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273家日本动画公司的上一年:平均每家年收入5663万元,3家倒闭

三文娱3wyu·2020-11-15 13:05:00·经济
4.5万阅读
摘要:疫情还没来的2019年,273家日本动画制作企业的营收合计人民币152.93亿元,同比增长0.5%;平均每家收入为人民币5663.70万元,同比增长4.2%。

作者:兔子卡

今年10月12日,日本的帝国数据库发布了报告《动画制作业界动向调查(2020年)》,该调查已是帝国数据库进行的第5次调查,今年统计分析了日本273家以动画制作为主业的企业。

此次报告的要点如下:

  1. 2019年(根据公司1月~12月财报数据)273家动画制作企业的营收合计2427亿49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52.93亿元),平均每家企业的收入为8亿9900万日元(人民币5663.70万元),同比增长4.2%,达到了2007年(约10亿日元)顶峰的约9成之多。另外,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2020年可能会面临10年来首次的市场规模缩小困境。

  2. “总包、统包”企业类别里,2019年这类企业的平均收入为17亿4200万日元(人民币1.09亿元),同比增长3.7%。收入方面,“增收”的41.0%占比大大超过了“减收”的24.8%,并且和所有动画制作公司整体相比,“增收”的占比也更高。利润方面。最终结算为“增益”(利润增加)的占比47.1%,比上年减少。“减益”(利润减少)为41.2%,是2015年以来时隔四年“减益”比例的首次增加,“赤字”占比达到25.5%。

  3. 作为“转包或分包”参与动画制作的“专门工作室”类别里,2019年这类企业的平均收入为3亿3700万日元(人民币2123.10万元),同比增长5.8%,连续3年增加。收入方面,“增收”占比为36.1%,虽然略低于“减收”占比的36.7%,但连续2年增加。利润方面,“增益”企业占56.3%,“减益”企业占32.8%,“赤字”占比为17.2%,是过去10年间第二低的水平。

下面,让我们看详细说明。

  • 疫情前的这一年,日本动画业界的主要动向

帝国数据库在调查里提到,2019年,日本动画业界主要有三个动向。

第一,·电视动画制作数量连续2年减少,网络播放市场规模首次超过影像市场。

根据日本动画协会的调查,2018年的电视动画制作数量为332部,连续2年减少。这是自2007-2010年“动画业界泡沫破裂”以来,时隔8年又一次出现制作数量连续2年下滑的情况。尽管电视动画制作数量连续5年超过300部,保持着高水位,但近年来进一步的增长却有触顶的势头。

另外,网络播放市场规模(595亿日元,37.49亿元)首次超过了长期以来占业界重要地位的影像市场规模(587亿日元,36.98亿元),动画的消费方式正在从光碟等“实物”向“数字”转变。

273家日本动画公司的上一年:平均每家年收入5663万元,3家倒闭

第二,《鬼灭之刃》社会现象化,《五等分的新娘》、《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等话题作品接连不断。

2019年的动画方面,全年都有话题作品和热门作品的涌现。

电视动画《鬼灭之刃》为漫画动画化作品,原著2016年11月至2020年4月在《周刊少年跳跃》杂志连载,包含电子版在内累计发行超过1亿册。动画以大正时代为舞台,描写主人公·炭治郎和妹妹·祢豆子的故事,除了在宅群体之外,还在更广泛的年龄层中获得了爆炸性且长效的人气,成为了大热的现象级作品。

273家日本动画公司的上一年:平均每家年收入5663万元,3家倒闭

273家日本动画公司的上一年:平均每家年收入5663万元,3家倒闭

值得一提的是,基于漫画原著改编的动画电影《鬼灭之刃:无限列车篇》近日在日本上映,以上映三天累计动员观众342万人次,首日突破10亿日元,3天突破46亿日元(约人民币3亿元)的票房成绩,拿下日本影史开画记录的第一名,超过2014年上映的《冰雪女王》、2016年上映的《你的名字。》,打破了《蜘蛛侠3》在2007年保持的6天31.87亿的票房纪录,成为日本国内上映电影票房和动员观众人数第一。

273家日本动画公司的上一年:平均每家年收入5663万元,3家倒闭

此外,《五等分的新娘》、《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等人气作品也相继上映,泡面番领域也有《八十龟的观察日记》等话题作品。

日本的动画电影也产生了热门作品。打造了现象动画电影《你的名字。》(2016年)后,新海诚导演的新作《天气之子》在2019年登陆院线,票房收入也突破了140亿日元(8.82亿元)。

273家日本动画公司的上一年:平均每家年收入5663万元,3家倒闭

第三,制作公司的大型M&A与其他合作引人注目,日本其他行业的企业和中国等外资企业更加接近日本动画业界。

围绕着到2019年为止的动画业界的动向,制作公司的并购(M&A)、合作、共同出资设立动画制作公司等活动引人注目。由于动画制作的数量一直保持较高水平,更好地确保产能安全已成为重要问题,为了巩固人才优势和提高工作效率,以制作公司为中心的合纵连横正在进行。

