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20年前的“消费降级”,给日本带来了什么?

楚尘文化·2020-12-30 09:07:00·经济
7.7万阅读
摘要:人们开始思考,什么是真正的生活。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楚尘文化(ID:ccbooks),作者:内田繁。

20年前的“消费降级”,给日本带来了什么?

电影《小森林冬春篇》剧照

继佛系、断舍离之后,“消费降级”这个词也成为了当代年轻人的口头禅。他们的消费不再停留于对品牌的追逐,也不再借助于出入高级餐厅、买LV来丰富生活。相反,如今的年轻人将“性价比”放在第一位,这是一种更经济、更环保的消费方式。

所以,“消费降级”不等于品质的下降,也许是一种更为理智的消费方式,消费者对产品的重点考量回到产品的实用价值上。

此外,我们可能没意识到,“消费降级”对产品设计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20年前,日本的泡沫经济破灭后,整个社会开始探讨如何理性科学地看待“消费降级”这一现象。同时,日本设计师也开始适应这种变化,设计出了很多让人类返璞归真的好产品。

这一重大转变,在内田繁的笔下,被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出来。

■ 看向日常的眼光

设计无论在任何时代都会无处不在。并不是只有绚烂豪华需要花钱的地方才有设计。相反,设计一直都在打造日常风景。泡沫时代发生的最大变化,应该就是人们的眼光转向了家庭生活,转向了“日常”吧。泡沫一经崩溃,人们开始宅在家中。没有钱外出,不花钱。

20年前的“消费降级”,给日本带来了什么?

电影《小森林冬春篇》剧照

然而,对住房的投资以及周边常用物品的消费却没有掉下来。这种行为中并不存在什么思想性,应该是人们开始实际思考怎样生活。

人们开始考虑什么叫作普通,什么才是真实的,打造让人们的心情获得满足的真实价格才是设计应该承担的任务。也就是说,需要应对新时代的表现内心富足的“美”。70年代回归的“日常”,经历了泡沫时代的狂乱之后,再次需要与日常对峙,又回到了这样的背景。日本人原本在细致的生活中就带有的意识究竟是什么呢?

■ 从“茶汤思想”重新出发

泡沫破灭对商业空间或以办公楼为中心的室内设计领域的影响一点也不小。但即使如此,90年代上半期乘着泡沫时代的余波做出的夸张设计还是不少,但到了下半期,室内设计的工作逐渐有了限制,社会上把设计看作一种附加价值的想法也没有了,而是如何将应有的设计做好,而且做美,开始了对日常的回归。

20年前的“消费降级”,给日本带来了什么?

内田繁“受庵 想庵 行庵”

潜入身体的日本文化,潜入感觉的日本审美意识,以侘茶为代表的茶汤思想,给予人的启发依旧适用于当下,是探求日本一直以来不曾被发现的美感的指路灯。

20年前的“消费降级”,给日本带来了什么?

若杉圣子白色器皿

因泡沫膨胀被忘却的日本人的生活方式,此刻恰好到了需要重新回看的时刻,或者是需要回归到脚踏实地的精神方面,我们可以在这段时期寻找到许多相关的迹象。一直处于低迷状态的传统工艺产地与设计师合作的项目也变得频繁起来。

■ 服装业的褶皱革命

令人最感到震撼的,也许是三宅的品牌力量吧,本来属于休闲类的色彩缤纷且穿着随意的褶皱,不知在什么时候也开始登上了正装的舞台,获得了正装业界的认知。三宅思考的“生活的日常”这个主题,不知在何时变脸成了新的高级品牌。

20年前的“消费降级”,给日本带来了什么?

三宅一生“拂面杨柳”

不过,三宅在其中呈现的造型,却还是“一块布”以来他一直贯彻和追求的既不是西方的也不是东方的服装的原点,即服装与身体的共鸣,从某些角度看,是可以些许窥到日本独特的审美意识或是东方精神的“世界服装”。三宅褶皱令三宅的设计又上了一层楼。

“当人们因为灾难、战争、失业等原因失去了家园,我作为服装设计师能建议穿怎样的服装呢?我所建议的服装在和平时代应该具有怎样的姿态呢?”津村耕佑的新品牌“FINALHOME”也于1994年成立,据津村自己叙述,这个品牌是将他“极致的家园就是服装”的想法得以具体实现,是城市中的野外求生服装。

津村自己问自己,而得到的答案就是下图的尼龙大衣。

20年前的“消费降级”,给日本带来了什么?

