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日本水乡几代人的艰辛,成就了最诗意的名字

日活·2021-01-06 13:05:00·旅游
5.8万阅读
摘要:水,是最柔软的,水,也是最顽强的。

作者:易述

柳川,把字打出来的那一刻,莫名的,从指尖牵引出多少诗情画意。

柳,“二月春风似剪刀”的柳,“一川烟草,满城风絮”的柳;川,“子在川上曰”的“川”,“万家烟树满晴川”的“川”。

中国文人千百年来吟咏着、描绘着、歌唱着的主角,移目东瀛,变成了日本九州福冈县的水乡——柳川。风情、韵味、姿彩,这里一样不缺。历史、传说、文学,这里一样不少。

日本水乡几代人的艰辛,成就了最诗意的名字

柳川,一座因水而生的城。全长930公里的人工水道,沟通着有明海与古城柳川的历史与今天。有明海潮水涨落,水位差高达6米,是日本之最。涨潮时,海水倒灌,柳川城内无淡水可用,民众苦不堪言。后来,柳川人挖掘堀渠,修建水闸,一方面留住雨水和从内陆流过来的河流上游淡水,另一方面抑制了海水倒灌。宽宽窄窄的大小堀渠遍布几乎每户人家,许多人就将自家的庭园一直修到水边。堀渠是柳川人赖以生存的生命线,也形成了柳川独特的风景。

这些伫立几百年的堀渠,今天依然承担着抗洪防灾的作用。横扫九州的台风,给柳川相邻的地区造成了内涝的严重损失,唯独拥有930公里堀渠的柳川,因为提前泄洪,仅有两处房屋进水。

自蒲池氏在柳川建城,已有五百年历史。但1872年一场突发的火灾,让拥有5层天守阁的柳川城荡然无存。坊间传闻,起因是人为的纵火。宫阙深深,又埋藏着多少鸳情、冤情、怨情呢!如今仅剩名为“御花”的一座庭院,作为维系了四百年的旧柳川藩藩主立花家的活化石,依然向后世的人们讲述着跌宕起伏的家族故事。

日本水乡几代人的艰辛,成就了最诗意的名字

立花家第十六代传人是位女性——立花文子,招海军上将岛村速雄的二子和雄为婿,一同继承家业。战后,旧贵族的爵位都被削除,家产也大多抄没。在补交巨额税金后,立花文子留下了这座宅邸,并把它改成提供餐饮和住宿的“料亭”。丈夫负责伴奏,立花文子为来宾跳舞,不惜以“当垆卖酒”的方式维持三男三女一家八口的生活。历经明治、大正、昭和、平成四朝的立花文子,诞生在“御花”的伯爵之女,用她的坚韧撑起一段历史、一个家族。

“御花”,包括和馆和洋馆两部分,如今归文子的儿子、第十七代家主立花宗鉴打理。连接和馆和洋馆的通道,用安土桃山时代柳川武士们的头盔做装饰,金漆脱落,光泽尽失,却依然是历史最动人的注脚。

在和馆“对月馆”,静对已有数百年历史、被定为日本文化遗产的庭园“松涛园”,享用一份烤鳗鱼饭。自麦芽糖中提炼出的糖浆,涂在鳗鱼身上,经过反复炙烤,成就了柳川鳗鱼饭的独特味道。

在庭园中拍照,不知哪里飘来一片雨云,手忙脚乱从背包中翻找雨伞,却发现雨停了。洋馆的迎宾员特意从玄关跑来,只是为了给一位素昧平生的游客撑伞。“御花”的美,不仅仅是鳗鱼饭和庭园。

日本水乡几代人的艰辛,成就了最诗意的名字

走在柳川,家纹、徽标、旗帜,处处可以感知到柳川藩初代藩主立花宗茂的痕迹。当初,立花道雪和高桥绍运,同为九州豪族大友氏“战队”的资深要员。高桥绍运的大儿子一出生就是个大个头,于是得了“千熊丸”的乳名。作为家中长子,千熊丸自然被寄予厚望,父亲为他安排了几位老师,文攻武略,多管齐下。

立花道雪对其青眼有加,认定了千熊丸将来是个人物。再三央求,希望千熊丸能娶自己的女儿立花暗千代,成为自己的婿养子。以继承人来悉心培养的千熊丸,高桥绍运自然舍不得拱手让人。

可高桥绍运有两个儿子。按照日本的传统,只有长子能够继承家业,次子就必须离开本家自谋出路。接受立花道雪的建议,两个儿子都能成为一城之主,或许是最好的结果。最终,高桥绍运被说服了,千熊丸也顺利入主柳川藩,并改名立花宗茂。

立花暗千代究竟何许人,竟如此愁嫁?不!她肤白赛雪、明眸善睐,人送雅号“筑前白梅”,连丰臣秀吉都对其垂涎。可她又是一位巾帼不让须眉的人物,带领五十名女官,镇守城池,颇有穆桂英挂帅的风范。传说,当她们一起举箭射击,气势足以震慑敌军将士心胆。婚后,立花宗茂不在柳川城的时候,也是由立花暗千代坐镇,抵御来犯的敌军。

文禄庆长之役时,丰臣秀吉屯兵名护屋,招待诸大名家眷。立花暗千代揣着短刀和太刀去赴宴,把丰臣秀吉倒吓了一跳。好不容易等立花宗茂打完仗从朝鲜来,却等来丈夫娶妾的消息。刚烈的立花暗千代一气之下搬去城外宫永村居住。尽管这样,当关原之战发生后,加藤清正的军队攻到柳川附近时,暗千代还是率领女眷随从及当地村民一起迎战。

最终,以分居收场的夫妇二人,一无所出,暗千代在34岁时就早早离世。

日本水乡几代人的艰辛,成就了最诗意的名字

柳川堀渠多,坐在窄舟之上,任由艄公带着穿街过巷,是水乡独有的乐趣。艄公们一边用一根5米长的竹竿撑着船,灵巧的穿过仅半人高的桥洞,一边咿咿呀呀唱着当地的歌谣,歌声也随着水波悠扬。

黑瓦白墙,带仓库的两层建筑,是北原白秋的故居。北原白秋家专营鱼鲜,是柳川藩藩主“指定”供货商,北原白秋的父亲还经营着当地数一数二的酿酒厂。被尊为日本二十世纪诗圣的他,始终保持赤子版的童真。结过三次婚,搬家超过三十次的诗人,终其一生,灵魂都没有走出水乡柳川。他说,水乡柳川的河流,孕育了他的诗歌。

水路转弯处,忽现一片草地。绿意之中,如今独剩孤零零一对黑漆木门。蛛网遍结,只余宽阔门楣诉说昨日辉煌,堂前燕子,早不知飞往何处。这里,是小野洋子的祖居。

从这个家里,走出了财经大佬、画家、雕刻家、生物学家、地理学家、翻译家、艺术评论家、音乐家、制作人、外交家。一个家族,引一代风流,已是话题,代代风流,简直就是传奇。

在柳川,无论井打多深,挖出来的水都是盐水。当地人生活全靠堀渠。水,是最柔软的,水,也是最顽强的。围海造田、挖渠治水、筑坝防灾,一代代柳川人,用智慧和品格续写生命的赞歌。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日活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