另外,也出现了其他行业企业进入动画制作市场的例子,比如房地产公司いちご不動産新成立了动画制作公司,以总包的身份开展作品制作事业。该公司已参与动画《VLAD LOVE》的制作并出资全部制作费用,押井守担任该作品的原作·剧本·总导演。

273家日本动画公司的上一年:平均每家年收入5663万元,3家倒闭

海外势力接近日本动画业界的举措也引人注目。Netflix在日本市场接连发布新动画,致力于吸引日本动画用户,并寻求以日本品质为目标的本土化。绘梦动画和彩色铅笔动画等中国势力逐渐进入日本市场也是近年来的特点之一。

  • 动画制作企业的平均收入5663.7万元

接下来,看日本动画制作市场的规模和趋势,看日本动画制作企业的收入和利润动向。

整体动向

动画制作市场规模破2400亿日元,创历史最高记录,增速度却急刹车。

2019年(根据公司1月~12月财报数据)动画制作业界的市场规模(273家企业)为2427亿49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52.93亿元),自2011年以来连续9年同比增长,刷新了过去的最高记录,但0.5%的同比增长率是2011年以来的最低记录。

进入2010年代后,虽然动画制作业界的规模急速扩大,但2019年的成长速度却出现了急刹车。

273家日本动画公司的上一年:平均每家年收入5663万元,3家倒闭

2019年所有制作公司的平均收入为8亿9900万日元(人民币5663.70万元),比上一年增加了4.2%,约为动画泡沫崩溃前的2007年顶峰(约10亿日元)的9成,自2016年以来连续4年扩大。

收入方面,“增收”占38.0%,大大超过了“减收”占比的22.4%。

利润方面,2019年“增益”的构成比为52.2%。超过2018年的48.8%,并且连续2年同比为正。

273家日本动画公司的上一年:平均每家年收入5663万元,3家倒闭

各公司都以动画作品为中心,相应地确保了制作量,剧场版动画也很畅销。另外,一般认为动画制作需要花费大量费用,从过去的实际成绩来看,可以确保适当的制作费用交涉和单价上涨,除此之外,也有从中国的动画制作公司和视频平台接受大型项目的订单等,带动了动画制作公司的业绩提高。

但是,由于人工费和设备投资的负担,以及外部订货量的增加,导致成本的上升,这在很多企业中都是利润下降的主要原因。

“总包、统包”企业

受益于畅销作品,收益的分散化将有助于稳定性。

从平均收入来看,拥有直接委托、完成制作能力的“总包、统包”企业”,2019年的平均收入为17亿4200万日元(人民币1.09亿元),同比增加3.7%。

收入方面,“增收”企业的41.0%占比大大超过了“减收”的24.8%,增收企业相比动画制作公司整体的比例也高。

利润方面,“增益”的构成比为47.1%,比上年有所减少,相对地,“减益”占比为41.2%,是2015年以来时隔4年“减益”的比例首次增加,并且“赤字”的构成比为25.5%。

以制作量多的大型总包企业为中心,“总包、统包”企业除了持续筛选优质项目之外,还努力确保订单单价的上升和作业的稳定收益。

另外,利润率高的商品化贩售和向制作委员会出资的版权收入的增加对业绩有所贡献。并且,剧场版动画的大热和电视动画订单等规模化的大型项目相继产生,推动业绩稳步发展。

另一方面,动画业界也掀起了“工作方式改革”的浪潮,各公司都在忙于应对。在这种情况下,由于动画制作者的选拔、培养以及CG等技术的活用,以及(超越了本公司产能的)部分订单依赖外部产能等原因,导致成本上升也非常明显,也有因此而减益的情况,很容易注意到收益结构的不稳定性。

转包和分包企业

同样受益于畅销作品的增加,连续3年平均收入增长。

作为转包或分包来参与动画制作的“专业工作室”,2019年的平均销售额为3亿3700万日元(人民币2123.10万元),比去年增加5.8%,连续3年正向增长。

收入方面,“增收”占36.1%,虽然略低于“减收”的6.7%,但增收企业的比例连续2年增加。

利润方面,“增益”占56.3%,“减益”占32.8%,“赤字”为17.2%,是过去10年间第二低的水平。

总体订单量的增加、人才选拔和培养的效果、订单消化能力的提高,使得收入增加的企业有很多。但是,为了应对订单的增加,除了有积极选拔动画制作人才和利用外部产能等措施外,伴随着器材老化和应对数字化的举措,设备投资的成本负担也会增加。

