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尾崎行雄:屡遭挫折的日本“宪政之神”

蒋丰·2020-05-02 10:04:00·文化
5.7万阅读
摘要:中国游客到东京,很多人想去看看日本的政治中枢。每逢有朋友提及此,我就建议他们去永田町,那里有日本的国会议事堂、有众参两院议员会馆、还有执政的自民党总部以及在野党的总部,另外还有国会庭院以及宪政纪念馆。

◆《日本新华侨报》总主笔 蒋丰

尾崎行雄:屡遭挫折的日本“宪政之神”

中国游客到东京,很多人想去看看日本的政治中枢。每逢有朋友提及此,我就建议他们去永田町,那里有日本的国会议事堂、有众参两院议员会馆、还有执政的自民党总部以及在野党的总部,另外还有国会庭院以及宪政纪念馆。

说起日本宪政纪念馆,有的中国游客知道那里面保存着当年朝鲜勇士安重根暗杀曾是日本第一任首相伊藤博文的子弹,那里面还有模仿日本国会投票的议席,让前来参观的孩子们从小培养参政意识。当然,我比较在意的是纪念馆大厅门口那尊被称为“日本现代法治奠基人”的尾崎行雄的雕像。

在日本,从政者的雕像,大多是立像,很少有坐像。是他们不肯让过世的政治家坐下来休息休息?还是这位政治家希望以站立的姿态表示自己还有未竟的事业?

尾崎行雄:屡遭挫折的日本“宪政之神”

话说回来,我还真的仔细端详过尾崎行雄的雕像,伫立在大厅门口,拄着拐杖,拿着礼帽,好像是在欢迎每一位来了解日本宪政历史的参观者。其实,在日本,你只要看到雕像的人物是拄着拐杖、拿着礼帽,就大致可以推测出他是日本明治时代前后的人物。当然,也有柱着拐杖的雕像人物是因为经历了暴恐行为。比如,伫立在日本私立大学“双雄”之一早稻田大学校园内的大隈重信的雕像,他也柱着一根拐杖,但他的一条腿则在1889年被右翼团体玄洋社成员来岛恒喜给炸伤的。

回头再说尾崎行雄,一生经历了江户、明治、大正、昭和四个朝代,是实实在在的“四朝元老”。1954年过世的时候,已经是一位95岁的老人了。如果追究出身的话,尾崎行雄应该也算是“官二代”。他父亲曾经担任地方官。他当年能够进入私立“双雄”之一的庆应义塾大学,说明也是一个“学霸”。但是,他没有能够从庆应毕业,因为在校期间针对老师写了一篇批评性的论文,最后只拿到了“肄业证书”。当然,日本政治家中也有不在乎文凭的。比如,今天作为日本安倍晋三内阁副首相的麻生太郎,当年在美国留学的时候,妈妈不仅每月整包整包地寄送漫画,还让他提前回国参加选举。当校长提出还有一年就可以拿到毕业文凭的时候,麻生的母亲对校长说;“我们家里根本就不需要外国大学的毕业文凭。”

尾崎行雄:屡遭挫折的日本“宪政之神”

尾崎行雄曾经在日本《新潟新闻》、《邮便报知新闻》担任过主笔、社论委员等。那个年代,做媒体的人都好像脑袋上长了反骨一般,要坚决和执政者对着干,从而显示出自身的“批评精神”。后来,他又投身日本著名思想启蒙家、教育家福泽谕吉,1882年(明治15年)参与创建了“立宪改进党”,成为日本政党政治的开拓者之一。1887年,尾崎行雄因为筹划政变触犯了《保安条约》,被直接从东京驱逐出去,随后只好留学英国伦敦。这是尾崎行雄在日本政坛的第一次挫折。

有志向者不会因为所处地域变化而改变初心。1890年,日本举行历史上第一次大选,尾崎行雄高票当选为众议院议员。这一干,非同小可,一直到1952年,连续当选了25次,时间超过一个花甲,长达63年,在日本国会议员历史上创下最高纪录。

1898年,尾崎行雄出任第一次大隈重信内阁的文部大臣。但是,他并没有因为成为了“正部级”阁僚就把嘴闭上,而是随即发表了不合时宜的“共和演说”,被《东京日日新闻》抓到把柄,结果是被迫辞职。这也可以说是他在日本政坛的第二次挫折。

