礼门院的心里,是坛之浦海水更冷,还是寂光院漫长的冬天更冷。

今天,寂光院的香火虽谈不上鼎盛,却也在坊间颇有传闻。相信这里护佑女性健康幸福的,大有人在。这点,实在不敢苟同。她这一生,有几时是幸福的!

建礼门院在59岁那年离世,在当时很算得上长寿,她在孤寂中,扛过来数十次大原冬天的寒冬。秋分时节的大原,原野里,秋樱争先恐后的摇曳着亮丽又纤弱的笑颜。平德子就像这里的秋樱一样,脆弱而坚韧,经冬再生。我似乎突然明白了,人们为什么不远迢迢来这里祈福,或许,她们祈求的,不是一时鼎盛的繁华,而是一种坚韧不拔,坚强不屈的精神,一种母性的精神。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蒋丰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