另一方面,受项目增加的影响,除了开始有筛选高回报项目的倾向外,随着数字化的进展,以前在制作流程中使用的手工分镜和版面设计用纸的经费削减也成为可能,一定程度上也能带动增益占比的提升。

  • 2019年破产、停业/解散的企业有3家,同比减少

接下来,我们介绍一下日本动画制作企业所在地、企业规模、倒闭的动向。

报告发布期为止,273家动画制作企业中,约9成企业的总部位于“东京都”(243家),都内23区分布着197家企业,“杉并区”(56家)和“练马区”(32家)两个区约占23区的半数。23区外还有“武藏野市”的12家和“西东京市”的8家等。

此外,在东京都外的地方设立总部的动画制作企业,或是都内企业在都外针对特定领域设立工作室的情况也在增加。随着数字化、网络化的推进,制作公司不一定需要专注于在东京极度集中了。

273家日本动画公司的上一年:平均每家年收入5663万元,3家倒闭

企业规模的收入方面,占比最多的是“1~3亿日元”(79家公司)和“不满1亿日元(78家)”,分别占全体的3成左右,可见小规模制作企业的收入规模正在扩大。

企业规模的员工数方面,占比最多的是“5人以下”(90家),其次是“6~20人以下”(87家)。总体来说,100名员工以下的企业占全体9成以上的特点没有变化,但是近年来由于人才不足等原因,动画制作者的范围不断扩大,各公司的员工规模有增加的倾向。

273家日本动画公司的上一年:平均每家年收入5663万元,3家倒闭

2019年,日本动画制作企业有2家破产,1家停业/解散,共计3家,相比总共12家的2018有明显减少。

分析动画制作公司经营失败的原因,主要是由于人才不足造成的人事费高涨,以及给外包公司支付的费用增加,使得经常出现亏本的情况,导致资金周转陷入困境。近年来,制作公司对所属动画制作者的薪酬难以支付、延迟支付问题频发后破产的现象引人注目。

273家日本动画公司的上一年:平均每家年收入5663万元,3家倒闭

  • 总结

2019年的动画业界,可以说是受惠于多部热门作品的一年。电视动画方面,《鬼灭之刃》在广泛的年龄层获得了爆发式的高口碑和长期的高人气记录。剧场版动画方面,新海诚导演的最新作《天气之子》票房收入突破140亿日元(8.82亿元),成为热门话题。

另一方面,2019年7月发生了京都动画纵火事件,造成该公司36名员工丧命的惨剧。以《凉宫春日的忧郁》为代表,京都动画在2000年代后半期以后是日本动画的标杆之一。这次是纵火事件导致了公司的人才流失、制作资料等物资损失,给日本动画造成了不小的打击。但是,该公司重新开始了制作活动,新上映的剧场版《紫罗兰永恒花园》开了个好头,京都动画开始走向复兴的新道路。

273家日本动画公司的上一年:平均每家年收入5663万元,3家倒闭

动画制作公司维度,在所谓的“动画泡沫崩溃”之后,收益的多样化正在进行着,版权收入的扩大可以说是其代表之一。另外,近年来,美国的视频平台和中国的动画制作公司为了提高品质,花费了大量的费用,向日本的制作企业增加订单,这样的外部需求也成为了产业的顺风。2020年,日本动画也将作为全球动画领域的标杆之一继续维持其地位,对日本动画制作业界来说是一个持续发展的良好环境。

但是,为了长期经营环境的改善,需要有效应对动画制作人才的不足。并且伴随订单量的增加,制作日程的过密化,以提高效率为目的的设备投资带来的成本等方面,导致劳务和产能上要解决的问题堆积如山。

近年来,受“工作方式改革”的影响,各种应对措施大幅增加了成本负担,给收入和利润带来了不好的影响,新的问题也随之暴露了出来。2020年代的动画制作业界,将以改善动画制作现场的劳务环境和应对由此产生的成本负担为主题进行优化调整。

在短期内,受疫情的影响,动画制作业界今后的动向令人担忧。在动画制作业界,作为防止感染的对策,已经在进行原画作业和后期录音等工作的切换调整,务必采取对策使疫情对制作活动的影响抑制到最小。另一方面,在劳动密集型的相关行业,也会受到疫情影响,带来会降低劳力和效率的负面问题,可能发生由于制作日程的延迟而延期播放新作动画的情况,以及意外成本上升等不可抗现象。

因而,2020年的预算中也有一些预计减收减益的动画制作企业,并且这一范围在业界内也有扩大的倾向。在这样的情况下,2020年的动画制作市场有可能从持续9年的扩大倾向转变为时隔10年的首度规模缩小。

*注:正文中的人民币均按照10月21日日元兑人民币汇率换算

273家日本动画公司的上一年:平均每家年收入5663万元,3家倒闭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三文娱3wyu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