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日本外卖配送员们排队等着跳崖?

蒋丰·2020-12-12 09:09:00·社会
7.7万阅读
摘要:不久前可能是利好,眼前就变成了困难。

◆ 《日本新华侨报》总主笔 蒋丰

新冠肺炎疫情对整个社会产生的影响,在各行各业表现不同。疫情,对某个行业来说,可能是死门,对另一个行业,则有可能是生机。而聚焦某一行业内,时刻都在变化着的疫情,也在左右着行业的发展趋势,不久前可能是利好,眼前,就变成了困境。

Uber,发端于美国的一款互联网服务。最初服务于出行市场,后来逐渐扩展出外卖功能。Ubereat在最初进入日本市场时,并不顺利。然而,4月,日本政府推出“紧急事态月”新政,要求民众通过“自肃”“居家办公”“缩短餐饮店营业时间”等方式抗疫,宅在家里点外卖的日本人多了起来。

外卖订单剧增,市场对配送员的需求也急速增加,巨大的缺口之下,高薪召集临时外卖配送员的信息频频出现在留学生社交平台。不过,外卖配送员紧俏的情景并没有持续多久。

日本外卖配送员们排队等着跳崖?

“疫情刚开始扩散的前三个月,很多人转行做外卖配送工作。但是现在,僧多粥少,收入大幅下降。”在东京世田谷区三轩茶屋地区的一家麦当劳前,前来取餐的外卖配送员排起了队。一位从派遣公司辞职,受聘于Uber、专职做外卖配送的52岁男性有些的消沉的感慨着。

据不完全统计,自新冠肺炎疫情出现后,在日本有超过7万人受疫情影响而失去工作。恰在此时,一部手机一辆车,对学历和资料没有过多要求,时间自由,就业灵活的外卖配送员成为逆势而起的热门工种。

据Uber旗下Ubereat工会的执行主席土屋俊明介绍,疫情出现之前,在东京地区,大概有1万名外卖配送员,现在,至少暴涨了好几倍。

以东京的新宿和池袋为活动中心的一位摩托车外卖配送员抱怨,8月份时,外卖配送员的时薪是1500至2000日元,后来,就不断下降。现在,时薪已经低于1500日元了。而目前,东京的最低时薪是1013日元,如果算上汽油费等成本,配送员的工资恐怕就该低于东京的最低时薪了!

日本外卖配送员们排队等着跳崖?

不到半年时间,东京的Uber外卖配送员就经历了过山车般的待遇。究其原因,首先,随着疫情的进一步发展,不断有中小企业缩短营业时间、降低员工工资标准,甚至破产,导致大量劳动力涌入外卖配送市场。

其次,日本政府为刺激经济复兴,推出“go to eat”活动。民众可以凭借折扣券在餐馆消费,外卖则不能享受这样优惠措施。在考虑经济效益的情况下,人们自然倾向于前往那些能够使用折扣的餐馆。

再次,新外卖配送平台层出不穷。他们往往通过减免运费等优惠措施吸引新会员的加入。当这些新的配送平台蚕食原本属于Uber的顾客后,Uber配送员分到的订单就减少,收入必然跟着下降。

据了解,外卖配送员每成功配送一个订单,能获得约500日元的报酬。如果从早工作到晚,大概能完成30个订单,按照一周工作6天计算的话,一个月就能拿到大约35万日元的收入。每周,还有两个晚上,要去公益机构做夜班工作。当然,这样的工作频度,是很辛苦的。“感觉背后像有鞭子抽打着似的。”一位在东京某私立大学研究生院取得化学硕士学位的华人如是说。他已经做了半年的外卖配送员工作。

日本外卖配送员们排队等着跳崖?

他毕业时刚好遭遇了雷曼经济危机,侥幸在经济危机中过关斩将,谋得一份优渥的坐大企业办公室的工作,却在新冠肺炎疫情中,遭遇挫折。居家工作期间,因无法忍受随时报备随时都要对应工作的状态,而提出辞呈。

有经历过日本泡沫经济破碎期的人感慨说,当初,曾经有很多人转行跑出租,不久就因为从业人员骤增,导致恶性循环,司机的收入越来越低。从月入百万日元,到月入20万日元,是这位男性的亲身经历。那么,未来的某一天,外卖配送员的待遇也要遭遇断崖似的降低吗?

曾经由Ubereat和“出前馆”两分天下的日本,现在又有“Foodpanda”“Wolt”等外卖配送平台加入。“外卖馆”2020年8月的营业额创下新高,却依然无法回避因人工费增加而亏损的事实。

事情到此结束吗?不,寒冬刚刚开始。日本一家调查公司提出警告,疫情迟迟未能得到有效控制,经济尚未出现好转的趋势,未来,可能有更多失业人员加入外卖配送大军,外卖配送员的日子会更难过。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蒋丰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