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日本政府要为停课付出多大代价?

蒋丰·2020-03-08 10:06:00·经济
8.1万阅读
摘要:在日本,停课可不是学生待在家里玩那么简单,而是会牵扯多个行业的大动作——停课,政府也会被索取经济赔偿。

◆《日本新华侨报》总主笔  蒋丰

日本政府要为停课付出多大代价?

新冠肺炎疫情正在扩大为全世界的战争。网络上出现大量呼吁“快抄作业”的声音,其实很难实现,其原因并不单纯是国情不同,如日本中央政府无权下达全国停课的硬核指令;更不是简单地因为“停课不停工,孩子没人管”。在日本,停课可不是学生待在家里玩那么简单,而是会牵扯多个行业的大动作——停课,政府也会被索取经济赔偿。

首先,是和学校停课直接相关的问题,学校供餐行业受到巨大打击。3月2日,日本《京都新闻》报道称,受临时停课影响,大津市的公立小学、初中将在3月3日至3月24日停课。承担24所中小学供餐的一家企业,一天最多要制作1.7万份餐食,具有日本全国第二大的供餐能力。原本,这家供餐中心已经接到订单,于3月2日——8日提供大约2.8万份餐食,金额高达几千万日元。然而,就在2月27日,日本中央政府发出了停课的呼吁,一时间,市内外30多家企业来电话,表示需要暂停订单、更改交货地点等。由于食材容易过期,企业为难至极。行业内其他企业也表示,“这样大规模的取消供餐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我们公司80%的营业额都来自给学校供餐。”地方市政府也感到十分困扰,“目前正在讨论不收取学生们停课期间的餐费,但这样就必须由市政府的财政来承担。”供餐行业也出现了要向国家寻求补偿、补助的声音:“希望中央政府能把这张安全网给铺开。”

日本政府要为停课付出多大代价?

其次,是响应日本政府号召的课外补习班纷纷停课,补习学校受到影响。2月28日,由日本全国的补习学校组织的全国学习塾协会给出了方针:一、在未来两周内,最大限度地减少面对面授课,采取课程延期或者网络授课的方式。二、如果采取面对面授课方式,教师必须彻底执行体温检测和消毒措施。于是,各个补习学校也都应声停止授课,在各自的官网上发出公告。日本大型SAPIX小学部在3月2日至3月7日停止授课,小升初大型补习学校史谷大塚取消了3月1日的大规模的模拟考试,3月中旬为止的6场中学考试报告会也已取消。甚至,富山市的志学Academy于3月2日在校门口贴出一张告示,称自己正在向法院申请破产。据悉,这所补校原本就经营不善,新冠肺炎疫情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面临升学大考之际,学校采取停止授课的措施其实对业务质量有所打击。“我们其实承受着家长们非常高的期待,这样的决断也是痛苦而不不得已的,当下只能努力防止感染扩大。”

日本政府要为停课付出多大代价?

最后,是停课后家长因照看孩子产生的“误工费”由国家财政承担,也就是每一位纳税人承担。3月2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宣布,新冠肺炎疫情扩大导致临时停课,家中监护人如因照顾小学生、幼儿园、保育院、特别支援学校学生而请假,则以每天8330日元(约合536.5元人民币)为上限,补偿工资。这一制度作为特别措施,适用于在2月27日至3月31日之间向企业请假的员工。这一笔补偿金额将从雇用保险中支出,不论大企业或者中小企业一视同仁,需要发放同样的金额。

日本政府要为停课付出多大代价?

尽管补偿误工费,一些家长也还是有所担忧,比如家里有即将面临大考的孩子。学校突然放假,自己又没有余力监督孩子学习,补习班也都停课。“如今当然觉得生命健康是第一重要的,但将来回过头来看,因为一场疫情导致孩子们没能在考试中发挥好,未来受到影响,该多心痛啊。”

从这三个角度来看,停课真的不是一个容易的决断。停课带来的方方面面的影响,最终要由日本中央政府来收拾——尽管停课最终的决定权在地方政府手中。社会舆论中,今天可以因为不停课而指责政府的媒体,明天就可以因为停课影响而指责停课决断过于草率,疫情之下难有所有人都满意的做法,这就是日本面临的一个“乱局”。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蒋丰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蒋丰 专栏作者
342篇文章

作者简介

《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