1900年,中国的土地上“义和团运动”汹涌澎湃,尾崎行雄在日本参加创办“宪政友会”。1903-1912年(明治36年——大正元年),曾经被驱赶出东京的尾崎行雄百感交集地担任东京市市长,其间做出的重大外交举动之一,就是向美国赠送了一批樱花树,以至于美国时至今日每年4月都要在华盛顿举行一次“樱花节”。后来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在中日邦交正常化的时候向中国赠送一批樱花树,不知道是不是受这位政治老前辈的影响。

尾崎行雄:屡遭挫折的日本“宪政之神”

尾崎行雄的“二进宫”还表现在出任第二次大隈重信内阁的司法大臣、当选为众议院议员。1912年,在日本第一次护宪运动时期,尾崎行雄联合犬养毅以及234名议员,联名弹劾首相桂太郎违反宪法,紊乱宫府之别,以权谋私,营结私党等罪行。同时,尾崎行雄怒斥他们以天皇为挡箭牌,把“圣旨”当子弹打击政敌。结果,导致桂太郎失去战斗意志,黯然下台。尾崎行雄则因为这一胜利,被誉为日本的“宪政之神”。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以后,尾崎行雄持民主主义、和平主义、国际主义立场,晚年坚持裁军立场,坚决反对军国主义,全力抵制法西斯主义,提倡世界和平。但是,他渐渐孤掌难鸣。进入20世纪40年代后,日本走上军国主义“快车道”,尾崎行雄致信东条英机表达自己的不满。1943年,他被人指控在言语中对昭和天皇犯有“大不敬罪”,政治对手想把他彻底抹掉,却因为他的社会影响太大被宣判无罪。这成为他在日本政坛遭遇的第三次挫折。1945战后,尾崎行雄退出政坛,被日本众议院授予名誉议员的荣衔。

尾崎行雄:屡遭挫折的日本“宪政之神”

谈那个时代的日本政治家,中日关系是无法绕开的话题。尽管尾崎行雄对内主张立宪政治,在外交上曾推行军事侵略等对外扩张政策。1894年春,朝鲜开化党领袖在中国上海被朝鲜刺客洪钟宇枪杀身亡。尾崎行雄曾借此事,鼓动日本进军朝鲜,向其宗主国——大清兴师问罪。也可以这样说,1894年甲午中日战争的背后日本推手之一就是尾崎行雄。

还有两段尾崎行雄与中国的佳话不得不提。佳话之一是孙中山在辛亥革命以后,又一次到日本政治避难。当时给孙中山安排住处的是一位名叫中村弼的日本人。中村弼年轻的时候做过记者,后来从新闻界进入政界。尾崎行雄在第一次大隈内阁担任文部大臣的时候,中村弼就是他的秘书。而这次孙中山到日本政治避难的时候,尾崎行雄正在第二次大隈内阁担任司法大臣。有日本学者考证,中村弼就是在尾崎行雄的指示下,为孙中山在东京安排的避难住地。在这个期间,孙中山曾经给尾崎行雄写下墨宝——仁寿。至今为尾崎行雄家人珍贵地保存着。后来,孙中山在自传《建国方略》中提到他在奔波革命中十分感谢的几位日本友人的名字,其中就有“尾崎行雄”。

尾崎行雄:屡遭挫折的日本“宪政之神”

另一则佳话是1921年,中国现代著名文学家郁达夫留学日本。在一次听日本“政治大咖”尾崎行雄讲演的时候,听到他把辛亥革命后的中华民国仍然称为“清国”的时候,立刻举手站起来提问:“你怎么能把辛亥革命以后的中华民国仍然称做清国呢?你是不知道中华民国这个事实,还是故意这样称呼?”尾崎行雄满脸尴尬,哑口无言,最后被迫说自己是一时疏忽,改口道歉。这一点,说明尾崎行雄还是能够知错就改的。

1954年10月4日,尾崎行雄因患直肠癌在庆应医院病死。他的墓地在今天有“小京都”之称的镰仓园觉寺内。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蒋丰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