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日本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
公众号

日本现金补贴民众的方法恐难拉动经济

蒋丰·2020-05-23 12:10:00·经济
2.5万阅读
摘要:日本在疫情补助上,只有一个狠招,就是大撒钱!

◆《日本新华侨报》总主笔 蒋丰

日本现金补贴民众的方法恐难拉动经济

日本在疫情补助上,只有一个狠招,就是大撒钱!

日前,在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津男和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的共同努力下,安倍政府终于下定决心,取消30万日元的补贴计划,全国一律发放10万日元,最快可以在5月下旬拿到。

凡是在日本居住超过3个月的在日外国人,无论来自哪个国家,无论什么身份,都可以领取到10万日元的补贴,甚至包括总数在3000以上的在日本服刑中的外国人,体现了日本社会的国际化、多元化与和谐共生化。

  • 首次发票,外国人被排除

事实上,这并不是日本第一次发票、发钱。巧合的是,每次发票、发钱的背后,都能看到日本公明党的推手。

在泡沫经济破灭后,为了拉动内需,日本实行了多次减税政策,然而收效甚微。1999年4月,小渊内阁在共同执政的公明党的强烈推动下,痛下决心,发放“地域振兴券”,即一种地域性的购物代金券。由于预算有限,发放对象最终被定为65岁以上的老人和15岁以下的儿童,不包括所有在日外国人。

这一举措最终被定义为“愚行”,因为作为消费主力军的日本上班族与主妇们居然不在发放对象内。2009年1月13日的《读卖新闻》有评论指出,“媒体与政治记者都认为‘地域振兴券’是公明党的失政。”由于在日外国人也不在发放对象内,不少欧美媒体都点名批评小渊内阁存在人种差别与国籍歧视。

日本现金补贴民众的方法恐难拉动经济

  • 二次发钱,不分国籍无需申请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日本也受挫严重,麻生内阁推出一系列紧急经济对策,其中就包括每人分发1万2000日元的“定额给付金”,65岁以上的老人和18岁以下的儿童还要再加8000日元,为2万日元。

“定额给付金”分放对象包括所有在日本居住3个月以上,有固定住所的外国人,不分国籍,不问有没有纳税,也不需要特殊的申请手续。说明日本社会较1999年更为开放与成熟,也说明在日外国人在日本社会的存在感越来越强。

日本现金补贴民众的方法恐难拉动经济

据2008年10月31日的《读卖新闻》报道,在“定额给付金”措施出台后,日本各旅行社纷纷推出了1万2000日元以内的旅行套餐,前来咨询和预约的人数超过了规定的60倍以上,各商场也配合着推出了降价酬宾活动。

据2008年10月26日的《日本经济新闻》报道,三菱综合研究所和野村证券金融经济研究所的推算结果显示,“定额给付金”对实质经济成长率的推进效果在0.2%左右。只有2成民众将全额用于实际消费。

2010年1月,日本内阁府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定额给付金”所获得的经济效果与“地域振兴券”几乎相等。

另据《体育日刊》2020年4月3日报道,麻生本人在记者会见上表示,当年的“定额给付金”是“失败的措施,自己已经深切反省”。

日本现金补贴民众的方法恐难拉动经济

  • 想·三次发钱,不分国籍需要申请

出于对麻生内阁的“定额给付金”的反省,安倍政权此次推出的10万“特别定额给付金”不再是简单粗暴的直接汇入个人银行账号,而是需要一个简单的申请手续。先是由市区村町政府将申请表邮寄到管辖区内每家每户的邮箱,个人可根据自己的经济情况来判断是否申请。决定申请者,需要在申请表上填写自己的银行账号和个人身份确认,回寄到市区村町政府,不需要自付邮费。有个人编号卡的也可以网上申请。

目前,安倍晋三已经代替全体内阁成员表态,“所有阁僚都不会申请”。于是,绝大多数的地方城市上的政治家也跟风表态,“我们也不会申请”。这成为疫情下日本政治家的一种“美德”。

但是,也有独树一帜的政治家。埼玉县和光市的松本武洋市长就在推特上表示,自己不仅要申请,还要把这10万日元用在市内各处消费,支持个体经营者。因为“不申请的话,这钱可就要融入国库了。”他的推特被转发了3万多次,并且得到了不少赞同与响应。东京都中央区议会议员高桥元气和东京都大田区议会议员荻野稔都在推特上表示,会申请10万日元,然后用于支持所在区的餐饮业等。有不少网民为这种行为点赞,“这才是10万日元的正确使用方式”。

日本现金补贴民众的方法恐难拉动经济

株式会社Plus One的调查结果显示,将10万元全部用于储蓄和还贷的占总体的18.0%,用于购买一直想买但没钱买的高额商品的占总体的6.2%,用于购买食物的占总体的5.2%,用于个人娱乐的占总体的3.2%。也就是说,每3个人里有1个将10万日元存起来或还贷,不会流入消费市场。

《日本经济新闻》评论员山本由里也在评述中指出,此次因疫情受到经济打击的日本家庭,较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要多出很多,因此应该有4成左右的日本人会将10万日元送往银行。

日本现金补贴民众的方法恐难拉动经济

尽管此次的给付金,从金额上来看,是2009年麻生内阁的5倍多,但从拉动消费的结果上来推算,可能一样的不尽人意。然而日本人保守消费的做法不难理解。因为就2009年当时和2020年现在的日本家庭状况来比较,当时的正规雇用率为33.7%,现在为38.3%;当时一个家庭可自由支配的平均金额为430.1万日元,现在为421.3万日元;当时无储蓄的家庭占总体的29.9%,现在为38.0%。尽管雇用增多,但日本每家每户的“底子”是在逐年变薄。

从结论来看,安倍政权的一人10万,是值得肯定的措施,让日本民众或多或少都心里有底,除此之外,并不能奢望什么经济效果。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日本通立场

本文由 蒋丰 授权 日本通 发表,版权属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严禁通过任何形式转载。

参与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