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从RCEP到TPP,中日建设“亚太命运共同体”的新基础

人民中国·2020-12-09 09:07:00·经济
7万阅读
摘要:2021年,中日该提出主导新国际经贸的概念,让世界尽快走出新冠阴影,获得新发展机遇。

作者:陈言

在新冠疫情日渐严峻,国际经济贸易每况愈下的时候,2020年11月15日,亚澳15个国家在经过了长达8年的艰苦谈判后,终于同意签订“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紧接着在11月20日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中国表达了“将积极考虑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态度。

从RCEP到TPP,中日建设“亚太命运共同体”的新基础

15日,第四次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领导人会议通过视频方式举行。东盟十国以及中、日、韩、澳、新等15个国家正式签署RCEP,标志着全球规模最大的自由贸易协定正式达成。

笔者常年从事中日经济研究,在过去数年里看过日本媒体强调通过“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或者CPTPP来牵制中国的报道,即便是RCEP,日本媒体也更为期待印度在谈判中成为牵制中国的重要力量。

尽管中日在自由贸易体制上的出发点不同,但两国共为制造和贸易大国,在维护国际多边贸易体制上,有着共同的理念及各自的巨大利益。中日在自由贸易体制的建设上,应该摈弃意识形态上的对峙,保有共同观念,并肩建设亚太命运共同体。

让中日FTA得以实现的RCEP

中日韩三国中,中韩已经在2015年6月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FTA),但中日、日韩在FTA问题上谈了很多年,却一直没有谈成。是RCEP让日本与其最大的贸易国中国、第三大贸易国韩国,第一次签订了FTA相关协定。由此观之,RCEP对中日韩三国来说,在FTA体制的建立与维护上终于走到了一起,其意义重大。

从RCEP到TPP,中日建设“亚太命运共同体”的新基础

11月11日,在广西南宁国际铁路港,工人在吊装集装箱。

对于中国来说,中国在2005年便与东盟之间签订了FTA,与RCEP中的澳大利亚、新西兰也早就签署了相关协定,只是和日本未能最终达成合意。日本媒体在报道TPP的成立意义时,强调最多的便是牵制中国,在东盟(ASEAN)与中日韩之外,日本特别强调引入印度、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特别是通过让印度加入进来,发挥其在RCEP中牵制中国的作用。

美国特朗普政权成立伊始便宣布退出TPP谈判,印度也于2019年11月宣布退出RCEP谈判。日本媒体所希望的“牵制中国”并未如愿以偿。

中国一些学者认为,日本可能因为印度退出谈判而拒绝在2020年底签署RCEP协议,但随着特朗普政权的退场,拜登政权在国际经济贸易合作上显示出与前政权的不同态度,或许让日本不得不做出新的判断。

另一方面,2020年新冠疫情,让欧美经济严重下滑,日本对欧美出口受到重大影响,反而是对华贸易得以维持。除了印度之外,亚洲尤其东亚的疫情与欧美比控制的程度相对较好,东亚在世界经济上的火车头作用并未出现消弱态势。日本也必须维持与亚洲主要国家的贸易往来,让经济的下滑不至于像欧美那么严重。

悬而不决的中日FTA也正是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以先签署RCEP的方式得以实现。

知识产权、环境保护及数据流动问题

几年前读日本媒体的报道,会经常看到采写的中国知识产权方面问题的文稿,但这两年在数量上已经大幅减少,相比之下,感叹中国在专利申请、发表科研论文数量上大大超过日本的文章多了起来。随着中国在产品研发、生产诀窍等方面的专利不断增加,中国企业同样会强调重视知识产权,通过呼吁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环境保护上,日本走在了中国的前面,有诸多经验值得中国学习。2020年9月,中国宣布争取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意味着到2060年的40年间,中国的碳排放要从每年的160亿吨不断大幅降低。中日实现碳中和的时间略有不同,但目标一致,两国完全能很好地进行相关合作。

从RCEP到TPP,中日建设“亚太命运共同体”的新基础

日本媒体在报道RCEP的时候,特别强调了国际间数据流动问题,保护源代码等。中国的数据经济规模在今后数年内将比日本大出几倍。在移动支付的普及、IT平台的建设及工业互联网的使用等方面,中国有些领域已经超过日本,或者大大超过了日本。中国今后提出数据流动方面的标准、规制应该会越来越多。日本现在的相关设想应该能够为中国企业所接受,并更好地运用和发展起来。

一旦中国以动真格的态度从事知识产权、环境及数据方面的保护,提出相关的规制、实施及监督方面的解决方案时,一定会特别需要日本的理解与合作。今天日本所作的努力该是对这种合作的最好铺垫。

中日需要对世界经贸阐述共同概念

世界上的很多规则、组织是由欧洲或者美国倡议建设的,但今天的美国过于强调“美国优先”,已经缺失了应对新环境新变化的国际理念,欧洲则依旧处于政治动摇,经济混乱的状态中。亚洲,尤其东亚在世界经济中发挥的引领作用,今后将长期维持。

作为东亚两个经济大国,中日有义务对世界经贸体制提出新概念。经济利益上的冲突,意识形态上的齟齬,不应该成为中日架构FTA等国际经济合作体制的阻力,也只有追求共同发展,才能解决某个历史阶段上的矛盾。

从RCEP到TPP,中日建设“亚太命运共同体”的新基础

三菱电机株式会社执行董事、中国总代表富泽克行(右一)在今年的上海进博会上向参展商介绍展台亮点。(摄影\顾思琪)

“亚太命运共同体”该是中日走出亚洲,寻求国际合作的重要内容。这一步已经以RCEP的形式迈出,再往前走该是CPTPP,包括美洲在内的新FTA体制的建立。这些如果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相结合,新的国际经贸体制就能构建出来。

2021年,中日该提出主导新国际经贸的概念,让世界尽快走出新冠阴影,获得新发展机遇。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人民中国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人民中国 特邀作者
94篇文章

作者简介

第一本在中国和日本公开发行的国家级刊物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