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日本担心新冠肺炎带来“葬仪崩坏”丨日本大蒋堂

蒋丰·2020-04-16 16:49:12·社会
6.1万阅读
摘要:​在日本,对葬礼,有人将其看作是处理死者的一种方式,有人将其视为人生尊严的“终极表现”,有人将其认定为一种特殊的文化。如今所有这些,都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日本担心新冠肺炎带来“葬仪崩坏”丨日本大蒋堂

在日本,对葬礼,有人将其看作是处理死者的一种方式,有人将其视为人生尊严的“终极表现”,有人将其认定为一种特殊的文化。如今,在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之际,所有这些,都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近日,正当日本新冠肺炎感染者数字向“万”攀升的时候,正当日本因患新冠肺炎而死亡的人数在三位数增长的时候,媒体在报道中透露,一些殡仪馆以“感染太可怕”、“我们这里没有准备防护服”等为理由,拒绝搬运遗体,也拒绝为其举办葬礼。人生的“终极尊严”,在这里成为一地碎片。

此外,人去世以后,通常要换穿白色的衣服,这也可以理解成为“日本版”的寿衣。现在,一些医院以及殡仪馆都不愿意为新冠肺炎死者更换“寿衣”,只是把这套白色的衣服摆放在死者的身上。

当然,也有许多殡仪馆进行了另一种对应。一位日本女性从海外回国后,被确诊为新冠肺炎,不久就去世了。为了避免感染,搬运遗体的“业者”,这次没有使用木棺,而是使用密封的“纳体袋”。当一位死者被用一个密封的塑料口袋运走的时候,可以想象死者家属的悲凉心情。据说,这种密封的“纳体袋”都是黑颜色的,过去只用于因为各种事故而死亡的人。因为他们脸上、身上都会有不同的伤痕,不希望让死者家属看到后“二次受伤”,才使用这种密封的黑色的“纳体袋”。现在,日本神户市政府为了让亲属能够与新冠肺炎患病死者能够见上最后一面,专门给殡仪馆提供了一批密封的白色透明的“纳体袋”。

日本担心新冠肺炎带来“葬仪崩坏”丨日本大蒋堂

3月,位于东京都台东区的“鸟越葬仪社神商店”举行了10场葬礼,但都没有像往常一样,在前一天举行“守夜”(日语中称为“通夜”)的仪式。家属也担心,“连续两天聚集大量的吊唁参加者,会增加感染风险的,还是一切从简吧。”

3月下旬,一位60多岁女性死者的遗体运送到关东地区一家火葬场。现场只有她的儿子和两位搬运人员。没有举行任何形式的葬礼,在异常安静的气氛中火化了。

3月31日,在松山市举办的一场葬礼结束后,有4位男女被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为此,埼玉县知事大野元裕公开呼吁:为了防止感染,希望减少参加葬礼的人数。

与中国葬仪不同的是,日本举办葬仪的时候,通常是要请参加吊唁者吃一顿便餐的,其间可以喝酒,还可以谈笑风生。在日本人看来,人的死亡,是选择了另一种方式的生存,没有必要过于伤心。现在,这种葬仪中的“简餐”都取消了。有的殡仪馆近一个月来为此比去年同期减少了30%的收入。

日本担心新冠肺炎带来“葬仪崩坏”丨日本大蒋堂

3月底,一位82岁的女性身患癌症在东京去世。一批与这位女性交往了50多年的朋友前来参加吊唁。殡仪馆为此做了精心准备。第一,殡仪馆内吊唁者经过的所有地方都摆放了消毒液瓶。第二,以往提供给家属擦眼泪用的手绢这次不再提供。第三,拉开吊唁者坐的椅子之间的距离,两把椅子之间保持1.5米的距离,避免密集接触。第四,葬礼结束后,殡仪馆对所用房间以及桌椅等进行彻底的消毒。

还有的殡仪馆提出这样的要求:首先,参加葬礼的仅限于死者亲属;其次,整个葬礼通过网络传递给未能来馆的吊唁者;再次,让和尚通过手机念经,而不再到葬礼现场。

现在,日本社会正在担心因为新冠肺炎感染者大量增加而带来的“医疗崩坏”,除此之外,日本社会增加一种新的担心,那就是因为新冠肺炎死亡者大量增加带来的“葬仪崩坏”。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蒋丰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