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日本读者与卖书人疫情中相互治愈

蒋丰·2020-05-17 08:05:00·文化
3.1万阅读
摘要:书籍,治愈着读者;读者,治愈着卖书人。

◆《日本新华侨报》总主笔 蒋丰

日本读者与卖书人疫情中相互治愈

人们都说,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居家避疫”激发了各国民众的生存与生活的潜能。中国民众宅家展示了烹饪天赋,人人都是“中华小当家”;意大利民众居家则展示了音乐天赋,人人都是“阳台演奏家”;西班牙民众则展示了运动天赋,天台教练带领大家做操。日本人的才能是什么呢?最近,线上(云)饮酒会、线上(云)省亲都是热门话题。但是,如果一定要选一个能代表日本人特性的,应该是读书吧。

可以肯定的是,虽然许多日本人怀念过去“歌舞升平”的日子,但疫情提醒了日本人往日生活的浮躁,也正在促使一些日本人的生活发生变化。

宅在家中,日本民众读书的需求不断增长。然而,伴随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导致非生活必需的设施——众多公立图书馆闭馆,大型商业设施中的书店也不得不临时休业。于是,一些街头巷尾的私人经营的小书店吸引了无处可去的人。

日本读者与卖书人疫情中相互治愈

据日本《岐阜新闻》报道,岐阜县鹭山东自由书房鹭山店店长表示,来店的消费者人数上虽然减少了,但是每个人平均消费却增加了。还有人一次购买5000日元以上(约合315元人民币)。来买历史读物、儿童读物、学习参考书等的家庭很多,是往年的2倍左右。一位60岁女性表示:“为了在家里读书,一次性买了很多。丈夫也很喜欢读书,书店克服困难继续开店,帮了我们很大忙。”

岐阜市的一家书店还表示,在新冠肺炎疫情流行的背景之下,阿贝尔·加缪《鼠疫》这本书也处于售罄状态。据日本《神户新闻》报道,新潮文库版的《鼠疫》自2月以后已经增印7次,共15.4万本;增印已经达到104万本。读70年前的一本写瘟疫书,给现在的自己注入精神的力量。

位于东京都郊外的一家书店的管理层人士表示:“很多人都问我们为什么还在努力营业?我的回答是:许多人都在家里渡过,我们想在能力范围内尽力应对大家的读书需求。只是,现在疫情状况不断变化,也很难判断是否还要继续营业。”

日本读者与卖书人疫情中相互治愈

日本人爱读书,从过去到现在一直也是一个话题。不论是外国游客要打卡的蔦屋书店,还是小巷里历史悠久的小书屋,周末总是人满为患。记得是2017年的秋天,在纪伊国书屋门口看到一块广告牌上写着“秋之夜长宜读书”。一瞬间就感受到了它的意境。夜来秋雨,独自坐在沙发上,泡一杯清茶,读书听雨。在疫情之中回想到这句话,更是无比感怀。世界处于巨变之中,人人的健康都处于威胁之下,个人的力量多么微弱,那还不如读书去。

社会不会只有美好的一面,在日本,扒金宫店(弹子房)作为不是生活必需的设施,不少都还在坚持着开店。为何一些地方政府却只将扒金宫点的名单示众?扒金宫店和书店两者自然是不一样的,书店冒着风险照顾大家的精神食粮,在暗夜中为人点亮烛火;扒金宫店是不顾他人健康和社会安全,鼓励、引诱人将金钱投入贪欲和时间的荒废。

这些小书店,也都在尽力做着防疫工作。比如呼吁大家在店内保持社交距离,放置酒精消毒液等。一些书店也处于纠结之中,想继续服务客人的读书欲,但又不得不考虑员工和客人的感染风险,最后不少书店权衡后改为网络销售。也有不少书店站在了经营困难的节点,但是,“我们店里从老顾客那里收到了很多鼓励的邮件和传真。虽然经营得十分辛苦,但为了客人们,无论如何也要生存下去。”

书籍,治愈着读者;读者,治愈着卖书人。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蒋丰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