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戈恩潜逃事件暴露日本的三大软肋

蒋丰·2020-01-04 09:45:26·社会
6.9万阅读
摘要:不管怎样说,戈恩潜逃事件都给日本国家安全、司法安全、企业安全敲响了警钟。此刻,或许真的应该开始考虑“亡羊补牢”的问题了。

◆《人民日报海外版》日本月刊总编辑 蒋丰

戈恩潜逃事件暴露日本的三大软肋

当2020年新的一页刚刚掀开的时候,日本日产汽车公司原老板、在东京处于保释状态的经济犯罪嫌疑人戈恩用自己“潜逃”到黎巴嫩的神奇行为,把日本新年的第一页撕得粉碎。

其后,海内外各大小媒体滚动式的海量播出,有的读起来像推理小说;有的看起来像潜逃大片;有的作者更像是直接策划者,说得有鼻子有眼;有的则干脆是编、导、演三者兼于一身,只要夺眼球就行。一次如此精心筹划而成功的潜逃出境行为,如果两三天之内就能被“作者们”梳理清晰,那策划者与实施者都可以用“白痴”二字来形容。正因为这样,破案的事情,还是交给日本警察来办,相信此案的一些谜底永远不会揭开;而我们可以条理的是这起潜逃事件暴露了日本社会哪些罕见的软肋。

第一软肋,亡羊并未补牢。不知是被授意还是自身有意,1月3日《日本经济新闻》刊发消息,称“保释中逃亡的事例过去也曾发生过”。报道指出,1997年,处在保释中的经济犯罪嫌疑犯、在日韩国人许永中向法庭提出申告书,表示“妻子的老家发生了丧事”,获得法庭许可后回到韩国,结果玩的是“失踪”,通俗地说就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还了。他所支付的6亿日元保释金也被法庭没收,重要的是法院无法为此案开庭了。

2019年3月,处在保释中的诈骗罪嫌疑犯田边智晃在开庭的时候不见身影,仔细一打听,原来是在开庭前的几天潜逃出国了。结果也只能是检察院没收了他的6000万日元的保释金,连缺席审判都无法进行。

戈恩潜逃事件暴露日本的三大软肋

现在,《日本经济新闻》把这两起“潜逃”事件披露出来,是想为监视戈恩的警方减压,还是要为有关方面推卸责任,目前还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是,日本公检法部门并没有因为过往发生过的这两起保释中潜逃事件而“亡羊补牢”,最终导致戈恩在警察的眼皮底下逃之夭夭。日本社会舆论将之称为“警察之辱”、“法律之辱”也是并不为过的。

第二软肋,谁也不肯背锅。任何一起事故、事件发生以后,肯定是要追究或者是要有人承担责任的。但是,这次让人有些感到意外的是,还没有等到“上级部门”出面追究责任的时候,有关部门就纷纷出来“推责”了。负责机场的国土交通省表示不能够承担责任,负责私人专机出入境审查的外务省表示不能够承担责任,负责外国人出入境的法务省表示不能够承担责任,检察院更是反咬一口,指出当时就不同意法院做出的保释决定。

过去,人们以为日本人是勇于承担责任的。一些产品质量、食品安全事故、事件发生的时候,都能够看到相关的企业经营者出面会见媒体记者,弯腰鞠躬甚至下跪磕头表示承责“谢罪”,有的甚至在事后自杀,以一死了结。但是,现在好像这种“传统”消失了,没有机构、没有人愿意为戈恩的潜逃承担责任。细究起来,这些部门都是国家权力机关的组成部分,它们现在是用国家的权力来对抗媒体的追责,这情不自禁会让人联想到日本政府对历史问题的态度和做法。这才是日本的“黑色传统”之一。当然,也是日本社会当下的软肋之一。

戈恩潜逃事件暴露日本的三大软肋

第三软肋,摸黑黎巴嫩,但不敢深入追究。戈恩潜逃之后,媒体报道此事背后的黑手不仅仅有他“旺夫”的妻子,还有黎巴嫩政府的影子。在介绍黎巴嫩的时候,媒体一方面称黎巴嫩1959年就与日本建立了外交关系,说起来也有60年的历史了,另一方面则指出黎巴嫩与邻国叙利亚接壤,有密切的往来。后者是有潜台词的。2019年日本德仁天皇继位典礼上,日本没有邀请7个国家的代表参加,其中之一是叙利亚,原因是“叙利亚是从事恐怖主义活动的国家”。那么,黎巴嫩与叙利亚关系如此之深,自然也就是恐怖主义国家了。

未来,日本或许也不肯跟黎巴嫩死缠烂打的。这不仅是因为日本与黎巴嫩之间没有签订相互引渡嫌疑犯和罪犯的条约,更因为日本要在今年举办东京奥运会,没有必要因为一个潜逃嫌犯而引火烧身——让恐怖主义组织再次找上门来。这实际上也成为日本社会的一个软肋。

不管怎样说,戈恩潜逃事件都给日本国家安全、司法安全、企业安全敲响了警钟。此刻,或许真的应该开始考虑“亡羊补牢”的问题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蒋丰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