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画尽世间猪百态 ——读《俞柏鸿百猪图》

蒋丰·2019-12-09 16:01:47·社会
8.7万阅读
摘要:细读《俞柏鸿百猪图》,可以看到两只猪恋爱时候的喃昵情景,看到猪吃西瓜的贪食模样,看到大猪带着小猪散步的悠闲姿态,看到猪在花前月下享受着风花雪月,看到猪攀爬葫芦的顽皮动作,看到猪立身扬蹄捕捉蝴蝶的夸张行为。

◆《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总编辑  蒋丰

“2019·冬时”,我作为《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总编辑在魅力流溢的云南大理参加规模不大、影响不小的《杭商》杂志笔会期间,初次见面的俞柏鸿老师送给我一册他自己绘画的《俞柏鸿百猪图》(珠江文艺出版社,2019年8月第一版)。

画尽世间猪百态 ——读《俞柏鸿百猪图》

接到画册时,我内心中有“惊鸿一瞥”的感觉。当然,不是因为看到了轻盈如雁的女性,而是因为我属猪,2019年是农历己亥——猪年,不但是我的“本命年”,还是我的“花甲之年”。还可以透露的,是我的妻子也属猪,至于年龄则是要保密的了。我俩经常开玩笑——“一个圈里的两头猪”。此时,在“猪年”的脚步渐行渐远的时分,我——我们能够收到《俞柏鸿百猪图》这份礼物,心中自然格外欢喜。

其实,在我们的东邻日本,也是有十二属相的,今年也是“猪年”。与中国不同的是,日语汉字中的“猪”是“野猪”的意思,我们中国农村饲养的猪,在日语汉字中写做“豚”。所以,日语中谈到的“属猪”,实际上是属“野猪”。日语中有一句成语叫做“猪突猛进”,每到猪年的时候就会成为“高频词”,出现在画上的时候也大多是一副勇猛甚至有些凶猛的猪的形象。翻开《俞柏鸿百猪图》的那一瞬间,我没有让自己的眼光停落在一幅图上,而是用手指快速翻动画页,让一幅一幅“猪图”在眼前涌过,内心里激荡着一种游子回家的感觉。这猪,是中国的;这猪,是民族的。这个世界上许多画作正因为是有国境的、有民族的,才是有生命力的。如果有可能,我建议读者不妨带着这本《俞柏鸿百猪图》到世界上走一走,借此比较一下环宇的“猪文化”。

我青少年时代的寒暑假,大都是跟着家中的保姆——田奶奶回到河北省定兴县贤寓村度过的。那时,田奶奶的老伴田爷爷是生产队的饲养员,他们家中的猪圈里也饲养着几头大大小小的猪。好动顽皮的我,经常跟着一起喂猪、清猪圈、拔猪草、过年时帮助把高声大叫的猪绑到独轮小推车上送到集市出售。因此,我自认为对猪的观察、对猪的熟悉不在他人之下。但是,翻开《俞柏鸿百猪图》,我感到有些惊讶,那一幅幅憨态可爱、生态多样、动态各异的猪图,不仅显示出作者深厚的功力,更显示出作者长期观察的眼力。我脑海里浮现出的是另外一种图景——作者不顾艰辛、串村走乡,在一个又一个散发着特有味道的猪圈旁边观察,或写生,或拍照,然后返回画室再创造,紧紧抓住一个“福”字,为我们提供了养眼、养神的百幅“福猪图”。

画尽世间猪百态 ——读《俞柏鸿百猪图》

细读《俞柏鸿百猪图》,可以看到两只猪恋爱时候的喃昵情景,看到猪吃西瓜的贪食模样,看到大猪带着小猪散步的悠闲姿态,看到猪在花前月下享受着风花雪月,看到猪攀爬葫芦的顽皮动作,看到猪立身扬蹄捕捉蝴蝶的夸张行为。千姿百态,幅幅值得细细品味,时而让人啼笑皆非,时而让人赞叹叫绝。

我注意到《俞柏鸿百猪图》作者简介中有这样一行字——“资深媒体人、评论员、书画家”。前两者,都是我目前还在从事的工作,这也因此拉近了我们的距离。后者“书画家”,则是我的梦想之一。估计很难圆了。从“评论员”的角度,我以为诞生在中美贸易烽火之年的《俞柏鸿百猪图》,还有一番特殊的意义。那就是,我们要牢牢把“养猪权”握在自己的手中。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蒋丰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