津村耕佑“FINALHOME”

为了御寒,在口袋里装满报纸即可,或是可以事先在口袋里装好紧急时的方便食品及医药,在受灾时穿上就走出去避难等,这件大衣的概念就是为这些个人用途而生的,特意为这件大衣取的名字“FINALHOME”,也包含了“极致家园”的内涵……

同时,这件大衣也是可以回收再利用的商品。既可以享受它是一件服装时的乐趣,也可以在不需要了以后清洗干净,拿到店里回收。品牌将通过民间组织等机关赠送给灾区的人或难民。

这可以说是在面对战争、环境变化、无家可归、重生、协助、共生等各种现代问题时,从服装设计的角度给出的一个答案吧。

■ 让环保成为设计的主题

从1997年的京都议定书到2004年小泉首相在G8上的发言提到的“Reduce”(减量)、“Reuse”(再利用)、“Recycle”(循环利用)的“3R”,直到日本建议的零排放为止,经历了这一切的一切,循环性社会及环保政策方针终于成了社会和经济的最大主题。

20年前的“消费降级”,给日本带来了什么?

日本环保系列标识

《废弃物处理法》和《家电回收利用法》等普及后,企业争先恐后地开始在提高回收利用上及使用环保材料上竞争,积极开发节能产品。这样,绿色政策变成了世界的主流。

20年前的“消费降级”,给日本带来了什么?

在日本整体经济低迷情况下,环保产业的成长对经济起了较大的拉动作用

在民间,汽车共享及利用自然能量、LOHAS及慢生活、环保袋、家庭垃圾转肥料等,以家庭为单位的活动、地产地消或保护森林等地区性的活动、互惠购买及衣架网,还有各地开展的环保设计运动等,各种运动开始兴起。随着市民意识的提高,时代已经进入了不重视环保的企业很有可能丧失人们信任的状态。

■ 众多工业的创新尝试

为呼应这样的趋势,制造商都开始了独家的各种尝试,其中汽车制造商率先引起人们的注目。

1997年,丰田发表了世界第一辆混合动力车“普锐斯”,通过赞助电视节目和电视广告,作为一家具有高度环保意识的制造商出了名。普锐斯的设计不能算是多么的酷,但它确有着象征了新时代的令人印象深刻的车型。紧接着,本田的“Insight”及三菱的电动汽车等也开始推出,其中雅马哈的电动踏板车Passol和电动自行车Pas等也开始普及,汽车和摩托车都越来越走向电动化,进化为清洁性的移动装置。

2009年,由于政策出台了环保积分措施,薄型电视、冰箱、空调的需求一时有所提升。家电企业也大多都在实施“3R”。这里列举的这三类家电产品都是回收率较高的产品。

20年前的“消费降级”,给日本带来了什么?

MEMENTO

在照明装置方面LED是一个大发明。这个使用了发光二极管的照明,虽然在80年代中期就已经在理论上成立了,因发明权引起话题的日亚化学工业的中村修二在1993年发明了蓝色发光二极管以后,此理论才得以实现了飞跃。后来,在灰度、色温等方面得到改良,LED除了在公共交通机关的标识和显示及红绿灯上应用以外,还在商业设施的照明、活动等的演出照明方面发挥作用,现在代替了家用灯泡,开始了大面积的普及。LED不仅节能,还耐久,减少了换灯泡的频率。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楚尘文化(ID:ccbooks),作者:内田繁,文字、图片来自《日本设计六十年:1950—2010》。

20年前的“消费降级”,给日本带来了什么?

《日本设计六十年:1950—2010》

[日]内田繁著张钰译

2019年9月

日本设计是如何走向世界的?作为一种文化力量,日本设计彰显了怎样的精神?日本设计大师内田繁以亲历者身份,梳理日本战后六十年的设计潮流,变迁。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楚尘文化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